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文学文学综合 在大成讲坛,讲出你的精彩!

作品简介:

本书以中国知网发表文学作品为创作来源,大致每季度一期,每期精选作品12-24篇,分为“青春之歌”、“人到中年”、“老龄世界”、“女性天地”四章(少儿专题请阅读编者新编《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儿童文学作品选》),希望能够成为普通高校相关专业教师授课、学生研修的优质资源,家长学校、老年大学以及社会人士和文学爱好者的精品读物,为书香中国奉献绵薄之力。

更多
收起
苗老师东坡学堂
常州工学院
相关文集 更多>>
3957人阅读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文学直抵心灵,古今中外无疆。“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唐诗《小松》(杜荀鹤)被CCTV《经典咏流传》(第二季)节目传唱后,迅速传播大江南北、无问西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人工智能时代阅读万千,唯一不变的是精神滋养。此乃“小松文学选”宗旨。

本书以中国知网发表文学作品为创作来源,大致每季度一期,每期精选作品12-24篇,分为“青春之歌”、“人到中年”、“老龄世界”、“女性天地”四章(少儿专题请阅读本人新编《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儿童文学作品选》),希望能够成为普通高校相关专业教师授课、学生研修的优质资源,家长学校、老年大学以及社会人士和文学爱好者的精品读物,为书香中国奉献绵薄之力。

