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海外关系
  • 1938年鹤棠轻易不跟妹妹"相骂",可一旦吵起来,弹出眼乌珠拣狠的说:"看看你自家面相,克死几个小的不算,连姆妈都不放过。"风向一转,煤球炉烟气蹿升,鹤香脸上点点泪光也不知是...[详细]
  • 《上海文学》2011年04期
  • 我的老师颜文樑
  • 《苏州日报》曾刊登过一篇名为《罗马大楼的眼乌珠》的文章,"眼乌珠"当然指的是颜文樑、胡粹中、朱士杰,取他们的姓颜、胡、朱三字在吴语中的谐音。可是,想来撰文者其生也晚...[详细]
  • 《苏州杂志》2015年06期
  • 高潮水电站纪事
  • 第一天十二月一日,天气晴。都说安装队长丛群生有双特别的眼睛,我同他认識两、三个月,也瞧不出究竟来。老丛的眼睛不大也不小,不深陷也不突出,不灵活也不呆滞,平平常常、纯纯...[详细]
  • 《上海文学》1963年03期
  • 眼界
  • 当初包工头仇阿狗很不相信地盯着阿祥看,半晌,他那两只被烈日刺蔫了的小眯眼才完整地现出两个眼乌珠:“你这个样子能出活?”“去年队里造桥,我一只肩膀扛过两百斤。”阿祥的...[详细]
  • 《清明》1991年06期
  • 酒葫芦
  • 一“酒葫芦”是一位老师傅的雅号。一直到今天,我都没弄清楚他的真实姓名叫什么。他早已退休了,可是他的那副样子却清清楚楚地留在我的脑海里。他个子不算高,瘦瘦的,满脸都是...[详细]
  • 《上海文艺》1977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