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致叶芝(外二首)
  • 怎堪忍受,那太多频废的字眼,填充暗夜之林那里,是灵魂最后的归宿夜莺孤啼,升起忧郁之幕拾掇好心情,将干瘦的月光就地埋葬。沿着爬满荆棘的图腾擦拭古老纹饰上,尚未风干的唇语...[详细]
  • 《散文诗》2019年08期
  • 蜂鸟前传
  •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第一次登门拜访岳父。仪式很隆重。岳母精心为我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和岳父喝酒。小饮小喝,他有脑溢血后遗症。几乎就是我自己喝。晚餐快要结束的时候...[详细]
  • 《天涯》2017年05期
  • 当叶芝老了
  •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这是爱尔兰著名诗人叶芝28岁时,写下的一首广为流传的抒情...[详细]
  • 《文苑》2008年10期
  • 暮年
  • 叶芝茹歪在床上,怀里揣着刚灌好的热水袋。冬天她最贪恋的物件便是热水袋。她贪恋搂着它时才会有的那种温暖和迟钝,以及由此而在周身弥散开来的困意。人上了年纪真是奇怪,躺...[详细]
  • 《安徽文学》2020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