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文学小说故事 在大成讲坛,讲出你的精彩!

作品简介:

讲述一系列烽火硝烟中女人的战斗故事,在战争中,她们巾帼不让须眉,为历史留下一段又一段传奇。

更多
收起

关键词:

抗战 小说 女性
村民
相关文集 更多>>
3664人阅读
第1章 三十二个女人的长征
1.三十二个女人的长征(上)
刘丽丽
<正>第一章撤离瑞金转战湘西收割后的稻茬齐刷刷地任由肥硕的蚂蚱在田野里飞来蹦去,几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女孩儿在蚂蚱飞飞蹦蹦中追逐嬉戏。不远处,一汪浅浅的河塘,一群灰鸭子凫游在水面,时而抖抖翅膀溅起星星点点的水珠儿。宽敞的院子里,摆了几张圆桌,其中一张圆桌边上坐着一对男女。男的身穿洗...   详情>>
来源:《时代文学》 2007年第01期 作者:刘丽丽
2.三十二个女人的长征(下)
刘丽丽
<正>第四章雪山·草地红军渡过大渡河彻底甩掉了国民党的追兵,于是放慢了行进的速度。毛泽东又开始考虑红军下一步该走向哪里的问题。关于一、四方面军的会合,他已经想了很久,但到此时,他也许仍然不清楚四方面军的确切位置。当1935年6月初,红军来到大雪山的时候,据分析,红军有三条路可以走:一...   详情>>
来源:《时代文学》 2007年第02期 作者:刘丽丽
第2章 巾帼女将
1.毛泽东秘书张善兰
刘烊
<正> 毛泽东发感慨 张善兰,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小姑娘,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神话般地当了“伟大领袖毛泽东”的生活秘书。这生活秘书,顾名思义,不是文字秘书,也不是管收收发发文件的机要秘书,而是不折不扣的服务员。张善兰回忆说:“我连作梦也没   详情>>
来源:《章回小说》 1999年第01期 作者:刘烊
2.三寸金莲 三访贺子珍
赵形
<正> 湖南毛氏有三杰: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 江西贺氏有三杰:贺敏学、贺子珍、贺子英。 一九二八年初,红四军第三次打下永新县城后,毛泽东在永新做社会调查,住西乡塘边村一家地主的四合院里,认识了贺子珍。毛贺成了两家亲。 贺氏是个大家族。堂兄弟不少。其中有个堂兄叫继昌。永新县是受大...   详情>>
来源:《章回小说》 1999年第08期 作者:赵形
3.红军姐姐
何奇
<正>1 1936年秋天,陕甘宁交界的葛家湾发生了一起抢亲血案,这起血案引起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故事,直到今天仍萦绕人心,挥之不去。这起血案是由一匹骡子引起的。那天傍晚,葛家湾东面的猎户葛老大从山里狩猎回来,暮色里影影绰绰看到自家玉米地里有野兽遭害,   详情>>
来源:《北方作家》 2012年第06期 作者:何奇
4.新四军的女儿
陈模
<正> 秀丽的云岭,与黄山相连,矗立在郁郁葱葱的崇山峻岭之间。山上青松翠柏,松涛阵阵。山下炊烟袅袅,泉水淙淙,青弋江,像仙女抛下的飘带静静流淌。在这方土地的千千万万人民中间,曾有六个特殊的孩子,他们是皖南事变中流落民间的新四军的后代。六个孩子中有一个就是本文这个本名“皖留”讹为“...   详情>>
来源:《北京文学》 1998年第12期 作者:陈模
5.黄埔女杰
咏慷
<正>黄杰,湖北江陵人。大革命时期考上黄埔军校之一部——国民革命军武汉军政干校女兵队。在革命遭受严重挫折,许多人退避三舍、惶恐不安地离开革命队伍的时候,黄杰却发扬黄埔军校的革命精神,在1928年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0年,她被党组织分配在当时常驻上海的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工作,先后担...   详情>>
来源:《神剑》 2007年第06期 作者:咏慷
6.小哑巴和小八路女兵
有令峻
<正>小哑巴今年13岁,个子矮矮的,皮肤黑黑的,但身子挺结实。浓浓的眉毛下边,有一双黑黑的猫一样的圆眼睛。小哑巴本来不哑,是7岁那年在山上拾麦穗,让大雨给"乍"着了,跑回家发了一场高烧。高烧退了之后,小哑巴就说不出话来了。但小哑巴耳朵不聋。不但不聋,而且还灵得很。娘就说他那一对薄薄的耳...   详情>>
来源:《青岛文学》 2011年第08期 作者:有令峻
第3章 传奇民女
1.鬼妹
陈桂棣;春桃
<正>一、谁说女子不如男被称作"鬼妹"的徐德英,小名英子。可以说,在当时的鄂豫皖苏维埃政府和大别山的红军队伍中,她都称得上是一个最漂亮的山妹子。她出生在商城县的洪湾,那地方最初还   详情>>
来源:《当代》 2011年第02期 作者:陈桂棣;春桃
2.革命母亲李梨英
邱喜桂
<正>"阿姆是潮安大坑人,地主压迫她反抗。一九三一年就闹革命,她大儿林松泉,为党的事业牺牲。三子林松才,血洒在凤凰山顶。她女婿,刘金城,坚强不屈英雄汉,革命史上留英名。可怜她幼女,惨遭迫害,小小年纪离母亲。革命母亲李梨英,一颗红心为革命;跟党前进不回头,志坚刻苦永不息。"   详情>>
来源:《作品》 2011年第06期 作者:邱喜桂
3.一枝花——献给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烈士以及无...
陈宜新
<正>燕儿动不动就去听二梆子吹唢呐。燕儿如果有机会不去听二梆子吹唢呐,就刀绞似的心疼,继而无精打采像灵魂脱了壳。燕儿因此经常挨了父亲牛梗唾骂,甚至是毒打,但燕儿记吃不记打,二梆子的唢呐一吹起来,燕儿就当不了自己的家了,她会编造出各种理由来去听二梆子吹唢呐。   详情>>
来源:《当代小说》 2005年第08期 作者:陈宜新
价格:¥9.50

书评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共0条书评

分享本书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