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文学诗歌散文 在大成讲坛,讲出你的精彩!

作品简介:

那些韵律优美、行云流水般的诗歌,看起来似乎是一气呵成,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想学习诗歌写作的人,心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大写的问号:作者是怎样写出这些诗歌来的?他们的灵感到底从何而来?我也想写,该从何处着手?

答案其实并不是很玄奥,你只需要静坐在书桌旁,和灵魂来场走心的对话,然后选出自己最深的感悟,写出来。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与自己的灵魂建立起连接,不妨先来认识一下其他诗歌写作者背后的灵感缪斯,说不定在某一个偶然的时刻,你的缪斯就会悄然而至……

更多
收起

关键词:

诗歌 创作 灵感 写诗
王君瑶
某杂志社
相关文集 更多>>
4418人阅读
诗歌,是平凡生活里长出的一抹五彩色

诗歌,是平凡生活里长出的一抹五彩色

写诗这件事,对于声称自己没有文艺细胞的人来说,好像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可是,写诗真的是只属于某一小部分人的“专利”吗?我知道,在平凡又平淡的日常中,总有些人的内心,是极其渴望能够诗意的栖居的,只是他们一直苦于寻不到路径,不知从何处开始,亦不知如何保持一直开始的热情。

于是,解释不清的矛盾就在其中酝酿、发酵着。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写出优美、有意蕴的句子;另一方面,又被胆小、怯懦拖后腿,迟迟不肯动笔,或者说,一拿起笔大脑就处于尴尬的断片状态。

虽然刚开始写出来的东西可能压根没法儿看,但千万不要因为写得粗糙,就在心里疯狂暗示自己并不是写诗的那块料,便索性放弃了。

其实,那些写了很多诗的诗人并不是天赋异禀,他们也是在一点一滴中不断积累打磨,慢慢地与自己的灵魂建立起关联,然后才能够或冷静或激动地和灵魂对话的。

每个诗人都是自己的传奇,每首诗的背后都有其创作相关的灵感故事。

你的内心可能对写诗饱含热情,却总感觉自己脑袋空空,甚至是一团浆糊,找不到任何诗歌创作的灵感源泉。或许,这本收录了很多诗歌写作者的心得书,正适合处于创作迷茫期的你读一读。

在寻访这些诗歌写作者背后的灵感缪斯的过程中,你能够慢慢听到来自万事万物的心跳声,开始留意起生活中琐碎但不微小的细节……

你会逐渐明白,诗歌是平凡生活里长出的一抹五彩色,是可以替世界万事万物说话的载体。它并非是凌空存在的,它来源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生活是诗歌得以茁壮成长的土壤。

此外,你也会发现,诗歌是有生命的,并不是会运用华丽辞藻的文人就一定能创作出精彩的诗集,诗歌的灵魂在于其故事性,在于其可读性,在于其思想的深度与厚度。

同时诗歌又是自由的,从古代发展至今日,诗歌早已不受形式的拘泥,你完全可以尽情地让自己的灵感在诗意中畅游。

乔·梅瑞狄斯说:“有灵魂的人可以在诗中找到自己。”愿你能在学习写诗的过程中,遇见能打开自己文思开关的灵感缪斯,然后以诗为纽带,遇见更多丰富而有趣的灵魂!

收起
第1章 万物皆有灵性导语

诗歌,就像是一滴水,它可以进入到很多事物中,变成有灵性的任何可能。比如,它可以是药,可以是酒,可以是醋,可以是果汁,也可以是可乐……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中,它可以拥有具体的模样。诗歌创作中最关键的是,你得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然后慢慢享受诗歌破茧成蝶的过程。

