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语录
  • 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详细]
  • 《方圆》2016年11期
  • 记杨绛先生
  • 记得我们在北大上学的时候,很喜欢到朱光潜先生家里去。年轻学生不懂事,晚饭后常常一大群人嗡到燕南园西墙下的小平房,在朱先生书房里一坐一两个小时,毫不珍惜先生的时间。朱...[详细]
  • 《外国文学评论》1991年04期
  • 声音
  •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英国诗人兰德的《我和谁都不争》。因为译者杨绛先生辞世,为诸多...[详细]
  • 《中国青年》2016年12期
  • 读《春泥集》有感
  • 最近,杨绛先生的一部分文化大革命以前发表的外国文学方面的研究论文整理成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外国文学界的一件喜事。它说明,那些经过自己的艰苦劳动取得的成果,[详细]
  • 《读书》1980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