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ixiaoyan的个人专栏> “李小燕工作室”课程资源中心建设

如何查找教学及学习资料——以部编本语文教材为例

主讲: 朱正伦 李小燕 2019/9/5

2019年9月,部编本高中《语文(必修上册)》第二单元由新闻作品(人物通讯和新闻评论)和两首古诗组成,本单元所选的课文意在说明劳动推动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同时也塑造着人的思想品格。


《语文(必修上册)》书影


笔者以第二单元所选两首古诗《诗经•周南•芣苢》《文氏外孙入村收麦》为例,简介如何查找相关文献,理解背景情况,更好阅读原著,理解选用该诗的意义。课文注明这两首古诗分别出自《诗经注析》和苏辙的《苏辙集•栾城三集》。课本注释有关内容,本文不作赘述。


   《诗经注析》 程俊英,蒋见元著, 中华书局1991年版,2017年印刷。

   《苏辙集》(宋)苏辙著,陈宏天,高秀芳点校, 中华书局出版1990年版,2017年印刷。


《诗经注析》《苏辙集》书影



一、  关于《诗经•周南•芣苢》


《诗经》三百篇,为十三经之一,自汉代有齐鲁韩毛四家。《齐诗》《鲁诗》亡与魏晋,《韩诗》仅存外传,而《毛诗》独存。今之《诗经》皆指《毛诗》。《毛诗》自古注释甚多。课文《诗•周南•芣苢》选自程俊英、蒋见元著, 中华书局1991年版《诗经注析》 这是有关《诗经》的最新版本。

要进一步了解《诗经》的内容与思想,可以借助于工具书如,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的《汉语大辞典》以及其他工具书,都有对这两首古诗的描述。


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汉语大词典》对芣苢[ fúyi ]的解释:亦作“ 芣苡 ”。


    草名。即车前。《诗•周南•芣苢》:“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郑玄笺:“芣苢,馬舃。馬舃,車前也。”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草五•车前》:“當道、芣苡、馬舄。”

    《诗•周南》篇名。《韩诗》以为《芣苢》“傷夫有惡疾也”。古人歌之以表达对患恶疾者之同情。《文选•刘孝标<辩命论>》:“顔回 敗其叢蘭,冉耕歌其《芣苢》。”李善注:“《家語》曰:冉耕,魯人,字伯牛,以德行著名,有惡疾。《韓詩》曰:‘《采苢》,傷夫有惡疾也。’”

    《诗•周南》篇名。芣苢多子,古人歌之以示庆贺生子之意。胡熊锷《生女慰内》诗:“霜林未合歌《芣苢》,秋實徒增慨《黍離》。”


      天津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大辞典(第四卷)》里有对《芣苢》这首古诗的介绍:

芣苢 《诗经•周南》第8篇。全诗3章,章4句。这是妇女采芣苢时唱的歌。第1章写出采摘芣苢和摘到了芣苢,第2章写拾取芣苢和大把大把地捋取芣苢,第3章写用手持握衣襟盛芣苢和把衣襟插在腰带上以便双手同时采芣苢。全诗只换6个动词,用赋法把采芣苢的全过程有条有理地记述了下来。诗歌节奏明快,情绪欢欣,全诗不见一个乐字而其乐自现。《毛诗序》以为,天下和平,故“妇人乐有子”。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引《鲁说》《韩说》,以为丈夫有恶疾女子守而不去,朱熹《诗集传》以为是“妇女相与采此芣苢,而赋其事相乐也”。方玉润《诗经原始》以为是“拾菜讴歌”。现代治《诗经》者多从朱熹之说。


诗经》分“风雅颂”,《诗经•周南•芣苢》属于“国风”,“风”是百姓唱的歌谣。《诗经》多四言诗,《诗经•周南•芣苢》就是四言诗,而且是用《诗经》“赋比兴”的“赋”的方法写成的。《诗经•周南•关雎序》谓《诗》有六义:风、雅、颂、赋、比、兴。铺叙其事曰赋。”《诗经》像《芣苢》一样,全诗3章,每章4句,每句4字,全诗48字,3章句式相同,仅有6字不同的诗还有《诗经•周南•樛木》《诗经•召南•鹊巢》等,有兴趣的老师同学可以找来一读,作一比较。


诗经·周南·鹊巢

维鹊有巢, 维鸠之。之子于归, 百两之。

维鹊有巢, 维鸠之。之子于归, 百两之。

维鹊有巢, 维鸠之。之子于归, 百两之。


诗经·周南·樛木

南有木, 葛藟之。乐只君子, 福履之。

南有木, 葛藟之。乐只君子, 福履之。

南有木, 葛藟之。乐只君子, 福履之。


 另外《诗经》的用韵属于“上古三十韵部”,《诗经•周南•芣苢》用韵为“上古三十韵部”的“1之部”。关于《诗经•周南•芣苢》全诗的上古读音,可以查检徐中舒主编《汉语大字典》,该字典附有《上古音字表》。