收起
第1章 青春之歌
1.啊,昆仑山!
李斌奎
<正> 第一章一清晨,来自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热风,冲到不可逾越的喀喇昆仑山上被撞垮了,它咆哮着,仿佛受了伤的野兽,徘徊在山脚下的边城——沙城县。坐落在深巷中的五二七医院苏醒了。在内科病区内,凡是能走动的病员,都拿着碗筷聚在走廊里、餐车旁。突然,九病室的门被一股强力拉开,又砰地摔合上...   详情>>
来源:《当代》 1985年第01期 作者:李斌奎
2.未来父亲
索尔·贝娄;曾平容
<正> 最最怪诞的念头总有办法挤进罗金的脑袋里去。他正好三十一岁,长相还过得去,不难看,短黑发,小眼睛,不过额头长得又高又宽。他是个化学研究工作者。一般而言,他的观点都有独到之处。一个雪花飘飘的星期天傍晚,这个个子矮胖的人穿了一件柏丽呢大衣,扣子扣拢下巴,迈着有些奇特的外八字   详情>>
来源:《草地》 1995年第Z2期 作者:索尔·贝娄;曾平容
3.结婚照
周佩红
<正> 齐凡亚·阿尔诺非尼和乔凡娜·且娜米结婚,在大约六百年前的一天,在欧洲尼德兰地区的一个小城。新郎是个年轻的商人,新娘已经身怀六甲。那是个晴好的日子,一对新人一大早就起来了,穿戴整齐,等着迎候到贺的贵客。怀孕的新娘,脸色有些暗旧,肚子快顶到胸口,脸也略略的浮肿。不过她还是依照常...   详情>>
来源:《作家》 2000年第09期 作者:周佩红
第2章 人到中年
1.静如人生
王静怡
<正> 出租车经过人民医院前的十字路口时,仿佛有种感应,陆霞楼扭头看了看医院门口,果然就见冯静如孤零零地站在那等车。恰好这时绿灯亮了,车子开动起来,让陆霞楼只来得及朝窗外挥了挥手,就眼睁睁看着冯静如也上了辆出租车。缩回手时,陆霞楼才发现伸出窗外使劲摔的是刚买的那束红玫瑰。车开出一...   详情>>
来源:《中国作家》 1997年第02期 作者:王静怡
2.黄冈秘卷
刘醒龙
<正>1凡事太巧,必有蹊跷,不是天赐,就是阴谋。一个刚刚上高中一年级的花季女孩,从未见过面,第一次交谈,便恶狠狠地表示,要变身为杀手,到我的老家黄冈寻仇。另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熟悉的,用从未有过的躁动,气急败坏地说,有人要打她,揪她的头发,要她的老命。如此天壤之别,又都带着...   详情>>
来源:《当代(长篇小说选刊)》 2018年第02期 作者:刘醒龙
3.我的大学老师
文博
<正>一我的大学老师,是个治学严谨、博闻强记、饱学多才的人。他但凡说理,一定引经据典,以示言之有据,显现出可爱的迂腐——其实他很睿智。这种印象,从听老师的第一堂课开始,就如烙花一样,深刻地烫在我的心上。以后,随着岁月延展,这颗心因老师一次次烫上来的烙花,就变得愈发厚重、柔软,愈发华...   详情>>
来源:《海燕》 2018年第02期 作者:文博
第3章 老龄世界
1.长相忆
郑万隆
<正>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找。找一个人,一个老头儿,我的鄂伦春族的爸爸,是他把我的心带走了,教我怎么能不找呢?!大概是一种潜意识在起作用,每当在街上、旅途中、会场里或者茶座间,遇见蓄着长须、两鬓霜白的老人,总想起他来,其实,我明知道他已不在人世了,而我的意念不但没随时间的流逝而减退,反...   详情>>
来源:《上海文学》 1980年第06期 作者:郑万隆
2.老年悲歌来自老父老母的生存报告
曲兰
一个风烛残年的独居老人,由于体力不支不能下楼购买食品,不得已只好将每天三餐减为一餐,生命只能是苟延残喘;另一个气若游丝的垂暮老人,因为子女不在身边,也不“常回家看看”甚至也很少打电话问候,以至于死后尸体的腐臭四下飘散惊扰了邻居,其子女才闻讯姗姗而来……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详情>>
来源:《北京文学》 2003年第06期 作者:曲兰
3.魂归何方
尤凤伟
<正>有四个子女的父亲,一生多个女人,几个女人去世后到底该埋在何处?谁才有资格与父亲合坟?血脉亲情与传统家庭伦理的纠结冲突,使逝者难以安息,生者平添烦恼……一今年是母亲百年华诞。因身体有恙,错过了清明节,拖到端午方回老家给母亲上坟。我们祖上的茔地原本在村子东北三里处,1958年大跃进...   详情>>
来源:《北京文学(精彩阅读)》 2015年第02期 作者:尤凤伟
第4章 女性天地
1.美人市场
行者
<正> 1 一觉醒来,列车又徐徐开动了。这是什么站?时尚美学学者冯岩问对面的旅伴。胡州。这人心不在焉地说。胡诌? 胡州!一个相当开放的城市。列车加速了,一幅巨大的广告一闪而过,冯岩心中突然一动:美人市场!一面巨大的白色墙壁上写着美人市场四个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大概是地址和电话之类...   详情>>
来源:《花城》 2001年第01期 作者:行者
2.寄居者
严歌芩
远洋轮哗啦一下打开底舱,里面装得紧紧实实:一个巨大的人饼。那就是从集中营直接上的"货"。这样的船一靠岸,日本兵便会戴着消毒面具,用刺刀拨拉开上海本地犹太人的迎接队伍,冲进底舱,把杀虱子、跳蚤,以及种种已知未知微生物的药粉慷慨扬撒。刹那间,一片黑的人饼就成了一片雪白。   详情>>
来源:《小说月报(原创版)》 2008年第04期 作者:严歌芩
3.单身女博士的一天
两车
<正>早上八点的时候,我已经到实验室了。今天早上的任务很多,因为中午要赶去和男友见面。昨天晚上他打电话说有重要的事跟我说,我预感到那不是什么好事。这一段时间他对我的态度都很冷淡,我想他可能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什么。在去实验室的路上,我一边喝着在超市买的豆浆一边给一个朋友发了一条短...   详情>>
来源:《短篇小说(原创版)》 2014年第07期 作者:两车
价格:¥15.00

书评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共0条书评

分享本书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