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文学文学综合 在大成讲坛,讲出你的精彩!

作品简介:

那些情节生动、荡气回肠的小说,仿佛是作者用文字建立起来的第二世界,但创建那个世界的最初灵感到底从何而来?

对写小说怀有热忱的人,内心好像总会装满十万个为什么:那本书的作者是怎么想出这个点子来的?他们的素材是通过什么方法挖掘到的?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写小说吗?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用想象力连接一个平行但又不脱离我们的世界,不妨先来认识一下其他小说写作者背后的灵感缪斯,说不定在某一个偶然的时刻,你的缪斯就会悄然降临……

更多
收起
王君瑶
某杂志社
寄生在手指上的想象力,书写着惊奇的平行世界

寄生在手指上的想象力,书写着惊奇的平行世界

小说是写作者想象力的一种产物,是一场思想上的叙事狂欢。

谈到写小说这件事,有些创作者表示:“一旦创作灵感袭来,潜藏在心中的暗流,就会不受控制般地哗哗往外流淌,朝着无法预料的走向,肆意奔流。”

也有一些人则悲催地表示:“我非常想写,但抓不到任何灵感的尾巴。其中最无奈的情况莫过于连个蛛丝马迹都看不到,只能对着白纸或电脑屏幕发呆。”

你是否也曾遇到过想写却不知写什么的困境呢?幸好,有些灵感并不是随机产生的,它可以通过某种天马行空的途径被找到。

那么,迷茫又迷惑的时候,到底该从何处寻找写小说的灵感呢?

这本书或许会为你提供答案。本书收录了一些小说写作者们的创作心得,涵盖他们对写小说的一些认识、理解以及感悟,希望能够为你提供一些参考,帮助你度过灵感枯竭的时期。

你会发现,每一个写作者的背后,都存在着一个或多个平行于我们的世界,那些世界是借助于手指上的想象力而逐渐变得鲜活起来的。

当你开始学着写小说的时候,你会感叹,原来在我们布满尘埃的世界里,还存在另一个平行世界,我们可以通过某种介质,与其建立亲密的情感联系。

而这种介质叫做“想象力”!

在现实与非现实,真相与假象,喜乐与伤悲中,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分界线,它们不断交叉重叠,或明或幻,构成了一个个令人惊奇的世界。

在寻访这些小说写作者背后的灵感缪斯的过程中,你会慢慢地学会倾听内心世界的回声,开始以想象力为通行证,在脑海中建造一个又一个平行世界……

在那些世界中,你很不经意的一句话,也许就会撩拨到某些人的心弦。而那一句话,对于另外一些人而言,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但也不要因此而过于懊恼。或许,小说的独特魅力在于其拥有很多张面孔,不同的人能从中挖掘到不同的价值。

无论如何,用心写出的好作品不会撒谎。希望你在通读本书之后,能够先回归到内心世界的真实,然后再逐渐地向外部世界拓展,用寄生着想象力的手指,书写出跌宕起伏而又充满创意与乐趣的平行世界!

收起
第1章 关于小说构思和创作的二三事导语

有价值的小说自带一种独特的美感,从小说中我们可以发现只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复杂而又充满内涵的,它可以是琐碎,可以是荒谬,可以探索某种被忽略的意义,可以笼罩着神性,也可以探索人性。每个写作者为了自己的小说写作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法,如果你对写小说仍是一头雾水,不妨先来看看他们是如何构思的。