收起
1.存在(创作谈)
景绍德
<正>一直喜欢一句话:"生活是诗,但诗不是生活。"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写作的笔总是在生活之下,当我向日子讨要口粮时,诗歌就潜伏在心底,当我不为生存发愁时,诗歌又跳到了生活之上,我在这两个点上练习平衡术,让肉身与灵魂都能找到存在的价值。我的诗歌创作离不开乡土文化,离不开乡土上的人和事物...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12期 作者:景绍德
2.朴素是最大的神性(创作谈)
大卫
<正>纯净,唯美是我诗歌自然而然的选择,没有强求。我越来越认识到,朴素才是诗的至美。一切的聪明与机智,都是小道。至于说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知。有一句话,可作参考,诗如其人。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一定会写出什么样的诗。这样说,仿佛我也是个纯净唯美的人,但我的诗,并不是所有都是纯净唯美...   详情>>
来源:《绿风》 2018年第03期 作者:大卫
3.星星之下的意义(创作谈)
张晓雪
<正>注定喜欢波兰女诗人希姆博尔斯卡。喜欢她的诗歌也是注定的。以至于多年以来,无论阅读多少诗歌,珍藏和毁灭了多少词语,她的文字一直是停留在我心中最为持久的回音,始终是"太阳底下最新鲜的"诗。她让我知道,写诗并非是件不幸和痛苦的事情,不写诗,也并非没有诗歌以外的幸福等待着一个诗人的...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张晓雪
4.诗歌,是人间的药(创作谈)
刘年
<正>1诗无定势,水无常形。2把"诗人"这顶帽子,从垃圾堆里翻出来戴上。可以骂我,笑我,嫌我,唾我,弃我,但不要同情我。我在怜悯世界。3深秋的后半夜,你会看到词语和星星一样,熠熠发光。4喜欢苏东坡。诗人见面就当讲真话,五分钟之后,当可以谈心;诗人当有趣,好玩,当喜欢音乐和山水;诗人当像热爱诗...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刘年
5.破茧化蝶的过程(创作谈)
赵春秀
<正>诗歌是一门手艺。诗歌由它的品质、思想,由读者迈出一首诗歌之后留下的印象组成,诗歌往往打动你时它本身不动声色,而并非惊天动地歇斯底里,诗人以细腻的笔触附着在细腻的情感上,或许只有一句话,也或许就是一个新词的出现。最初与写作为伍,只是从中获得快乐而快乐,渐渐就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02期 作者:赵春秀
6.波浪的后面跟着涟漪(创作谈)
山月
<正>平静的人内心大多喧哗,我想我大概就是这种人。诗歌提供了一个出口,更迫切的说法是"紧急出口"。很多时候是词语首先出现,它匆忙地蹿出来,随后出现的才是一个在个体经验拘囿下情绪繁复的自我。在谈论诗歌的时候,总也避不开一个基本问题:诗歌到底是什么?然而,我在接触诗歌前说不   详情>>
来源:《创作评谭》 2017年第02期 作者:山月
7.在诗歌产生之前的那些瞬间(创作谈)
李元胜
<正>在三十多年的诗歌写作中,偶尔,我也推敲过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究竟属于哪一类诗人?为什么会一直写到现在?在诗歌写作中,我常常处于一种陌生的无知状态。怎么形容这个状态呢,它就像一次意外停电,眼前一片漆黑。数千年来引导和教育使我们看清事物轮廓的烛火、灯光暂时隐退了。我们得靠...   详情>>
来源:《朔方》 2015年第02期 作者:李元胜
第2章 听,生活在唱歌导语

诗歌,是一条打开自我,奔向各种生活轨道的路径。我们可以用生活中的草木或土地编织诗歌,也可以用诗歌向美好或者不美好的事物致敬。只要歌者有心,人间处处都能找到诗歌创作的灵感。生命的种种经历,都可以入耳,入心,入诗,变成一段段适合吟哦的旋律。

