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女学生的紫围巾
  • 我的父亲丰子恺平时穿着朴素,从来不为自己添置高价的服装,但他十分注意仪表,总是穿得很整洁。他对衣着的配色尤为重视,常常把色彩学中的原理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去。记得抗战期...[详细]
  • 《视野》2020年09期
  • 从解手说起
  • 解手犹如今天的人去洗手间,是撒尿的一种拐弯和委婉说法。古人和现代人在"便溺"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上,总是不愿意直戴了当说出来。好在大家都懂,懂了也就不去追究为什么。只...[详细]
  • 《书摘》2003年07期
  • 我和茶
  • 茶和我的生活、甚至工作发生关系,是当我在大学教书的时候,也就是在抗战期间。1940年我从香港绕道越南到重庆,在重庆大学教书。学校在沙坪坝。那里有条小街,街上没有什么象样...[详细]
  • 《民主》1990年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