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松堂游记
  • 去年夏天,我们和S君夫妇在松堂住了三日。难得这三日的闲,我们约好了什么事不管,只玩儿,也带了两本书,却只是预备闲得真没办法时消遣的。出发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颇为...[详细]
  • 《记者观察》2021年11期
  • 松堂游记
  • 去年夏天,我们和S君夫妇在松堂住了三日。难得这三日的闲,我们约好了什么事不管,只玩儿,也带了两本书,却只是预备闲得真没办法时消消遣的。出发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颇...[详细]
  • 《中华儿女》2017年07期
  • 旧日那道风景线
  • 遥记十年前,我告别母校,这所位于北京海淀区,曾令我深深地爱又微微地怨的学校。回过头来眺望这四年趟过的生命河流,既有急湍险滩,又有风平浪静,更多的是沿岸秀丽的景致。这秀...[详细]
  • 《金田》2015年07期
  • “独松堂”记
  • 几年前,我在县城的一所中学教书,学校依山傍水,林木葱茏,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给人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之感。学校给我分了一套住房,那是一排小青瓦平房,跨进院门,第一间便是我...[详细]
  • 《凉山文学》2012年02期
  • 神奇的草
  • 钟西是个中学教师,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旅游爱好者,他常在假期出门,徒步探险一番。这天,钟西正在备课,突然,同办公室的赵松堂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小钟,你是不是去过很多地方徒...[详细]
  • 《故事会》2016年03期
  • 死亡亦温暖
  • 世人都会走向一个共同的终点——死亡,这是没有人可以逃过的结局。对于年少的我们,"死亡"无疑是一个冰冷且遥远的字眼,因为它让人忍不住去假想三生石奈何桥畔一口一哽咽地喝...[详细]
  • 《散文百家》2018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