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李骏的个人专栏> 骏说电影

骏说电影 丨《广岛之恋》:为爱命名

主讲: 李骏 2017/5/18

 

   

 

“广岛之恋”似乎被流行文化寄托了一种浪漫的意味,这四个字太多次在人们谈及爱情时被提起,亦为歌者唱作情歌;这四个字似乎与一种极致之爱画上了等号,人们从中抽丝剥茧出太多种爱情的境况,狂热的、扭曲的、偶然的、纯粹的,绝望的、直接的、注定的、复杂的。沉浸在爱情中的人总把自己带入进每个爱情故事里,为自己的爱寻找一个象征。而当我们与这部伟大的作品对视时,作为独立存在的《广岛之恋》象征着什么呢?

 

       

《广岛之恋》电影海报

 

一、广岛,是你的名字

《广岛之恋》的法文原名是“Hiroshima,mon amour”,即为“广岛,我的爱”。

广岛是哪?影片之初,广岛便以赤裸的姿态让我们认识了它,这座战后城市仍处在震颤中。

在她的诉说中,广岛缓缓进入镜头。

医院的走廊不断被医生和病人填补着空隙,注定这并非一部温和的电影。

博物馆整齐而单调的展台展示着这座战后城市的疮痍与颓乱,按比例缩小的模型放大着原子弹爆炸的巨响。她的声音愈加冷淡,旁观着在博物馆里徘徊的人们。展示牌上真实的照片向人们逼近,刺探着他们回忆中轰鸣的伤痛;他们沿回忆的上游溯源而去,寻找着战争挟走的安宁。但博物馆中的展品如此逼真,提醒着他们昨日曾亲历战争。于是,在回忆与现实之间。他们徘徊。于是,回忆与现实,也成为了影片《广岛之恋》反复诉说的主题和情怀。

过于明亮的光线将躯体截肢的截面、年轻母亲抚摸受伤孩子的手、幼小伤者恐慌的眼神一一曝光,这些无助的人们正身处广岛。这里,就是广岛,一片原子弹炸成的城市沙漠,牵牛花与百合花竟从灰烬中钻出来,鲜花从未有如此的生命力;广岛,不仅仅是这里,遭受过战争的土地正以广岛为名连在一起,广岛已成为一个象征主义的符号,象征着在战争遗骸之上建成的新城市,象征着不可忘却而不敢触碰的战争阴影。新城市有着明媚的阳光与鲜花,却不堪一击,罹难者的痛苦回忆一触即发。一如她的爱情。

 

   

和平鸽广场,游行的人们                            男女主人公在游行的人群旁

 

她是谁?影片之初,她便用身体语言与镜头坦诚相对。

让我们再回顾一遍这个著名的片头,一对恋人在时隐时现的光亮里相拥着、交融着、涌动着,渐弱的音乐暗示着隐秘的情欲。她的皮肤开始凸显出原子弹炸裂土地的粗砺感,她正身处广岛,她仿佛思绪万千,她开始讲述她目睹的一切,一个法国女人眼中的广岛医院、博物馆、和平鸽广场。由此,战争灾难的阴郁与肃穆开始在她的声音里消解,取而代之的是这对由法国女人与日本男人组成的恋人的私情秘事给广岛带上了隐秘的情感特性。

她姓甚名甚,她的恋人又叫什么,杜拉斯在剧本中未着一字。当这对广岛恋人在影片中一路剥开回忆、走出回忆、制造回忆,他们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结尾处,他们注视着对方,缓慢的读出爱人的名字。她说:“广岛——广岛——这就是你的名字。”他似是而非地回应:“不错,那就是我的名字。你的名字是内韦尔——法国的内韦尔。”无姓无名的恋人絮絮讲述着曾经的爱情悲剧与如今这令人心醉也心碎的私情,观众唯有在他们的话语中摸索被弱化了的情节,而主人公与广岛都已成为了象征情感与战争的符号,人物的精神世界填充着影片中的现实世界。

