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蒋雪峰的诗
  • 黑牦牛低着头认了这挨刀的命冰雪啊草啊日月啊喀嚓喀嚓嚼吧 这些黑哑巴把该咽的不该咽的都咽下去皮可寝肉可食毛可纺衣服织帐篷奶可打酥油角可做号使劲一吹雪山就响了到拉萨...[详细]
  • 《诗歌月刊》2018年12期
  • 雪峰仰止
  • 雪峰石在雪峰北麓,我总能想见屈原披发行吟的身影。他怀抱的石,我宁愿相信就是雪峰之石!雪峰石,在草莽和荆棘中,冷峻的目光,关注尘世的走向。石头会唱歌,只是我们在喧嚣中没...[详细]
  • 《散文诗》2019年05期
  • 蒋雪峰的诗(四首)
  • 莲花有些花是不能碰的比如莲花她开放成菩萨的宝座樱花短寿桃花妖艳红杏出墙人间贡献给天堂的唯一花朵它宁静致远水月无边承担所有的善我们若有若无我们拜菩萨时也拜了莲花梨...[详细]
  • 《绿风》2018年03期
  • 远望岗什卡雪峰
  • 去岗什卡的路上,遍地的油菜花已收割风在泛着青色的土地吹起一路的苍凉看见阳光竖起的光环把逶迤的山脉键亮我穿过域大峡谷去看我的雪山 岗什卡闪耀在莲花般的云端皑皑的雪峰...[详细]
  • 《青海湖》2016年08期
  • 雪峰
  • 如果说雪峰是孤独的,还不如说、雪峰下的羊群、小草和溪流是孤独的,还不如说我和你,连同纸页上的诗篇是孤 独的。还不如说,谁在这时孤独就会永远孤独。就这样,一座山峰,让雪...[详细]
  • 《诗刊》2005年10期
  • 邹雪峰的诗[组诗]
  • 深夜队形在隔壁用他的脑袋顶着我的脑袋的是什么人如果把高楼的墙壁敲掉地板拆掉人还能在半空的话那整栋楼的人是不是就组成了最恐怖的队形没有口号无意识集体缄默躺着向某地...[详细]
  • 《诗潮》2019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