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葵花街的游戏
  • 葵花街没有葵花树也少见,鸟也少见。葵花街有店铺,一间连着一间肉铺,丝绸铺,糕点铺,铁匠铺和当铺在寿衣铺与花圈铺之间是棺材铺。 那时曾祖父还小经常和棺材铺老板家的儿子捉...[详细]
  • 《中国诗歌》2018年03期
  • 游戏与爱情
  • 1我和小萌结识于游戏之中。小萌家庭条件好,平常工作清闲,那两年我也是刚工作,心性还没有进入社会人状态,所以花不少时间玩游戏。我们就是那时候一起打游戏认识的。我们恋爱...[详细]
  • 《风流一代》2019年07期
  • 投币游戏(组诗)
  • 蚱蜢不认识就没法发现它通体碧绿的隐者被小孩手里的枝条摁住懒洋洋、象征性地扑腾翅膀它强健修长的大腿肌肉相当于我们人类从这个部位到那个部位那些锋利的倒刺提供不了任何...[详细]
  • 《扬子江诗刊》2019年04期
  • 游戏
  • 既然参加了游戏,就必须遵守规则。任何游戏,都有规则。常有人骂胡闹的事为"儿戏"——儿童的游戏,规则更多,一点也不马虎。参加了游戏,就必然要守规则,若不守,不会有人和你玩...[详细]
  • 《山西老年》2018年02期
  • 我的思维游戏
  • 在从前那些没有手机游戏和电子书的日子里,我在漫长的旅途中只能靠思维游戏打发时间。所谓"思维游戏",是我给自己的胡思乱想起的学名。这种游戏很简单,先设想一个原点——我...[详细]
  • 《视野》2018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