 

   

                   《广岛之恋》女主(Emmanuelle Riva 饰)             《广岛之恋》男主(冈田英次 饰)

 

关于战争的直接场面,原子弹爆炸的情景,雷乃在影片中未拍一镜。伴随着女主的旁白,镜头以客观的视角再现了战争对人的摧毁。医院里的伤者只剩下呻吟的力气,伤口暴露在强烈的灯光下;博物馆里的图片被反复特写拍摄,炸断的手掌摊在破碎土地上;和平鸽广场被用于反战电影的取景,孩子们踏着打击乐深沉的鼓点缓步游行。观众成为和女主同行的旁观者,为广岛的命运恸哭,被战争的真相震惊,却永远不可能改变灾难的结果。影片于不动声色处将观众带进压抑却真实的战争回忆,如同爆炸后的蘑菇云曾笼罩着广岛的人们。

 

二、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

《广岛之恋》被称为“写在胶片上的小说”,影片引入了杜拉斯小说中的对话体叙述方式,从此独创了“对话蒙太奇叙述”,用对话和独白来支撑影片情节并展开叙述。影片中多次出现只闻其声而不见生源的片段,对话和独白从一个不可视的空间传来,声话错位形成了影片破碎凌乱而流露意蕴的风格,也直接展露了人物的真实内心。

   

在咖啡厅对谈的男女主

 

在咖啡厅,她第一次揭开自己的曾经,她曾在法国战争时期与敌军士兵相爱,注定落得千人所指的结局。讲述之初她方能娓娓道来,回忆着自己长大的地方,她的声音心醉神迷,仿佛那是甜梦中的故乡。

他回应她:“你在地下室的时候,我已死了吗?”此时,镜头里出现了她曾经的恋人德国军人,躺倒在内韦尔的码头死去,男主用第一人称“我”切换身份成为了女主回忆里的德国军人,同女主开始了一场超现实主义的回忆。

她已沉浸其中:“你已经死了,而且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地下室很小,很小。《马赛曲》的音调在我头顶上飘过,歌声震耳欲聋。”她坐在在咖啡馆的桌边里捂上耳朵,仿佛《马赛曲》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影片中的咖啡馆在此刻突然变得安静。曾今的内韦尔与现今的广岛,正在女主的精神世界中重合。她描述得愈加细致入微,在讲述间隙大口地大口地喝酒,好像讲出回忆就已把她抽干。

她不断回忆着,不断讲述更多内韦尔冬天阴冷的细节,直到说到她二十岁生日那天,依旧在地下室里度过。美丽的二十岁,危险的二十岁,为死去的爱情行尸走肉的二十岁。

这是两人第一次直面她的回忆,同时也是全片中情感最强烈的时刻。男主成为了女主昔日恋人的替身,主动以第一人称“我”使德国军人开口说话。超现实手法成全了“亡灵附身”,深陷回忆的女主面对的已不是如今的日本恋人、也非曾经的德国恋人,而是她真实的精神世界,是她赖以为生的感情寄托。影片在此时达到了矛盾的高潮,死去的生命与爱情——鲜活的恋人与回忆,战争导致的支离破碎的心灵——和平之中暗流涌动的寂静,拍摄手法层面的超现实主义——人物内在的现实主义。在这一死一生、一动一静之间,人物的精神世界在现实与回忆两个时空中徘徊往复,融合成了影片战时爱情的主题。

 

   

被关在内韦尔地下室的女主                              女主骑车前往巴黎

 

酒好像喝也喝不完,两个人脸贴着脸,半闭着眼睛,坐在咖啡馆的他们继续深入回忆的漩涡,已不知身在何方。

在女主绵长的话语中,“对话”变成了“独白”,她不自觉地混淆了主观与客观,对于回忆与现实的混合,她既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又超然物外认识自我。饱含情感的独白中,事无巨细的描述让她的回忆显得神秘而真实,因此能够脱离环境直指精神世界。

