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来,到这边来
  • 我现在在去写生的途中,坐我旁边的是一个留披肩发的女生……我望着满是水汽的车窗玻璃外,朦胧的景,任万千思绪四处飘,久久地想,想起上次写生……那一回我还是第一次参加写生...[详细]
  • 《当代学生》2016年08期
  • 雪线之花
  • 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但花不可以。至少我知道的有些花是不可以的。人在花面前总是抛不开庸俗的一面,人总想沾点花的芳香,带走花的美丽,人有时太急功近利了,所以这...[详细]
  • 《少年文艺(上海)》2007年12期
  • 麦香
  • 家乡六月的风会记住每一穗麦子的香。清明过后,绿油油的麦苗铆足了劲,蹭蹭地往上蹿。几番风雨曝晒,绿毡似的麦田便被漂染成了杏黄色。从麦子翻出杏黄色开始,家乡的风便染上了...[详细]
  • 《美文(下半月)》2019年09期
  • 暗血
  • 今天,我采访了一个被关押的犯人。他叫应透涂,已经被关在长沙监狱一年了。今天,他的母亲第二次来看他,他却视而不见。“你似乎很冷血。”“不!”他断然地说。小学“儿子,我要...[详细]
  • 《作文成功之路(高中版)》2005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