|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小一姐
  • 我被迫成了校花的同位程晓依是我们学校文学社的社长,也是我的同位。“校草”们都传说她是一枝漂亮的校花,女同学也因此管她叫“老一”。我觉得“老”字加在校花头上有伤大雅...[详细]
  • 《中学生》2006年Z1期
  • 几代人的沈阳
  • 40年前的沈阳,所有的家庭还要过吃穿限度的生活。我的爷爷那时35岁,"那时候还用粮票呢,小小一张,放到现在你可能都不稀得看,不过你可别小看它,有时候就那小小一张啊,顶上家里...[详细]
  • 《人生十六七》2018年34期
  • 布局·破局
  • 丁小一今天心情一定很好,因为他一大早就坐在朱记小吃吃包子。这里的人都知道,心情不好的丁小一一定会在午夜的房顶上大唱特唱,当然没有人知道他唱的是什么,也许他自己也不知...[详细]
  • 《人生十六七》2005年05期
  • 信燕的思念
  • 在大海的两岸各有一座海滨小镇。因为距离遥远,来往的船票极其昂贵,两座小镇的人们大多通过信件联系。东岸小镇信爷爷家的信燕是人们的信使,它们衔起一封封书信,在大海上穿梭...[详细]
  • 《作文通讯》2018年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