二、关于《文氏外孙入村收麦》


《文氏外孙入村收麦》诗为北宋苏辙所作,选自(宋)苏辙著,陈宏天,高秀芳点校《苏辙集》。中华书局出版1990年版,2017年印刷的《苏辙集》,这是最新版本。


介绍宋苏辙及作品的辞书就更多了,我们不妨摘录一些:


苏辙《宋史》有传,《中国人名大辞典》有“苏辙”条。


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版《中国历史大辞典》“苏辙”辞条:

苏辙(1039—1112) 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字子由,一字同叔,号颍滨遗老。苏洵子。嘉祐进士,复举制科。熙宁变法,为三司条例司检详文字,力陈青苗法不可行,遂出为河南府留守推官,历陈州教授、齐州掌书记、应天府签书判官。元丰中,兄轼因作诗被指为讽刺新法得罪,坐谪监筠州盐酒税。哲宗立,召为秘书省校书郎,改右司谏,劾新党宰执蔡確、章惇等。历中书舍人、户部侍郎、翰林学士知制诰、御史中丞,元祐六年(1091)拜尚书右丞,次年进门下侍郎。哲宗亲政,落职知汝州,复责雷州安置。徽宗时,提举宫观,致仕。其文汪洋澹泊,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与父、兄合称“三苏”,为“蜀学”重要人物。主张三教合一。其学有道家神秘主义色彩。著有《栾城集》《春秋集解》《诗集传》等。


中国书店1994年出版的《中国大书典》记载:

《栾城集》诗文别集。五十卷,《后集》二十四卷,《三集》十卷,《应诏集》十二卷。宋苏辙撰。(撰者事迹参见《龙川略志、别志》条)

《栾城集》为苏辙手定。《正集》是他在尚书右丞任上所编次,皆元祐以前之作; 《后集》是元祐九年(1094年)至崇宁四年(1105年)之作;《三集》是崇宁五年至政和元年之作;《应诏集》为策论及应试诸作。《栾城集》自宋以来,基本上是原本相传,尚无过多杂错。

     《栾城集》《后集》《三集》《应诏集》收入《四库全书·集部别集类》及《四部备要·集部》中,均依据明代旧刊本,亦犹宋时善本;收入《四部丛刊·集部宋别集》中,前三集则为为明蜀府活字本影印(共20册),《应诏集》则是影印宋写本。此外,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出版由曾枣庄、庄德富校点的《栾城集》,共三册,其中辑入了未被以上四个集子所收的诗文七十四篇,名为《栾城集拾遗》。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6年版《宋代文化史大辞典(下册)》中写道:1990年中华书局也出版了校点本,题为《苏辙集》,亦以清梦轩本为底本,后附刘尚荣《苏辙佚著辑考》,得佚作70余篇。


直呼其名,称《某某集》的作法,是近现代的作法。古人的诗文集的命名多不采用此种作法,以为不敬。有某出版社请启功先生手书“陈垣集”几字,启功先生婉言拒绝,陈垣是启功先生的老师,学生不能直呼自己老师的名字,只能称其“字”称其“号”。唐宋八大家,宋占六家。宋六家的诗文集均无直呼其名的。王安石的文集是《临川集》,欧阳修的文集是《文忠集》,苏洵的文集是《苏老泉先生集》,苏轼的文集是《东坡集》,苏辙的文集是《栾城集》,曾鞏的文集是《元丰类藁》。《四库全书》《书目答问补正》都用这种书名,这是老规矩。故此《苏辙集》的书名,一看便知是今人的手笔。


解释苏辙《文氏外孙入村收麦》诗的辞书不多,笔者在中国知网的《工具书总库》中只检索到了一条信息,意外的是除有本诗原文外,又多了两首古诗,现摘录如下。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中国文学编年史 • 宋辽金卷(中)》记载:

夏蚕眠、麦熟时节,文氏外孙入村收麦,苏辙作诗记之。《栾城第三集》卷一《蚕麦二首》:


其一

疏慵自分人嫌我,贫病可怜天养人。

蚕眠已报冬裘具,麦熟旋供汤饼新。

撷桑晓出露濡足,拾穗暮归尘满身。

家家辛苦大作社,典我千钱追四邻。


其二

三界人家多鲜福,一时蚕麦得难兼。

鉏耰已愧非吾力,汤火尤惊取不廉。

贵客争夸火浣布,贫家粗有水精盐。

薄衫冷面消长夏,扪腹当知百不堪。


        同卷,《文氏外孙入村收麦》

     欲收新麦继陈谷,赖有诸孙替老人。

     三夜阴淫败场圃,一竿晴日舞比邻。

     急炊大饼偿饥乏,多博村酤劳苦辛。

     闭廪归来真了事,赋诗怜汝足精神。



    《栾城第三集》卷一《文氏外孙入村收麦》的读音语义。


苏辙此诗是一首七言律诗。既然是一首律诗,用现代汉语的语义或普通话的发音,理解和吟诵此诗,难免有所欠缺之处。如果用古代汉语的语义和宋朝通用的诗韵,理解和吟诵此诗,读者会领略出此诗的意境和妙处。

苏辙所处的北宋时期,通行的是读音分“上平声、下平声、上声、去声、入声”的206韵的诗韵,例如《广韵》《集韵》《礼部韵略》。首联的“人”字为“如邻切”,额联的“邻”字为“力珍切”,颈联的“辛”字为“息邻切”,尾联的“神”字为“食邻切”,都属于上平声“十一真韵”。


此外,颈联的“急”字,现代汉语作平声字,错了:《集韵》作“居立切”,入声字。“乏”字现代汉语作平声字,错了:《集韵》作“房法切”入声字。“博”字现代汉语作平声字,错了:《集韵》作“补各切”入声字。尾联“足”字,现代汉语作平声字,错了:《集韵》作“即玉切”入声字。律诗讲究平仄,错了平仄不成律诗。虽然普通话读不出“入声字”,但不要以普通话的读音错误代替古音,犹如不能以现代汉语普通话读音读广东话粤语、上海话,就连读北京话也不行一样。


此诗还有几个字的字义与现代汉语不同,如额联的“舞”字,一般现代汉语字典词典所作解释多有不妥处。不能作“舞蹈”、“舞动”、“鼓舞”、“玩弄”、“表演”、“钟体的顶部”、方言“搞、弄”解释。《康熙字典》引《说文》解释,“舞,樂也。”“一竿晴日舞比邻”的语义是“天晴了,太阳升起一竿高,(可以打场了),村民邻居都高兴快乐起来。


文氏外孙入村收麦

     欲收新麦继陈谷,赖有诸孙替老人。

     三夜阴淫败场圃,一竿晴日舞比邻。

     急炊大饼偿饥乏,多博村酤劳苦辛。

     闭廪归来真了事,赋诗怜汝足精神。


该诗反映了农忙时节诗人及家人在连阴雨天晴以后,与邻居高高兴兴参加收割打场的场景, 以及用丰盛的酒食慰劳枪收的诸孙,用诗词夸奖年轻诸孙充满朝气的喜悦心情。


三、可参考阅读的文献:


笔者在撰写这篇小文时,在《中国知网》里检索到与这两首古诗相关的一些文章(其中有一篇是《诗经·周南·芣苢》的教学设计),现列出篇名,读者如有兴趣,可下载几篇阅读,定会获得意外的收获。


[1]刘毓庆.《周南·芣苢》:不经雕琢的天籁之音[J].名作欣赏,2018(10):24-32.

[2]黄杨.《周南》是中国古代最早的诗体连缀小说——《诗经·周南》诗意破译的小说解读[J].劳动保障世 

      界,2015(27):62-63+65.

     [3]黄冬珍,赵敏俐.《周南·芣苢》艺术解读——兼谈《国风》的艺术特质与研究方法[J].文艺研

      究,2006(11):61-71+167.

     [4]金寅.《诗经·周南·芣苢》诗之押韵[J].医古文知识,2002(01):40-41.

     [5]熊光红. 苏辙闲居颍昌时期诗歌的研究[D].闽南师范大学,2013.

     [6]刘蔚.宋代士风与田园诗的淑世精神[J].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6(06):38-43.

     [7]刘蔚.论宋代经济对田园诗的影响[J].江西社会科学,2008(12):97-102.

     [8]刘蔚.论宋代农事诗的时代特征[J].浙江学刊,2005(05):76-81.

     [9]刘蔚. 宋代田园诗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3.

     [10]刘蔚.宋代田园诗的演进与分期[J].文史哲,2004(06):39-44.

     [11]惠圣杰.论《诗经·周南》中的爱情诗歌[J/OL].北方文学(下旬),2017(07):56-57[2019-09-

      04].http://kns.cnki.net/kcms/detail/23.1058.I.20170731.1329.072.html.

     [12]王文.《诗经·召南》中生态思想之我见[J].华中人文论丛,2013,4(01):36-38.

     [13]胡文生.传统文化课的体验式教学——《诗经·周南·芣苢》的教学设计[J].语文教学与研

      究,2019(05):144-146.



END


16
阅读(1027) 评论(0) 分享到: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书评管理99+ 共96条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