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小步舞》
  • 68cmx68cm 我当然知道这优美的痛楚与甜蜜穿过冬天走到一个可能幵花的地方我当然知道茌此之前最后一点雪要大声地融化,再温柔告别这共同的三月《小步舞》@老墨 @康雪<正>~~[详细]
  • 《散文诗》2019年06期
  • 你家几楼啊
  • 中午下班回家,还没进楼区,就听见楼区里有扩音小喇叭一声接一声地吼叫:"大米,卖大米,家产的大米。"吼叫声嘶力竭,一听就是原生态的,没有经过加工,似乎就是要喊出家产大米的乡...[详细]
  • 《微型小说选刊》2016年24期
  • 风拍大西北
  • 鱼儿沟鹰,拍打着翅膀。一拐,一下子飞进了一个人的骨头。顿感,一阵口干舌燥,蚂蚁一样爬遍全身。一棵草照样匆匆赶路。一棵树,背着两三个干涩的果实,正气粗马吼地翻越了夏天。...[详细]
  • 《吐鲁番》2016年04期
  • 地主同学
  • 四十多年前的事了。一天,放学回家,同学小林把我扯到一边,小声地说道,可靠消息,我们班会来一个地主。地主啊,我小小的脑袋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了,哦,地主,是的,地主是个问...[详细]
  • 《参花(下)》2016年12期
  • 路过
  • 冬天一个下着雨的夜晚,罗强路过略嫌偏僻的一幢楼下。这时候从楼上传来了一阵男人女人的争吵声,打骂声,后来只有孩子的哭泣,一声声地令他揪心。声音持续入耳。罗强止住脚步,...[详细]
  • 《大观(东京文学)》2017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