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不需要安慰
  • 前些日子,大王去一家中学生“歌迷俱乐部”采访。一进门,就被歌迷们包围了,说起和“歌”有关的故事,他们眉飞色舞,七嘴八舌地一个个说开了。回到家,大王一边哼着歌,一边整理...[详细]
  • 《故事大王》2003年05期
  • 兔褐马
  • 兔褐马是一匹普普通通的马,它在马群里不显山,不露水。它中等个头儿,全身的毛色发灰,四条腿上长着黑褐色的长毛,脑门上还有斑斑点点的杂毛,从远处看,它挺像一只秋天的野兔。...[详细]
  • 《意林》2014年22期
  • 夜宿(散文)
  • 七月,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的乡村,到处是一片旱象。翠绿的玉米叶子在强烈的太阳光热的炽烤下,一片片变得卷曲而发灰,失去生机。那些付出了辛勤汗水盼望丰收的农民们,脸上露出...[详细]
  • 《党的建设》1994年04期
  • 我知道我还是爱你的
  • 我知道我还是爱你的不只是春光明媚,莺飞草长一朵梅花,突然就开了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除非今夜我不再醒来我知道,我还是爱你的就像眼泪,爱自己的盐伤口,爱抽离的剑天暖我就去远...[详细]
  • 《绿风》2009年02期
  • 家住动物园
  • 这个公园在我们郑州西郊,最早是一位冯姓军阀埋葬阵亡将士的墓地,解放以后才改建成了劳动人民消闲娱乐的场所。有个头发灰白、勾肩偻背的临时工,负责打扫全公园的道路和公厕...[详细]
  • 《长江文艺》2010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