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声音
  • 我这个人有点怪,人家住在哪,骂哪;我住在哪儿,爱哪儿,甚至爱得有点护短。谁若在我跟前说我住的这个地方不好,我心里就不舒服,如同掏我的心,割我的肉。当然,我也从没护短到把...[详细]
  • 《中国老年》2017年07期
  • 洪升之死
  • 洪升准备把牢底坐穿时,意外地得到康熙皇上的大赦,终于从大狱里出来了。重获自由,照理是值得庆贺之事,但洪升并没有多少喜悦,不知春秋,不辨日夜的牢狱,在他看来是那么漫[详细]
  • 《山花》2010年02期
  • 父亲的含义是榜样
  • 我1955年6月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那时我父亲郑洪升是解放军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的哲学教员。我父亲只上过三年私塾,他如果要将当教员的职业持续下去,需要刻苦自学。从我出生...[详细]
  • 《意林》2009年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