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舅舅
  • 母亲有个哥哥,那是我的亲舅舅,去世得早,我没见过。我要说的这个舅舅是母亲娘家的一个远房哥哥。听母亲说,我的这个舅舅年轻时是不怎么过日子的主儿,吃喝玩乐呼朋唤友做过不...[详细]
  • 《微型小说选刊》2019年08期
  • 做贼也有职业病
  • 董二爷是王府中护院的护卫头儿,心思慎密的他却在两个年轻飞贼手里栽了跟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董二爷以一剂汤药,最终赢回了脸面。一、巧拿飞鸽刘乾隆年间,京城有个铁帽子亲...[详细]
  • 《山海经》2015年07期
  • 服不服
  • 服不服?是道儿上惯用的口语。若对方服了,或可放一马,弄得敞亮了,可能成为一个绺子里的弟兄;若不服,必招来一顿更猛烈的"帮助帮助",甚至灭了对方。后来流氓之间的争斗中常用...[详细]
  • 《杂文月刊(文摘版)》2015年11期
  • 藏木沟记
  • (一)藏木沟,是辽西山区一绺子成百上千条沟中的一条,普通得日月听不清她的声音,星辰看不清她的身影。可是,她的模样、她的气息,我却熟悉得很,亲切得很。缘由呢?藏木沟就是我...[详细]
  • 《辽河》2014年12期
  • 泥沼
  • 他单人独骑,进到大森林。如果不是不得已,他是不会单骑进入这茫茫老林的,虽说他从十几岁来到关外,淘金当胡子,少不得常钻者林,他还是跟森林格格不入,无法相处。森林太冷酷了...[详细]
  • 《时代文学》1995年01期
  • 刀客
  • 秋风一刮,草枯黄了,大地亮堂了,大雁嘎嘎叫,往南飞,荒原上来了瞎子说书艺人,他老了,头发花白了,边走边低声地唱着乌力格尔,拉棍儿领道的孩子一只胳膊没了,只有空袖筒在寒凉的...[详细]
  • 《作家》2019年04期
  • 一路烽烟
  • 1.乡路上日一辆三套马的大马车在乡路上跑着。车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二十三四岁,穿着藏青裤、蓝褂子,个头不高却长了一身的腱子肉;女的二十一二岁,剪着短发,秀眉俊目,像个念...[详细]
  • 《电影文学》2010年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