收起
1.大地上充满了一种声音(创作谈)
张萌
<正>这是二月的最后一天。几株油菜花在阳台外沐浴着早春的阳光,昨晚的一场小雨浸润了它们的根。一只蜜蜂正扑扇着翅膀颤微微地俯在一朵小黄花上采蜜,飞了这朵又飞向下一朵,我能感受到蜜蜂和油菜花相互的关爱。尊重物种间的互动,也尊重自己的内心,想起来颇为有趣。大概是去年的一天,我也是在阳...   详情>>
来源:《创作评谭》 2018年第04期 作者:张萌
2.在大西北的土地上跋涉(创作谈)
冯福宽
<正>我是在诗歌里泡大的。小时候,不知从哪儿翻出几本祖传的诗集,便没头没脑地看起来。那意境那色彩神韵,深深地感染了我,打动了我,时至今日,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来还总是感动不已。后来渐渐长大,见得多了,想得也多了,但对于诗,还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情;特别是对于那些浪漫主义大诗人的诗,...   详情>>
来源:《中国穆斯林》 2018年第02期 作者:冯福宽
3.用植物编织诗歌和生活(创作谈)
张映姝
<正>"任何植物都是一盏灯",读到维克多·雨果这句话,已是几年前。那时还在风风火火地打拼着,为工作,为家人,为未来,整个人都被"规划"成陀螺般疯转个不停。所以,这句话读过也就读过了。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腰疾让我被迫放慢节奏,沉静下来,思考过往的人生,确定未来的诗歌写作方向,或许这句话会被...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张映姝
4.我用诗歌向美和生活致敬(创作谈)
敕勒川
<正>常常在酒桌上,有人敬酒,我就说,我不喝酒。人家就会说,哎,哪有诗人不喝酒的呢。我说,我有病,不能喝。这时敬酒的人就不免有些尴尬,我自己也觉得好像做了什么天大的亏心事,有些对不住人家。人家一片赤诚一腔热血,却在我这里碰了个冷面,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常常愧疚万分,如坐针毡。细细...   详情>>
来源:《绿风》 2018年第05期 作者:敕勒川
5.只要歌者有心,人间处处皆诗(创作谈)
居·格桑
<正>如果有人间我你写诗为了什么,我想我会一时语塞。说不为什么,什么目的都没有,可能话说假了且邪乎了。说相反,又为了什么呢,能为了什么呢?故很难作答。诗歌,是一条打开自我,再由自我通达世间万象的路径;作诗,使我瞬时触摸到世间山水草木乃至人生和时间的脉搏及心跳。这样说虽然不假,但很多...   详情>>
来源:《青海湖》 2019年第01期 作者:居·格桑
6.创作谈:在生命的诗意中掬水而饮
舒丹丹
<正>岁月忽已晚。近年来,一种中年困境的感触较以往更为深切,心境上也更添一层虚无和惘然。焦虑、疾患、亲情、人性的复杂与世事的艰难,乃至对死亡的思考,种种生命体验和感悟,随着年岁更深刻地进入了我的人生和诗歌写作中。时至今日,我之所以仍能保持内心的安静与疏朗的孤独,保有生活的热忱和...   详情>>
来源:《高中生之友》 2018年第22期 作者:舒丹丹
7.小人物自娱自乐式的诗歌表达形式(创作谈)
邰婉婷
<正>写诗经历过泉水一样奔突的狂热期、冷静反思的瓶颈期之后已成为有意识、自觉的日常。和吃饭睡觉等日常相比,作为精神活动它有自己相对的独立性和特殊性。我把它当成持久的个人业余爱好来培养,写完扔在那里,很少有自觉的投稿行为。这种态度我把它形容为一个小人物自娱自乐式的写作,一种自我...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11期 作者:邰婉婷
第3章 讲一个故事给更多灵魂听导语

诗歌,是一个个故事的浓缩表达,它不该是华丽的、空洞的。写诗的日子里,是有故事的。它的内容中包含苦涩,包含阵痛,包含快乐,包含无奈……它是深刻思索背后的智慧结晶。在每一个故事中,它不光光是宣扬真善美的使者,它也可以是一种接地气般的存在,表达出心底最柔软的情绪,触动灵魂。

