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ixiaoyan的个人专栏> 老北京文化

北京城有几座角楼

主讲: 李小燕 2018/1/30

朱正伦

  2017年12月6日北京晚报登载消息:专家呼吁复建西南角楼。这则消息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是,关于明清北京城到底建有多少座角楼,这些角楼的规制是什么,以及这些角楼规范称谓都很少有完整的说明文章。本文想介绍有关的资料。


一、关于北京角楼的规范称谓 

  关于角楼,《辞海》是这样解释:“角楼是建在城角上,用以守望的楼。”(唐人)元稹《欲曙》诗,“片月低成蝶,稀星转角楼。” 《词源》是这样解释:“建于城垣四角作瞭望用的城楼。”这就说明角楼是城垣四角的城楼。譬如,北京故宫四角建有角楼,人们可以通称之为故宫角楼,没有人会称之为午门角楼、东华门角楼、西华门角楼、神武门角楼。因此,左安门角楼、右安门角楼的提法是不规范的提法。“角楼”二字前面的定语只能是“某某城”,而不应该是“某某城门”,因为城门不该有角楼。

  北京外城东南角楼称之为右安门角楼是不规范的称谓。

  北京内城东南角楼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能称为东便门角楼。


二、北京城有多少座角楼

  北京在明清称为顺天府。顺天府城到底有多少做角楼,《明史》、《日下旧闻考》、《清史稿》等古籍都没有完整的记载。《光绪顺天府志•卷一》仅有一点记载,清顺天府内城“设门九,门楼如之,角楼四,城垛一百七十二。”外城“设门七,门各有楼,角楼六,城垛六十三。”

  瑞典人喜仁龙所写的《北京的城墙和城门》一书,不仅记录了内城4座角楼、外城4座角楼,还对北京外城另外两座被人们忽略的简易角楼做了颇具特色的描写。

  关于北京外城西角楼,他写道:北京内城西南角楼以北不远处的“外城与内城的衔接处,还筑有一座简易的方形城楼作为标志。”

  关于北京外城东角楼,他写道:“在与这座箭楼(北京外城西角楼)对称的位置上,即东北边的内外城墙的链接处曾经也有一座类似的箭楼,但现在已经损毁。”

  因此北京顺天府内城外城共有10座而不是8座角楼。

  我们可以把北京的角楼分为内城角楼、外城角楼。具体可以称之为:北京内城东南角楼、北京内城西南角楼、北京内城东北角楼、北京内城西北角楼;北京外城东南角楼、北京外城西南角楼、北京外东北角楼、北京外城西北角楼,北京外城东角楼、北京外城西角楼。


三、北京内城的东北角楼

  瑞典人喜仁龙未能见到北京内城的东北角楼,他在《北京的城墙和城门•第四章•二东城墙》写道:“东北角楼已被环城铁道破坏,铁道穿过城墙铺设的情形与东南角楼完全相同。”北京内城4座角楼的规制完全相同,都是呈L型或“尺”字型,重檐歇山顶,后接抱厦,两楼的正脊相交成十字,上起宝顶,楼檐下为斗拱,灰筒瓦绿剪边。角楼正面有4层箭窗,每层设14孔箭窗,角楼侧面有4层箭窗,每层设4孔箭窗,整座角楼共有144孔箭窗。

  北京内城正阳门箭楼、北京内城除正阳门以外的8座城门的箭楼、北京内城4座角楼的形制极为相似,都是重檐歇山顶,灰筒瓦绿剪边,角楼正面有4层箭窗,但是每层箭窗数目稍有不同。北京内城4座角楼正面每层为14孔箭窗,北京内城正阳门箭楼正面每层为13孔箭窗,北京内城除正阳门以外的8座城门的箭楼正面每层为12孔箭窗。 这是这些角楼最大的区别。

  正因为北京内城四座角楼的形制极为相似,所以很难区分这四座角楼,常常出现张冠李戴的现象。这是两张北京内城东北角楼的旧照,第一张旧照是自东向西拍摄的旧照,远处是安定门城楼、瓮城、角楼,在北京内城东北角楼至安定门的城墙北侧共建有7座城垛子。第二张旧照是自北向南拍摄的旧照,远处是东直门城楼、瓮城、角楼,在北京内城东北角楼至东直门的城墙东侧共建有7座城垛子。在北京内城的四座角楼中,只有北京内城东北角楼可以看见相连的两座城门楼,距离如此相近。

