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鄂西花鼓子
  • 奴是少女也得碎步颤颤哥是莽汉也得深情款款这是最古老的祝福也是最欢喜的时刻来到这里,我们必须摇摇摆摆地跳舞哼哼唧唧地唱歌 我看见我的父母以及他们一样的老人唱着跳着...[详细]
  • 《星星》2019年23期
  • 心中的小鼓子
  • 丈夫比秋整大二十岁。四十二岁了还没家下。去年找媒婆说蛤蟆滩的秋,秋自小眼瞎,丈夫说人家眼好也不嫁咱,将就着点吧,就这样娶了秋。结婚第三日,秋回门。正好屠夫来带羊。丈...[详细]
  • 《山东文学》1992年02期
  • 长阳花鼓子
  • 我的家乡长阳是歌舞之乡,世代在这里生活着的土家人都醉在歌舞里。这其中,花鼓子也不甘落后,与长阳山歌、长阳南曲、土家撒叶嗬等歌舞一争高下,在土家人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详细]
  • 《内蒙古林业》2013年04期
  • 长阳花鼓子
  • 我的家乡长阳是歌舞之乡,世代的土家人都醉在歌舞里了。这其中,花鼓子也不甘落后,与长阳山歌、长阳南曲、土家撒叶嗬等歌舞一争高下,在土家人的生活中扮演着主要角色,并成为...[详细]
  • 《金秋》2012年21期
  • 颜色
  • 麸子和我是艺术学院读书时油画专业的好友。那时,我们常常在一起研究瓦西里·康定斯基、Jan Van Mechelen的画风。麸子尤其喜欢Jan VanMechelen。在麸子心中,Jan VanMechele...[详细]
  • 《微型小说选刊》2010年18期
  • 贵庚和天赐
  • 贵庚和天赐都在塘里车水。贵庚在西头,天赐在东头。两架水车在各自的埠头上咕咚咕咚欢快地牛饮,空旷的田野里悠扬着木器的转动和水流的声音。这是夏天刚露脸的时候。他们都起...[详细]
  • 《北大荒文学》2004年01期
  • 无言的季节
  • 金子的每一次发光,都可能成为促动又一次新生的酵母。——题记1.风声开春时节,县里三级干部会议的主要精神并没有给婆树湾的大部分人家带来往年迎春的那鼓子喜悦劲,要炼钢铁...[详细]
  • 《边疆文学》2011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