收起
1.心语碎片(创作谈)
高旭旺
<正>或许,我写诗不能够抵抗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荒芜,甚至不能成为诗典的左右和上下,但我对诗的爱恋是深沉的。法国有一位哲学家说:"爱,就是忠诚于相遇。"我从青春开始,一步一步走近诗,并狂热地爱上了诗。弹指四十年间的抒写,让我真正体会到诗性的独立和诗思的自由。诗的核心,就是自由。是让沉...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高旭旺
2.诗歌中的故事(创作谈)
牛红旗
<正>文学已经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这点我毫不质疑。现在回忆起小时候在废品收购站的废纸堆里偷偷捡回的半部《八月乡村》,如获至宝,油灯夜读,就已经是文学血液在我身体里流淌了。这股血液在我体内流淌了四十多年,通过不间断地学习,尤其是后来如饥似渴地阅读、走访与写作,我只能说,一个真...   详情>>
来源:《朔方》 2015年第06期 作者:牛红旗
3.带着爱和慈悲远行(创作谈)
羽萱
<正>人到中年,才真正体会到人生不过是一场梦的时间而已。多少年华从指缝中不经意滑逝而去,青春、梦想、爱情、事业、家庭……许许多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许许多多的承诺还没有兑现,许许多多的梦想还从未启封……然而,年华却正在渐渐老去,许许多多的不如意和痛苦磨难却又将起初锋利勇猛的心磨得...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羽萱
4.闲言碎语(创作谈)
柳沄
<正>诗歌从来就是一座象牙塔,太多的诗人终生不得踏门而入。之所以还在写,是因为我离不开它,或者说无法摆脱,就好比吸毒,上瘾意味着某种生理上的需要。我是一个常被日常生活弄得很狼狈并由此心生抱怨的人,到目前为止,除了诗歌还没有什么可以帮助我重返沉静和天真。有时我会想:要是返回的次数再...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柳沄
5.作为芦笛或者拐杖(创作谈)
温古
<正>不能将诗作为终身的事业,但可以作为终身的修养。这不是名言,但却是自己的经验之谈。有卓越才华的诗人,靠诗吃饭。而我相反,靠其他的生活技能滋养着诗歌这项业余爱好,倏忽间,就过去了三十余年。三十余年前,我是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步入社会的小伙子,全社会性的文学热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01期 作者:温古
6.寻找一份坚硬的蛰伏(创作谈)
樵夫
<正>在心中,一直有一部分是坚硬的,蛰伏着的,就像坐在山顶看夕阳,就像坐在沙滩上看海,就像坐在草原上看蓝天。有时候,人一定要坐下来,气定神闲地看这一切,才能唤起内心的蛰伏,坐下来,也许我们的内心就有一些化学反应,看着夕阳,我看着海,看着一碧如洗的蓝,会脱口赞叹:好美呀。诗意产生了!也许这...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09期 作者:樵夫
7.盐巴也许产自遥远的自贡(创作谈)
阿信
<正>谈论自己的写作往往是令人惶恐不安的。在论及我的诗歌的时候,曾经不止一个人谈到了我的诗歌具有某种安静的特质。是的,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特征。我来自青藏高原东部的一座小城,小城处在广袤的甘南草原腹地。那里的   详情>>
来源:《绿风》 2019年第02期 作者:阿信
8.写诗的日子有故事(创作谈)
梁平
<正>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诗,三十多年了。写了一些事,写了一些人。我写诗最终是在自身构筑的真实和情景里,一不小心的陷入。读我的诗,如果你真的有所心动、或者有所不了然的时候,我说不定正在哪里和朋友们端着酒杯,与诗毫不相干地快乐着。诗不能当饭,也不能当酒,不解决生计问题。写得出诗的...   详情>>
来源:《绿风》 2018年第01期 作者:梁平
第4章 诗意的世界,灵感肆意畅游导语

诗歌,是精神世界的第二家园,是恍惚朦胧的梦境。刚开始写诗的日子里,灵感也许会一闪而过,接着脑袋会出现长时间空白,但这些都不要紧,在通往诗意的世界时,你总是会经历一段孤独摸索的坎坷时光。当你找到与那个世界建立关联的钥匙的时候,你的灵感就可以肆意畅游……