收起
1.小说的标杆就是文本(创作谈)
王季明
<正>翁贝托·埃科说:"当我们还不能把某些思考系统转化为理论时,我们必须借助讲故事的手段。"是的,对于少年时代那些至今想来如万花筒一样的场景,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历历在目,在我根本无力转化成理论时,我只能用讲故事的方式来加以叙述。这样的故事已经讲了两年,其结果是十多个中短篇小说发表...   详情>>
来源:《星火》 2014年第04期 作者:王季明
2.语言是小说的血液(创作谈)
尚攀
<正>我很庆幸我能写小说,因为写小说的过程让我感觉幸福。这一切都得益于我有一个会写小说的父亲,他总是把他写小说的心得和一些小说理论在餐桌前滔滔不绝地讲给我听,于是有一天,对于小说毫无所知的我突然觉得大悟,于是,我就写了第一篇小说《并肩而行》并将它交与我的父亲,结果是令人高兴的,因...   详情>>
来源:《山花》 2010年第20期 作者:尚攀
3.现实只是小说的背景(创作谈)
温亚军
<正>某些读者的阅读习惯总以真实性来看待小说作品。在我看来,小说的真实性不取决于作家对现实生活的摹写到底有多少,而是取决于小说自身的说服力。小说是对现实生活的提炼,深入到生活的内核,有时就是现实的寓   详情>>
来源:《朔方》 2010年第09期 作者:温亚军
4.没有象征不写小说(创作谈)
寇挥
<正>我在构思一部小说时,最初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的一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味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是一个外部环境、一个意象、一个人物或者一个故事。假如这个故事深挖不出象征的东西,我也就不会碰它。这无疑是我受到西方后期象征主义文学的影响所致。这个文学流派的主将诗人居多,像比利时的维尔...   详情>>
来源:《延安文学》 2014年第01期 作者:寇挥
5.先试着写令自己满意的小说(创作谈)
汤成难
<正>挺害怕写创作谈的,这些年每年以四至五篇的频率写着创作谈,仍然没能积累出一点经验来。我更喜欢秉烛夜"谈"或促膝长"谈",在纸上"谈"总显得拘谨甚至语无伦次。此刻我坐在电脑前写这篇时,在另一座城市里,一个我素未谋面的评论家也在电脑前写一篇关于我小说的评论,这使人多么惶恐和不安。这些...   详情>>
来源:《雨花》 2019年第01期 作者:汤成难
6.关于小说的十三条札记(创作谈)
卢江良
<正>1练写小说的这些年里,碰到一些自以为名家的人,总忘不了要告诫你:小说要怎么写怎么写。对于那些所谓的"告诫",我当面欣然接受,背后免不了骂"狗屁"。如今想来,我的那种"阳奉阴违",实在是一件好事。如果当初信了他们的"告诫",顺着他们的道路"前进",那么今天我就成了他们的影子。   详情>>
来源:《西湖》 2007年第12期 作者:卢江良
7.我为什么要写小说和写什么样的小说(创作谈)
唐诗云
<正>差不多十年前,我从湖北来到浙江,在温州这样的一个城市生活、工作和爱情。当然还有学习与写作。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学习写作。就像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得一》一样,我跟编辑老师开玩笑说,大概是采访作家采访多了,见惯了下蛋的母鸡,自己也想下蛋吧。事实上在温州的那些时光里...   详情>>
来源:《西湖》 2017年第01期 作者:唐诗云
8.关于短篇小说、小小说的构思与行文(创作谈)
聂鑫森
<正>时至今日,自已也涉笔写过一些短篇小说、小小说,但如果有人要问我短篇小说究竟为何物,它到底与中、长篇小说的区分在何处,它应该具有哪些独特的艺术表现规律,我只有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实在是茫然得很。按以往权威的论定,短篇小说的特点全在于一个"短"字,进一步又断说它的篇幅应该在三万字...   详情>>
来源:《创作与评论》 2013年第15期 作者:聂鑫森
第2章 倾听来自内心世界的回声导语

小说,代表着一种内心世界的寻找,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它是写作者自己的内心独白。很多作者会在写作的过程中,不停地肯定自己,又否定自己。有些人在转了一大圈之后,很可能忘了当初为什么要写,开始变得迷茫,焦躁不安。在写小说的时候,先别管别人是否喜欢你的文字,明确初心并忠于自己内心的声音,试着写出令自己满意的小说吧。

