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怀念有琼
  • 正月初六夜里,我跟老伴的战友李忠(树藩)突然来电话告诉我:“昨天3点有琼去了,走得很平静……”我只觉心里一阵痛,后面的话都没听进去。我相识57年的老战友、老朋友、老姐妹...[详细]
  • 《老人天地》2006年03期
  • 飞吧,飞呀飞
  • 丛飞走了,CCTV的《新闻30分》告诉我。我很惊讶,然后看着杂乱无章的新闻发呆。拿起还未来得及看的今天的报纸,丛飞去世的消息被藏在一个版面的角落,真实而落寞。[详细]
  • 《北方文学》2006年09期
  • 师恩萦怀
  • 1986年4月,绀弩先生逝世不久,一位曾有幸常亲近先生的朋友来信说:“聂伯大别,就他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初未细察,以为这意思是因他久病形销骨立,钉身床笫,生趣尽失,还要受...[详细]
  • 《新文学史料》2003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