男主作为女主回忆的旁观者,已不能把握女主,只能由她独白:“我们约好中午在卢瓦尔河码头见面。我要跟他走。我中午来到码头的时候,他还没有断气。有人从花园里朝他开了枪。我在他身边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他们把他装上了一辆长车。就在那天夜里内韦尔解放了。圣艾蒂安大教堂的钟声彻夜不停,在我的身体下面他一点一点地变冷了,啊!他弥留的时间可真长啊!到底是什么时间死的?我也不大清楚。我趴在他身上,是的,我实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因为,因为即使在当时,即使在事后,对即使在事后,我也分不清他的尸体和我的身体。我只感到他的尸体和我的身体融为一体,你明白吗?他是我的初恋啊!”她大喊着,他猛然打了她一个耳光,她突然挣脱回忆清醒过来,恢复了平和的微笑,以及对恋人温存的眼神。德国军人与她生离死别的那天夜里,内韦尔解放了;她离开内韦尔连夜赶往巴黎的那天,一颗原子弹炸响在广岛。

影片以暧昧的节奏将观众推进回忆与现实相缠的精神世界,又决绝如一个耳光般把我们与伤痛相割裂。杜拉斯俯视着女主,不只赋予女主因战争而失去爱情的命运,也给了她迷失之后成长的机会。雷乃则看透了不管在任何时代,个体命运被强大的时代洪流冲击时,即使是今天的我们也会因痛苦而失控。

 

   

日本广岛                                             法国内韦尔

 

让我们回到广岛的咖啡馆,有人给唱片机换了一张风笛舞会唱片。她刚刚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十四年过去了。我甚至不大记得他的手了,那种痛苦,我还记得一点儿那种痛苦。”

他给她斟满了酒:“今天晚上吗?”

经历了方才的混乱回忆,她已能平静地面对真实的自己:“不错,今天晚上我记起了那种痛苦,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也忘掉。完全忘掉。一切都忘掉。到明天这个时候,我和你之间就要相隔万里了。”

终于到了离别时刻,他当即确认她的情感:“你的丈夫知道这件事吗?”

她:“不知道。”

他:“那么,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吗?”

她:“是的。”

他一下子松弛了下来,笑了起来。至此,这对恋人的情感回归了片头处的隐秘私情。爱情与战争是若即若离的两条细线,爱情既企图逃脱战争的控制,又因战争而生,因战争而亡,终于打了一个死结。

在随后的故事里,女主在独白中重复着“我记得你。你是谁。你毁了我。你对我真好。”战争摧毁了广岛,也摧毁了她的二十岁。十四年过去了,她遇到了新的恋人,而明日就要相隔万里。她下决心离开他,又忍不住回到他们曾长谈的咖啡馆,她在否定与妥协之间徘徊,如同每次徘徊在回忆与现实之间,如同广岛博物馆中的人们在残酷的展品间徘徊。女主对男主反复远离和靠近,饱受回忆折磨的她在此刻有着渴望打破平静的焦急,封闭回忆封闭自我的长达十四年的平静。关于爱情和战争的回忆造就了如今的她,战争的残暴注定了爱情的悲剧走向,此刻女主的徘徊,即是影片关于人性与战争之间关系的思考。欲望是人之本性,爱情因此而生,战争因此而起,而人类又往往被爱情悲剧和战争灾难所摧毁,这其中的因果关系究竟如何?人类是疯狂的,还是足以掌控自己命运的?影片结尾处,男主和女主对望着确认对方的存在,这悲壮的问题向我们抛来。

 

   

 女主面对与男主的离别,不断在离开与留下之间徘徊

 

广岛,我的爱。我会忘记你,为了记忆的忘却。我会记住你,因为你就是我自己。

 

———————————————————————————————————————————————————

 

 

2
阅读(333) 评论(0) 分享到: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书评管理99+ 共96条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