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屋檐上的妖怪
  • 男孩儿小木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天真冷啊。冬天的寒风仿佛夹杂着冰粒,呼呼地刮过地面,如横冲直撞的鸟儿一般,晃得街边光秃秃的树枝嘎嘎作响。夜幕下的楼房,从每一格窗子里都透...[详细]
  • 《读友》2016年23期
  • 孟松的诗
  • 埋坟的人 暮色,像一个埋坟的人 它刚埋完远方的山岗,村子,河流又转过身来 一锹一锹埋掉身旁那些 埋头走在回家路上的牛群,和羊群对赶往村尾的那条小路 我亲眼所见,它是迎面埋...[详细]
  • 《中国诗歌》2016年10期
  • 母亲
  • 母亲出生时,正是战火纷飞的岁月。由于家境贫寒,母亲小时候上不起学,十几岁就用稚嫩的双肩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听姥爷说,她白天和大人一起下地劳动,晚上跟母亲学习纺花织布...[详细]
  • 《时代报告(奔流)》2017年02期
  • 鹦鹉大葱
  • 我认识一位老哥哥,花名老Frank,又称老爷。老爷家里养了一只鹦鹉,鹦鹉来自西双版纳,通身翠绿,尾羽修长,老爷因此给它取名叫"大葱"。老爷说他查过资料,大葱这个品种的鹦鹉在智...[详细]
  • 《意林》2017年12期
  • 动物之心(组诗)
  • 我为什么写下它们。因为在它们中间,我看到了人,看到了我。——题记天鹅你应该像欢迎爱情一样欢迎一场暴风雪的到来或者,恰好相反如同风雪掩盖了人世间的肮脏、黑色你要像潮...[详细]
  • 《山东文学》2017年06期
  • 猫狗一生
  • 1家里新来的白猫是舅舅搬家去成都时送来的,同时送来的还有条黄狗。寄养的时候就说得直白,给它们一口饭吃。白猫温驯,黄狗凶狠。因为寄人篱下,长此下来,白猫不免更讨人喜欢些...[详细]
  • 《文苑》2017年08期
  • 狙击手
  • 一秦志波哭了。无声的泪水将黑夜濡湿成一汪泼了墨的水。黑夜可以掩盖人的视线,却掩盖不了悲伤的蔓延,秦志波听到泪水滴落在被面暗沉的声响,就像小的时候,母亲的泪水滴落在他...[详细]
  • 《火花》2017年05期
  • 一盏桐油灯
  •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有一盏高脚桐油灯。它伴随着母亲走遍了家中的每一间房、每一处角落。桐油灯亮在去屋后厕所的拐弯处,那是母亲特意放置的。过去因为贫穷,家里用不起长明灯...[详细]
  • 《晚霞》2017年19期
  • 老屋
  • 那扇沉重的木门里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我轻叩门上光滑的铜环,叫醒在里面沉睡的老时光。——题记我家的老屋,早已风华不再,时光在它身上刻下了万千伤痕。它陪着我长...[详细]
  • 《金田》2017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