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顾城的悲剧
  • 顾城在我头脑里的形象是多面多样的,尤其是当他和谢烨的悲剧性事件发生后,在很长时间里,顾城的形象被戏剧性的死亡所覆盖,以至相当长的时间里,我想要回忆他原来的样子、言谈...[详细]
  • 《华文文学》2019年02期
  • 致顾城
  • 在往后的时间门前的树依旧不住地落叶门边早已没有草我们不说话还会不会美好半天的云过了半夜的风还吹着我窗边的三角梅随秋天一同凋谢我们无话可说只有凝噎后来到了冬天雪上...[详细]
  • 《青年文学家》2020年34期
  • 说顾城
  • 探访《今天》我在认识《今天》杂志的这拨人之前,最先认识了顾城。我们认识的时候在1978年中,社会已经有所松动,有了一种苏醒过来的气氛。我记得和顾城一块去看西单墙上的大...[详细]
  • 《上海采风》2019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