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父亲的豆腐
  • 我凝望着父亲——父亲的背驼了,白发多于黑发,一张核桃脸上诉说着生活的无奈和沧桑。我默默点头,眼泪禁不住流下来,我悔恨我自己不能理解父亲,也怪我的想法太幼稚。上中学的...[详细]
  • 《青春期健康》2016年23期
  • 日常的呼吸
  • 窗帘窗帘已经掉下来好几次了。每一次都是陈雨把它挂回栏杆上。陈雨是个刚出大学校门的女孩,参加了好几次公务员考试,没考上。我这里要招一个临时文员,她便来了。她自己找来...[详细]
  • 《时代报告(奔流)》2017年05期
  • 从俏皮,到滑稽
  • 在语言交流艺术方面,最要紧的环节是,明确分清什么是俏皮、什么是滑稽。先说俏皮这件事。我从小在北京上高小四年级,一直上到高中。那时就觉得北京人憨厚,说话挺有趣。我们学...[详细]
  • 《档案天地》2010年12期
  • 夫妻同事
  • 记得在好多同学都当爹的时候,我刚刚走出大学校门;在同学们的儿女都能上街买油打酒的时候,我依然沉浸在"往来无脂粉、谈笑皆男儿"的生活之中。直到那一年的春天,她卸下戎装走...[详细]
  • 《云南金融》2003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