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牟才的诗
  • 稍峪 写于甘肃陇南留守儿童调研后入夜时,风与我们对饮热酒蛾子缘冷光滑行,翅膀上长满死山谷的螺纹与鳞片:恐惧的钢刃凉水卷走男人,甩下颤颤的玉米 在黑雾席卷春麦前,老人赶...[详细]
  • 《扬子江诗刊》2017年03期
  • 稻香村
  • 他困了,饿了。困了,就恋着床;饿了,就馋着食。床是单人床,食是农家菜。困,由脑袋游到全身;饿,由肚子升到嘴巴。他似乎由着它们,还是困有劲儿。他就被什么推倒一样躺在了单人...[详细]
  • 《小说林》2011年01期
  • 稻香村
  • 稻香村.吴国渠苍茫风苍茫雨风风雨雨拓荒牛卤味苦盐花咸家乡芦苇苦寒生黄海滩画稻香村射阳河畔写风流犁锌是一支小楷的笔犁醒了处女的千年好梦稻花是女子的豆寇年华悠香了净...[详细]
  • 《中国农垦》1995年12期
  • 稻香村记
  • 一水西来,经南向东潺潺流去,水湾处,便卧了一座略有规模的村子。村有村名,据传已有三百余年历史。我因其周围大半被稻田环绕,又因平日里喜不求甚解地读些诗书,颇爱了辛弃疾《...[详细]
  • 《创作评谭》2003年03期
  • 青春纪事
  • 狗不理与稻香村我第一次走进"狗不理"是一九六五年孟春时节。那是家里来了重要亲戚,派我去买"外卖"。肩负如此庄重使命,我心情挺激动的。[详细]
  • 《长城》2010年03期
  • 冬婴的诗
  • 稻香村看不见农舍,农人和炊烟鸡一只也没有,鸭只在想象中成群,大黄狗叫声恍若隔世又近在眼前小桥也没有了,流水埋入地下风吹稻花的景象要穿透水泥才又重现我潜行于人群,...[详细]
  • 《红岩》2009年06期
  • 缠绵或者转身
  • 人只能知道现在,谁也无法说清未来的痛苦与狂喜,激情与忧伤。日子在一天天的过渡中充满了各种未知数,而人就在这不可捉摸的未知数中进行着酸甜苦辣的生活。上午上班刚进办公...[详细]
  • 《太湖》2007年01期
  • 痴人侯公子
  • 一侯磊上门,手中拎着一盒稻香村的点心匣子。我不禁莞尔,心想:"不知道是不是‘京八件儿’?"按北京人的老礼儿,串门提着点心匣子,是件拿得出手的事儿。当年北京物资紧缺的岁月...[详细]
  • 《西湖》2018年10期
  • 梦里依稀月饼情
  • 中秋的晚上,绛河清浅,玉盘低转。晚饭后,我打开一盒月饼,与家人分享。月饼的品牌是北京稻香村,每一只都是锦装丽服的贵人样,浓浓的香气,厚厚的脂粉,8只精装,价格高达218元。...[详细]
  • 《地火》2012年04期
  • 潮水沟
  • 稻香村的阿香,十五岁了,经常还坐在母亲的膝盖上撒娇,两根翘辫子搔了母亲身体的痒处,惹得母亲咯咯咯地笑。窗外,跟着响应一阵呱呱呱的怪笑。母亲朝地上:呸!呸呸呸!阿香也:呸...[详细]
  • 《散文》2002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