    自东向西拍摄的北京东北角楼(日本人拍摄的北京东北角楼)


四、北京内城西北角楼

  北京内城西北角楼的资料甚为稀少。北京内城西北角楼与德胜门之间的城墙,呈连续的不规则的曲线状,外观显得很奇特。北京内城西北角楼与西直门之间的城墙的长度不足300米,所以它是是北京内城角楼与相邻的城门楼距离最短的一座角楼。因为在其北面有一片湖泊。这片湖泊,在元朝时在元大都城内,是积水潭的一部分。造成这一奇特现象的原因,民间天塌西北的传说不足为据。

    明初北平府示意图

  真实的情况是,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明太祖在集庆路称帝,八月改集庆路为应天府称南京。八月,徐达率领明军攻克元大都,元顺帝北走,元亡。明太祖改大都路为北平府。徐达克复元大都以后,“以城围太广”为理由,把大都城原有的北土城墙拆毁,在其南五里修筑一条新的土城墙。这就形成了在积水潭最西面的湖泊以南修筑土城墙,而把积水潭最西面的湖泊划分到城外的情形了。

  明太祖不能允许天下的府城的城围大于他的帝国都城南京应天府城的城围,但是明初的都城南京自六朝以后再没有建过都,南京的府城和宫城都是刚刚修建的,于是徐达以“城围太广”为由,拆毁元大都北土城墙,并在其南五里修筑一条新土城。同样的道理,明太祖不能允许新攻克的元大都城内还有一座比南京应天府宫城修筑时间更长、修建得更为富丽堂皇的皇宫的存在。洪武元年(1368年)灭元后,命大臣毁坏元朝宫殿,仅有萧洵所著的《故宫遗录》存世。洪武三年(1370年)四月,在元朝宫殿废墟西一里修建燕王府。

自西向东拍摄的北京内城西北角楼

  这是一张北京内城西北城墙、城台、城垛子的旧照。这时北京内城西北角楼已经完全毁坏并拆除,只剩下角楼的城台。明英宗时修建的北京内城西北角楼往南到西直门城楼,距离很近,中间只隔两座城垛子;北京内城西北角楼往東到德胜门城楼,距离较远,中间隔着六座城垛子。这段内城北城墙西段呈现为不规则的曲线状,城墙以北是低洼的湖泊。


五、北京的西南角楼及外城西北角楼、外城西角楼、西便门

    北京内城西南角楼及外城西北角楼、外城西角楼、西便门示意图

  在北京西南角往西不足一里的地方,建有北京内城西城墙和内城西南角楼,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以及在这段城墙上建筑的北京外城西角楼、水关、西便门城楼、瓮城、箭楼、北京外城西北角楼。

  喜仁龙只见过两座北京内城角楼,其中一座即是残破的内城西南角楼。“城堡般的巨大角楼,成为全部城墙建筑系列的巍峨壮观的终点----可惜这样的角楼如今只剩下两座。”

自东向西拍摄的北京内城西南角楼

自北向南拍摄的北京内城西南角楼

  北京内城西南角楼的规制与上文提到的北京东北角楼的规制相同,也是重檐歇山顶,后接抱厦,两楼的正脊相交成十字,上起宝顶,楼檐下为斗拱,灰筒瓦绿剪边。

  所谓“北京外城西角楼”是指位于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东部,与北京内城西城墙呈“丁”字型相连接的一座角楼,这座角楼因为不太引人注意,所以连个正式的名称也没有,故此暂称之为“北京外城西角楼”吧。北京外城西角楼是一座简易的方形城楼,硬山顶,坐东朝西,西面开设箭窗,它的宽度与北京外城北城墙宽度相近,而略窄于该角楼背后依靠的北京内城的城垛子的宽度。北京外城西角楼的楼顶的高度高于北京内城的城垛子的高度。

  喜仁龙是这样描写北京外城西角楼的,“在外城城墙西北段与内城墙的连接处,有一座简易的矩形箭楼拱卫着。这座箭楼不是很高,但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上,向下可以控制较低的外城城墙,并有效地阻止来自其顶部对内城城墙的进攻。”

位于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东部的“北京外城西角楼”