收起
1.孤独的灵魂泥巴的心
暗香
作者简介:暗香,本名尚成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影视编剧。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闷骚》《瓷惑》等;电视剧《盛宴》《冲出迷雾》等;古诗词解析《桃花得气美人中》等;散文集《人生若无香水惑》等。有作品获国家、省市级奖项。$$ 许多事物的“根”儿,都是儿时种下的。我   详情>>
来源:《新华书目报》 2015-01-26 作者:暗香
2.对时代的温情与敬意
盛慧
一部长篇小说,既表达了作者对小说艺术的理解,也体现了他对现实、对时代的态度。谢有顺先生在《我看中国文化的现状和未来》一文中呼唤“宽大、温暖、并带着希望的写作”,在长篇小说《闯广东》中,处处都渗透着我对时代的温情与敬意。$$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无数人带着梦   详情>>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5-12-10 作者:盛慧
3.小说是自己的独白(创作谈)
孟小书
<正>初写创作谈,不知该如何落笔。真正开始创作是在一年多以前。初中时期联合出版过一套作文选集。可对于一个连作文都写不好的人来说,这真是有些可笑。我深刻地记得,儿时写作文是我最头疼的事情,因为我总是把握不准老   详情>>
来源:《西湖》 2014年第04期 作者:孟小书
4.生活远比小说更离奇(创作谈)
付芳
<正>我喜欢读书,更喜欢读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哪怕是最平凡的人,如果你深入了解,都会发现意料之外的精彩。关键在于,你是否可以找到钥匙,打开他的心锁。这把钥匙,有时候是一种机缘,更多的时候,靠的是你的细心、真心和静心。自己静下来了,才可以体会到别人的丰富。很多人读了我写...   详情>>
来源:《星火》 2014年第03期 作者:付芳
5.小说于我是一个迷乱的梦(创作谈)
周思雨
<正>《蓝尾》是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小说,也是第一次作品被公开发表。接到编辑电话时候的心境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听着电话那边介绍说是《星火》杂志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但心里不是那种大叫出来的狂喜,反而觉得非常平静、纯粹。我全神贯注听着,总觉...   详情>>
来源:《星火》 2017年第01期 作者:周思雨
6.我脑袋里的“幽灵念头”(创作谈)
范墩子
<正>我经常会被一些奇怪的念头击中,然后整个人便跟随着这些恍恍惚惚的念头一同坠落进现实的泥沼里,它们经过一阵子的发酵后,就会演变为一些破碎但却格外逼真的画面。它们迫使我思考背后的意义。眼前的现实和脑袋里的现实比对后,我就会怀疑起我所经见的现实的真实面目。现实究竟是什么?是生长...   详情>>
来源:《小说林》 2018年第02期 作者:范墩子
7.我喜欢回忆最细微的历史(创作谈)
彭剑斌
<正>a.文学的问题只不过是个人问题而已,也许在一段长得永无止境的短暂时期里,你再也无法解决在某篇文章中提及你还爱着的那个人时所面临的技术性难题,无论是用第二人称、第三人称或是某个约定的昵称来称呼那个人,这篇文章注定是失败的。可能在最初的时候,写作的确是一种诱惑——在懵懂的年华...   详情>>
来源:《西湖》 2016年第02期 作者:彭剑斌
8.我骨子里就是个偏好“荒诞”的人 创作谈
光盘
<正>很多评论家和读者都指出我小说的"荒诞性、神秘性"。但我写作时从没去思考过荒诞,也没刻意去探讨人内心的隐秘。只是觉得那样创作很顺手,很过瘾。从长篇小说《王痞子的欲望》到中篇小说《错乱》《洞的消失》《达达失踪》《挖宝》《去吧,罗西》等等,都体现了我个人创作的喜好,也形成了一个...   详情>>
来源:《滇池》 2018年第03期 作者:光盘
第3章 当我们谈写小说时,我们可以谈什么导语

