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海百合
  • 车至三门峡群山如陷入襁褓之中光芒如同抚慰这一切都在被照耀树木一种光,远山一种光还有一种光分给低处的积雪像光爱上了另一种光一种光羞怯,照它的光便明亮一种光热烈,另...[详细]
  • 《诗选刊》2021年03期
  • 海百合的歌声
  • 在没有走进新上海自然博物馆之前,我没有听说过海百合,也没有看见过她优雅迷人的舞姿,我更不知道海百合不是花,而是一种最古老的棘皮动物。上海自然博物馆,让我仿佛走进了生...[详细]
  • 《雨花》2016年01期
  • 坚毅的歌者
  • 一海百合、鱼类、菊石……一群群鲜活的生命,一个个耀眼的名字——关岭海生物化石群,这沉睡了两亿万年的大山深处的秘密,正在以一种原始的方式诠释那首来自远古的悲歌。[详细]
  • 《散文诗》2007年09期
  • 池凌云的诗
  • 真正的树我们可能在一天之中失去全部果实,但不会失去更多。因为要一棵树在一天之内倒下是困难的,除非那不是一棵真正的树。伶仃洋海面上,风的飘絮正缓缓散去,像是我们怀中日...[详细]
  • 《诗歌月刊》2019年06期
  • 地质童话两则
  • 地质现象中,其实也可以有美丽的童话故事。贵州龙与海百合三叠纪时期,一只小贵州龙在特提斯海孤独地游荡。正在小贵州龙寂寞无趣的当口,一丛花草随着海浪远远地漂过来。小贵...[详细]
  • 《大众科学》2018年07期
  • 池凌云诗集
  • 慢吞吞的丝带与花树互相挤压……“我早已不用它”,每次我一说,它就回到我手上。旧手套泛起柔和的光。在某地,它早已变成垃圾。一串钥匙,让我们只对没见过上帝的铁器熟记...[详细]
  • 《红岩》2011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