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十月的语言
  • 七十年代初,我的长堤街邻居,也是我的小学同学司徒,因为外公在加拿大有一笔遗产而随父母举家迁至国外。直到八十年代中后期,我才突然接到司徒的一封海外来信。从此,我与司徒...[详细]
  • 《时代风采》2001年10期
  • 望海邻居们都说我的爷爷性格奇怪,因为他每天总在黄昏时去看大海。刮风下雨挡不住他瞒珊的脚步,天长日久鞋底磨低了石崖。爷爷看海,神情总是那么沉默,眉宇间锁着难言的忧哀。...[详细]
  • 《山东文学》1980年07期
  • 忘情
  • 信在商务旅馆的餐室里,路易莎拆开了当天收到的海外来信。和往常一样,她吃着牛排和土豆,外加一杯葡萄酒。餐室里有几位跑业务的,还有因鳏居而每晚必到的牙医。他起先有意于路...[详细]
  • 《青年文学》2014年01期
  • 钱这鬼东西
  • 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可见钱很重要。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嘛。钱这玩艺儿到底是什么?咱中国人对它的看法和态度真是千奇百怪呀。远古没有钱。打猎归来,一头野驴什么的...[详细]
  • 《海内与海外》2005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