小说可以蕴含无限的可能性,生活中的任何事物、任何想法,都可以变成跟小说相关的素材。那么,当我们谈起写小说的时候,都可以谈些什么呢?根据语言的叙述口吻,我们可以谈谈它的趣味性。根据小说构筑世界的虚实程度,我们可以聊聊它的不确定性。总之,当笔锋开始转起来,总会迸发出很多值得去聊的话题。

收起
1.小说的乐趣(创作谈)
金瓯
<正> 最近几年,我惟一的进步可能就是发现这世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经济问题,大到国际关系,小到吃饭睡觉,无不和钱有关。而这几年把我搞得最昏头涨脑的一个问题就是:钱是从哪儿来的? 我知道人类为了物质交换的方便发明了货币,也知道央行根据一个基数发行货币并根据不   详情>>
来源:《朔方》 2003年第09期 作者:金瓯
2.小说的无限性(创作谈)
黄孝阳
<正>小说发现惟有小说才可能发现的。它永远不会死去,不会被别的艺术手段所取代。它与人类的内心一起成长,一起呼吸。它写人性,也要抵达神性。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向上过   详情>>
来源:《西湖》 2007年第05期 作者:黄孝阳
3.有些东西和小说有关(创作谈)
苏阳
<正>我喜欢短篇小说,可以愉快地写但又不必写得太长,该说的都说了,不拖拉,简洁,干净,容易被阅读。我喜欢写短篇,写时我的心里是安静的,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一般。   详情>>
来源:《西湖》 2008年第09期 作者:苏阳
4.小说与不确定性(创作谈)
马笑泉
<正>对不确定性的呈现并非小说的专利,事实上,这是一切虚构性文学作品———小说、诗歌以及戏剧———的旨趣和魅力所在。不确定性规避了那种总是试图以一种凝固的看法来代替探询和叩问的危险倾向,不确定性也消解了探询和叩问之后那唯一答案的出现———它只是衍生出更多分岔的小径,导向更多的...   详情>>
来源:《创作与评论》 2013年第21期 作者:马笑泉
5.我们离小说有多远(创作谈)
毕非一
<正>看了往期《收获》上贾樟柯的一个访谈,很喜欢,俗一点讲,我开始心里猜测:不知哪个电影人能成为中国电影的良心。从《小武》到《站台》,我看贾樟柯的电影总联想到两点,一点是人,台湾的大导演,侯孝贤;还有一点是文学,是小说。我无法不把他们进行   详情>>
来源:《西湖》 2008年第09期 作者:毕非一
6.如何让小说变得简单(创作谈)
朱山坡
<正>我愿意再一次愉快而自豪地回想起五年前的一个黄昏,也许是夜晚,因为街灯已经照亮了东方书店高高的牌匾。我生活的小县城的一家民营书店。那时正好是春节,大约是正月初三,大街上张灯结彩,连书店里的人也那么多。在这种美好的时刻,我和余华相遇了。这样的相遇几乎可以和二十前在我从没有离开...   详情>>
来源:《朔方》 2014年第02期 作者:朱山坡
7.创作谈:小说是对“整体”的表达
王青春
<正>二十多年前开始写小说时,脑子里汹涌澎湃的尽是小说作法之类的经典名句,可随着写作的深入,那些名言竟被渐渐地淡忘了,现在让我背几段出来还真不容易。这是不是说作小说与小说作法并不相干,或者说我已经自觉不自觉地掌握了那些作法反而不觉得其存在了呢?仔细想还是不能确定,总之越是想说清...   详情>>
来源:《延安文学》 2012年第02期 作者:王青春
8.一些奇奇怪怪的琐事俗事,能否成为小说(创作谈)
白远志
<正>我家九十多岁的老邻居前几日突然觉得不适。但不适的原因却并非生了要死的病,而是突然间噩梦连连,神志不清地轰赶屋顶墙壁地上炕上的猫鸡猪狗羊,并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这些动物们就赖着不走,一眼不眨地瞪着他看,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好像原本跟他很熟悉似的。他的行为,立刻惊动了远处近处的...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4期 作者:白远志
第4章 用想象力连接平行世界的千万种可能导语

