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朱家勇的诗
  • -088- 秋色中流淌的金是金钩还是银爪迷了路的蝴蝶分不清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所有的王国都在空中摇曳蝶蝶才不在乎呢谁有九月的蜜,秋色中流淌的金我就把斑斓降落在谁的肩头那...[详细]
  • 《滇池》2018年02期
  • 想起朱家井
  • 人一生中,不可能老是呆在自己的家乡。为了生活,为了学习,为了工作,有的人几乎走遍了半个中国。这些地方,或因其山川秀丽、文化悠久,或因其山穷水恶、风雨无常,都会使他终生...[详细]
  • 《丝绸之路》2018年10期
  • 朱家少奶奶
  • 朱家少奶奶白进朱家一场了,死后志上除了她的朱字儿,朱家坟茔没她的碑。“……宣统初年,有叶儿沦寇,纠大盗黑猛儿出没为患,梓里百姓不堪其扰……”官家文章愿咋写咋写,只这一...[详细]
  • 《时代文学》1990年06期
  • 风雨朱家大院
  • 灰墙青瓦,院墙低矮,屋脊曲折高挑……仅凭外观,很难看出主人的身份地位。我在院门外踌躇,见朱门半掩,院内无声,打量许久之后,终于怀着好奇将门推开,轻手轻脚跨入门槛。绕过青...[详细]
  • 《城乡建设》2019年16期
  • 母亲的朱家阿哥
  • 午后的秋阳,浓茶一样酽,弥漫着一股特有的蔗糖味道。我的母亲还是个五岁的小姑娘,五岁的小姑娘已经开始懂得打扮自己,她跟七岁的大姨在外婆家门口的河沟边,摘牵牛花插鬓角。...[详细]
  • 《三角洲》200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