收起
1.借诗修行(创作谈)
农子
<正>无论谈诗歌,还是谈诗歌经验,在我看来,都是一件尴尬的事。事实上,任何一首真正意义上的诗,都无法用其他的语言形式再说一遍,即使勉强去说,也只是说出了读诗感想,而不是诗本身。诗是说不清楚的,说清楚了就不是诗。真正深沉的情感是找不到言辞的。在所有文学门类中,诗歌是说得最少的文体,也...   详情>>
来源:《草原》 2018年第10期 作者:农子
2.诗歌与情感(创作谈)
嘎代才让
<正>时至今日,写诗已近二十年。过去的西藏诗歌高度抒情性、音乐性很强,适合朗诵。今天,那样的写作方式不足以完整地表达个人情绪。直到2007年我完成《无题》系列之前,还有一个问题有形无形地困扰着我:是做一个空洞乏味的主观抒情诗人,还是注重事实感受的智性写作取向的先锋诗人?更多前世往生...   详情>>
来源:《青海湖》 2019年第03期 作者:嘎代才让
3.灵感就像一霎那的流星 创作谈
<正>1.写诗对我来说,确实是无心插柳。不过这只是起源,有道是创业容易守成难,我也是交出了很多头发,才慢慢学会打理那株无心的柳树。只是我最初要栽的花,已经消融在记忆的晚霞中无从捡拾了。2.我确实有很多爱好,多到爱好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一种负担。我觉得很多事情很有趣,而诗歌能够融入我那诸...   详情>>
来源:《散文诗世界》 2019年第03期 作者:
4.与诗,一半明一半暗(创作谈)
马端刚
<正>1每天,都坐在这张桌子面前,想想,已经十几年。看书,写字,平静又平静的春夏秋冬。酸甜苦辣的现实与非现实,独自品味。此刻,秋色已褪,未入冬,纸上的歌唱,似乎还在寒冷的上一个季节,没有温暖,一直挣扎,寂寞的灵魂,寂寞地写字,不停。深秋,天气美好的惊异,大片的阳光照射,恍惚。知道这可能是今...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马端刚
5.与诗有关:说,还是不说(创作谈)
马启代
<正>诗是不可说的,说出的都是被过滤了的、表层的、稍瞬即逝的一部分。也许正因为这样,才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千百年来说个不停,每一个喋喋不休者总以为抵达了诗、自以为占有了话语权。事实上,只不过成就了盲人摸象的传说。但在世俗层面上,也就是当它陷入工具论泥淖的时候,它所具有的意义往往...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马启代
6.写诗吧,给凌晨的梦境 创作谈
<正>我很想念一副牌。那副牌牌面图案是红楼人物。背面是大红色。印刷很精美。那牌是邻居家的。下着大雪。我们在一起玩牌。我无法专心玩牌。因为我很喜欢这副牌本身,以及它与外面的雪互相映衬。让大概十岁的我,有点恍。这红楼牌,这雪,在我记忆的深处一直存着。我是不是把它们在我脑海里翻捡出...   详情>>
来源:《散文诗世界》 2019年第03期 作者:
7.诗歌让我变得更丰富,更辽阔 创作谈
从容
<正>诗歌写作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方向——向上和向下。向上的仰望使得我们发现有一个高于生命存在、雪山般神圣的殿堂或者琉璃般纯净的世界,它提升我们精神的高度和灵魂的纯度;而向下的叩问和细察则使我们系心滚滚红尘的世界,我们的喜怒哀乐都在莽莽的时间之河中与万千众生一起浮沉。这相互打开...   详情>>
来源:《回族文学》 2014年第05期 作者:从容
8.存在的真相是一个时代最大的诗性(创作谈)
南鸥
<正>我在《诗学梦语》中谈到,诗性是诗人的心灵与世界相遇之后相互辉映所呈现的一种奇异的光泽和精神的力量,它既体现在人文精神的开掘与引领之上,又体现在诗人对语言的自由驾驭之上,既是一种心灵与思想的穿越与飞翔,又是诗人的一种语言冒险,是一种对存在的高度主体性的精神演绎和语言自觉。就...   详情>>
来源:《朔方》 2017年第02期 作者:南鸥
价格:¥15.00

书评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共0条书评

分享本书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