  西便门东水关,位于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北京外城东角楼以西,水关建于北京外城北城墙之下,是一座三孔石桥,西护城河水自北向南流过穿过北城墙下的水关,沿着河道向南流去,转过内城西南角楼,再向东流行前三门方向。

德国人卡斯特尔拍摄的北京外城北城墙水关外城西角楼与内城西南角楼旧照

  西便门城楼、瓮城、箭楼。西便门坐落在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坐南朝北。西便门城楼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单檐单层歇山小顶,灰筒瓦,四面开过木方门。西便门城楼瓮城极小,呈半圆形。西便门箭楼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单檐单层硬山顶,灰筒瓦,东西北三面开设箭窗。

  北京外城西北角楼。北京外城西北角楼位于西便门以西,北京外城北城墙西段与北京外城西城墙交汇处。是一座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单檐单层歇山式,灰筒瓦的小城楼。城楼虽小,楼顶为十字攒尖顶,也很别致。

 北京外城西北角楼


六、北京内城东南角楼及外城西东角楼、外城东角楼、东便门、大通桥

北京内城东南角楼及外城东角楼、外城东南角楼、东便门示意图

  在北京内城东角往东一里多地的地方,建有北京内城东城墙和内城东南角楼,北京外城北城墙东段,以及在这段城墙上建筑的北京外城东角楼、两座水关、东便门城楼、瓮城、箭楼、大通桥、大石桥、通惠河、北京外城东北角楼、蟠桃宫等古迹。

  北京内城东南角楼。北京内城东南角楼是北京唯一现存的内城角楼,始建于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年) 。北京内城东南角楼位于北京内城东南角城墙的城台上,在它的西面和北面不远都建有墩台。东南角楼城台高12米,楼高17米,通高29米,正楼外侧面阔各35米,窄面各宽13.5米。东南角楼为重檐歇山顶,灰筒瓦绿琉璃剪边,饰绿琉璃脊兽,楼平面造型为曲尺形,两条大脊在转角处相交成十字,楼主体内侧有抱厦。角楼正南、正西、正东、正北设有箭窗,都为4层。正南、正东面为每层14孔,正西、正北面为每层4孔,全角楼共144孔。

1874年拍摄的内城东南角楼及外城东角楼

  北京外城东角楼是指位于北京外城北城墙东段西部,与北京内城东城墙呈“丁”字型相连接的一座角楼,是一座简易的方形城楼,硬山顶,座西朝东,东面开设箭窗,箭窗共两层,每层4孔箭窗。北京外城东角楼背面直接依靠着北京内城东城墙,这一点与北京外城西角楼不同。

  东便门位于北京外城北城墙东段,坐南朝北,东便门城楼、瓮城、箭楼的规制与西便门城楼、瓮城、箭楼的规制相同。在东便门箭楼以北,有一条名曰通惠河的护城河,水量充沛,明清时漕运船只可以从通州逆流而上,通过大通桥,直达朝阳门和东直门。大通桥为一座三孔石桥,横跨在这条护城河上,此处风景优美,为一休闲的去处。在东便门以南,还有一条从前三门向东流去的护城河,还有一座与大通桥规制相同名曰大石桥的三孔石桥。在东便门以西的城墙下设一水关,沟通东护城河与南护城河,在东便门以东的城墙下设一水关,沟通通惠河与南护城河。这样东便门四面环水,形成一处极为独特的格局。

自东北向西南拍摄的大通桥、东便门箭楼瓮城城楼及内城东南角楼

  蟠桃宫地处东便门南护城河大石桥以南,是一座坐南朝北的道教宫观。规模不大,供奉主神为王母娘娘,虽然只有三进院落,但是在北京的道教宫观中相当有名。蟠桃宫坐南朝北的规制应该与阴阳五行有关。王母娘娘为女神,属阴。北京的方泽坛(俗称地坛) 祭祀的主神为皇地祇,即大地之神,属阴,所以方泽坛以南为上,也是坐南朝北。北京的社稷坛,也以南为上,也是坐南朝北。

  北京外城东北角楼,地处北京外城的东北角,在东便门以东、广渠门以北,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是仅有一层的方形小城楼,单檐歇山式,灰筒瓦,十字攒尖顶,面阔三间,进深三间。

5
阅读(1037) 评论(0) 分享到: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书评管理99+ 共96条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