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锄禾
  • 选好的地要披头散发地侍弄下去山里的野花啊请别笑我傻天桥下的流浪汉也请你抬头看看我 在燕山,我有哑巴的眼也有瞎子的心我的土地从不负我你可以看见她一年又一年开满金黄色...[详细]
  • 《中国诗歌》2018年03期
  • 五月的村庄
  • 五月的村庄在劳动的号子声中一点点地泛青让村庄的日子在秧苗的长势中红火起来让村庄的祝福在生命的祝福中温馨起来五月的村庄在母亲弯腰的姿势中一点点地成熟让晶莹的汗水在...[详细]
  • 《中国农资》2017年15期
  • 锄禾
  • 夕阳把脸憋得蜡黄半晌。一口浓痰 由父亲佝倭的体内溢出月,亮了 贫血的夜,没能挽留住父亲的三尺薄命 一顶破草帽荒芜成坟墓 立于夕阳每天飘落的方位狗尾草有极强的模仿 父亲...[详细]
  • 《诗潮》2016年09期
  • 锄禾
  • 一下了两天大雨,陷在村头深沟里的小河涨水了。小媳妇站在河边,她是要过河的,但眼看着泻如黄汤的河水,她不敢下河。正情急时,来了一位威猛的壮汉,汉子横了一眼河面,弯腰脱下...[详细]
  • 《长江文艺》2015年07期
  • 我可以成为雪
  • 我可以成为雪在单薄的冬天成为温暖的雪在父亲锄禾的夏日成为冰凉的雪在太阳栖息的夜成为光芒万丈的雪我可以成为雪如果什么死了让我来掩埋我可以成为雪以此赎回所有的洁白我...[详细]
  • 《诗刊》2009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