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乌木龙 散文
  • 一、大远方来的人他们把自己称为大远方来的人,远方前加个大字,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远方是什么地方?右手揪着公鸡翅膀,左手拿着蘸着鸡血的一撮公鸡毛的朵希(俐侎人的祭司...[详细]
  • 《滇池》2016年12期
  • 离去(外二首)
  • 一个太漫长的夏天用弹弓裹着糖串起山楂葫芦逸出我一生所阅读的边界半大小子打碎一块土地因为每个人的孤独一代一代人的墓碑一层一层地所以你叫我阅读,覆盖这片土地朗诵:这个...[详细]
  • 《中国诗歌》2017年02期
  • 穿过黑夜的目光
  • 自从读高中后,写作业到深夜是经常的事情,休息的间隙,我经常站在窗前远眺。白日里清澈的空间变得朦胧起来,楼影绰绰向上挺拔,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夜,展现在我面前是一幅优美...[详细]
  • 《创作》2017年02期
  • 飞地:时间或者旁白
  • a我没有关于时间的概念。好像飞地也不是时间的久留之地。不是表面太光滑了,留不住时间,就是什么地方有个暗洞,像金槽子,把时间漏掉了。飞地上时间被吞的事件还真是不少,不说...[详细]
  • 《星星》2017年18期
  • 八级疯儿
  • 这个名字是口口相传的,估计没有人想过要写出来。我猜正确叫法应该是"八级疯儿"而不是"八级风",堡子里大小孩儿伢叫起来都是带着儿化音的。这"八级疯儿"不是风,而是我家前街...[详细]
  • 《辽河》2017年04期
  • 服中药记(外一篇)
  • 一方子自然是找"名老中医"开的。然而这"名老中医"的说法又有讲究。就是这中医既不能太年轻,也不能太老。年轻的看的症不够多,经验自然欠缺些。年纪太老了据说也不行。望闻问...[详细]
  • 《福建文学》2017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