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岁月的木门
  • 这些被红对联喜庆的木门这些被青铜锁紧锁的木门在岁月的深处寂寞留守那些门轴转动的“吱呀”声仿佛还沿着弧形的走廊依次传递……勤劳的客家阿婆竹篓里盛过幸福的时光有多少...[详细]
  • 《福建文学》2008年09期
  • 木门上的铁钉
  • 揪扯一棵枯草的时候我正蜷缩在你们父亲的那张老皮里爱情如……试图点燃一根手搓的烟卷沉入井底的黑釉罐你们嚼碎的草,和我卷进纸里的没有有一种满什么不同却溢不出来你们把...[详细]
  • 《当代人》2020年01期
  • 三更月呜咽
  • 那年秋天,我在湘西一个叫瓦拿的小山村住了几日。"瓦拿"是方言,意思是贫穷的山坳。这村子也确实太穷了,至今还没有一条像样的土路连通外面的世界。我从小镇翻山越岭、涉水过...[详细]
  • 《作品》2018年12期
  • 来生,请你别来找我
  • 推开灰白色大木门,跨过门槛,径直走入,忽然觉着有一双眼睛在看我,脚步声越来越近。回头一望,是你正用炙热的目光凝望着我。我醒了,在一个黑夜里。整个宿舍只剩不同频率的呼吸...[详细]
  • 《金田》2017年10期
  • 门缝里的阳光
  • 我们的生活似乎总离不开阳光、空气、水这些来自大自然最原始而又纯净的物质,而这种原始和纯净似乎又总是超脱于我们的现实。因为我们的疏忽,我们忘记了其实阳光一直都很明媚...[详细]
  • 《散文诗》2014年24期
  • 三更月呜咽
  • 我说的这些话啊,你可别当真,只当是一场梦好了。—老洼那年秋天,我在湘西一个叫瓦拿的小山村住了几日。"瓦拿"是方言,意思是贫穷的山坳。这村子也确实太穷了,至今还没有一条...[详细]
  • 《微型小说选刊》2019年20期
  • 光阴
  • 叶散的时候,你明白欢聚;花谢的时候,你明白青春。天知道那时候我怎么那样喜欢他。晚上,我正在父亲"陪伴"下,翻看无趣的课本,突然,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灯光略显稀薄的门口闪...[详细]
  • 《文苑》2008年03期
  • 流火或寒冰
  • 夏屋那屋子,筑在一条河的岸上。灰旧,破败,像是早已被废弃多年。夏日的早晨或黄昏,屋子静谧的影子倒映在河面上,有种不真实感。倘若有风吹过,水波一皱,那屋影就全被揉碎了,只...[详细]
  • 《美文(上半月)》2018年01期
  • 风吹木门
  • 在乡下,房前屋后长着各种各样的树木。家里做衣柜床架等东西,提把斧头和锯子匆匆赶往山上,"哗啦啦"地砍倒长了数十年的大树,风干一下,便请来村里的几个木匠,割割锯锯、刨刨敲...[详细]
  • 《内蒙古林业》2016年02期
  • 去北京过年
  • 这次返回山西老家,我肩负着一个特殊的使命。我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任务,心里一直不安稳。从北京坐火车到太原,又从太原换乘汽车到县上,再搭上小中巴回到村上,已经快到傍晚时分...[详细]
  • 《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