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CNKI大成编客-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 购物车 | 充值 | 帮助
相关文章推荐
  • 例外的惭愧
  • 我有一个特点令我自己十分惭愧,那就是,我经常不惭愧。譬如说,我去人家家里吃饭,女主人烧得一手好菜,我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一边诚心诚意地赞道:"真惭愧,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怎么...[详细]
  • 《意林(原创版)》2019年11期
  • 在南下的火车上
  •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详细]
  • 《视野》2018年24期
  • 孩子的权利
  • 每个人都有权利,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是有权利的。我有权选择和大人不一样的答案,有权拒绝爸爸、妈妈的想法,即使他们会生气。我有权安排自己的时间,就算是先玩乐再学习,我也...[详细]
  • 《翠苑·艺》2019年03期
  • 我自己
  • 星星在兰天里,找到了自已的位置;小草在原野上,找到了自己的根底;花儿在春光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我在自己的岗位上,找到了存在的意义。星星为兰天增辉,小草为大地吐绿,平凡...[详细]
  • 《北方音乐》1988年06期
  • 悲伤的故事
  • 我来自黄昏顶着傻子的绰号听那些和我一样的动物们对我说各种谎言但是,我确信自己的善良于是,我不停的满足他们 唯有长满白胡子的拉比还是善良的把我的祷告声说给主听即使我...[详细]
  • 《西部》2016年12期
  • 愿我后来,无忧郁
  • 我一直知道,诗歌里的自己,写满了忧郁。是的,骨子里的忧郁。他们都这么说。也许是孤寂。两年前是这样,两年之后,诗歌里的自己仍然。然而,我无能为力。我喜欢诗歌,这是确定的...[详细]
  • 《中国诗歌》2016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