写小说,不是单靠埋头苦写就可以了。思维处于停滞期的时候,你需要寻找一种和平行世界建立关联的载体。如果创作者没办法在脑海中看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生活景象,是很难继续写下去的。从不同的视角看,小说可以拥有万种形态,它可以是风,是雨,也可以是树,是礼盒……而写作者想象力,是打开那个世界的通关密语。

收起
1.在小说里相逢(创作谈)
牛红丽
<正>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了父亲床下的一只小木箱,好奇地打开,是整整一箱子破书。我抑制住砰砰的心跳,摸摸那些书,重新把搭扣扣好,装着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再到周末,父亲回乡下帮母亲干农活,我就寻找借口拒绝与他同行。父亲一走,我忙不迭打开木箱,捧出书,坐在地上读起来。由于害怕父...   详情>>
来源:《山花》 2014年第22期 作者:牛红丽
2.小说的礼盒(创作谈)
许仙
<正>从散文创作转向小说写作也有六七年了,感触最深的,就是至今还不能够写出理想中的小说。凡是我写出来的小说,都不是最初在我脑海里的样子。它们不是变形了,就是丢失了我写它们的初衷。这注定我是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详情>>
来源:《西湖》 2008年第12期 作者:许仙
3.小说是一棵树(创作谈)
王保忠
<正>在《艳阳天》里,我讲述了艳阳、艳天兄弟以及他们的老父亲的故事,兄弟俩的名字组合起来构成的题目给人一种温暖透明的感觉,而小说所呈现的现实却恰恰与此相反,是一种黑色的让人压抑的氛围。或者说,故事黑色的氛围与题目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整个故事就在这样的氛围里进行。甚至也可以说,这是...   详情>>
来源:《星火》 2014年第05期 作者:王保忠
4.庄稼地长出来的小说(创作谈)
曹多勇
一个作家的写作,实际上就是写自己的成长过程与人生经验,或者说是受自己成长经历与人生经验左右着。我的家乡是一个名叫大河湾的村庄。我出生于斯,成长于斯,现在我居住的市中心距离老家也只有四十华里的路程。因此,我笔下的小说多是在大河湾这块土地上一点一点伸展开来的。它就   详情>>
来源:《红豆》 2006年第23期 作者:曹多勇
5.小说是一个自主的世界 创作谈
十八须
<正>《无处为家》是我在电脑上敲出的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短篇小说。写出这小说之前,我主要写诗歌和散文。虽然平时的阅读中没少看小说,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写。或者说,没有勇气写。我是一个超级缺乏自信的人。写诗歌还能凭借突然而来的灵感,一气呵成(我写的都是短诗),小说我不知道如何写。写   详情>>
来源:《滇池》 2019年第03期 作者:十八须
6.我听说海水曾经被分开(创作谈)
大头马
<正>对小说如果你有耐心看到了最后仍怀揣疑惑,这将是最接近真相的创作谈。我曾见过人类难以置信的景象。在我跌入万丈无穷的虚无,举目皆是黑暗,伸手只能探尽无穷。我跋山涉水远赴世界的尽头,希望可以因此获救。体验最为极致的迷幻,希望可以看见终点的答案。我看见纯白色毫无人迹的大地上冉冉...   详情>>
来源:《西湖》 2018年第09期 作者:大头马
7.小说是从大地长出的白日梦(创作谈)
裴指海
<正>先说《李雷和韩梅梅》。李雷和韩梅梅是90年代初中英语课本里的两个人物。他们应该是很单纯的少男少女。画家笔下的韩梅梅一直是齐耳短发,一脸严肃,除了校服外,没见过她穿其他衣服,甚至领口上的扣子也从没打开过。他们火起来以后,网友用福尔摩斯的目光检   详情>>
来源:《山花》 2012年第04期 作者:裴指海
价格:¥16.00

书评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共0条书评

分享本书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