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社科名人传记军事人物 在大成讲坛,讲出你的精彩!

作品简介:

长征中,先后有两个作为党和红军最高领导机构的“三人团”。这两个“三人团”对红军长征的影响完全不同。

1935年3月,苟坝会议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新三人团”——长征初期的最高“三人团”。1934年下半年,为了准备主力红军进行战略转移,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由党内负总责的博古(秦邦宪)、共产国际驻中国军事顾问李德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治委员周恩来组成一个最高“三人团”。这个最高“三人团”,是红军战略转移、长征准备阶段和长征初期,拥有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最高权力的领导核心,政治上由博古作主,军事上由李德作主,周恩来负责督促军事准备计划的实行。长征初期,由于李德和博古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中央红军在湘江战役中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因此,1935年3月苟坝会议,成立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团,完成了遵义会议改变党中央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的任务。进一步确立和巩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更多
收起
黄伟
福建北团中学
主编的其他文集 更多>>
长征中的新老“三人团”

长征中的新老“三人团”

1935年3月中旬成立了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从左至右)三人军事小组,又称“新三人团”,全权指挥红军作战。

长征中,先后有两个作为党和红军最高领导机构的“三人团”。这两个“三人团”对红军长征的影响完全不同。

1934年5月,由于博古、李德推行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军事战略,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陷入严重困境。博古、李德打算在必要时撤出苏区。为统筹转移事宜,中央成立了“三人团”作为党和红军的最高领导机构。其中,博古负责政治,李德负责军事,周恩来负责监督军事计划的执行。李德是个被陈云称为“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在他指挥下,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党和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

在党和红军面临覆没危险的严重时刻,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决定采纳毛泽东的意见,改变红军的行动方向,随后召开的猴场会议决定:今后关于作战方针及时间、地点,必须向政治局报告。这实际上限制了李德的军事指挥权。

1935年1月中旬在贵州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参加党和红军的决策;取消长征前组成的“三人团”,改为由朱德、周恩来负责军事指挥,以周恩来为党内委托的在军事指挥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会后,中央政治局常委根据遵义会议决定进行分工,在毛泽东提议下,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党内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张闻天作风民主,加上不熟悉军事,便每天召集政治局会议讨论红军作战问题,有时与会者达20余人,造成决策迟缓。这种领导方式,非常不利于弱小的红军在瞬息万变的战场形势下抓住战机。3月4日,中央决定成立前敌司令部,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政治委员。但前敌司令部不能自主决定作战行动。

3月10日,中央政治局根据林彪的建议,开会讨论是否进攻国民党军1个师驻守的打鼓新场(今金沙县城)。大多数人同意进攻,但毛泽东认为此役对红军不利,坚决反对进攻打鼓新场,并表示如坚持进攻,他将辞去前敌政治委员一职。张闻天鉴于多数人同意,作出进攻决定。毛泽东因此失去前敌政治委员之职,但他不计个人得失连夜说服周恩来。第二天清晨,中央再次开会讨论,决定放弃进攻打鼓新场。

这件事使毛泽东感到,指挥作战不能实行绝对民主。根据他的建议,中央于3月中旬成立了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军事小组,又称“新三人团”,全权指挥红军作战。这是当时党和红军最重要的领导指挥机构。在“新三人团”指挥下,红军在赤水河两岸往返机动调动敌人,乘虚挺进云南,渡过金沙江,夺取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收起
第1章 长征中的新老“三人团”
1.最高“三人团”:实施长征战略转移
金亚彪
<正>1931年中共中央在上海遭到严重破坏,中央领导人不得不转移到安全地区。王明于10月前往莫斯科,周恩来于12月底到达江西瑞金。经共产国际批准,由博古、张闻天、康生、陈云、卢福坦(后叛变)、李竹声(后叛变)组成临时中央政治局,博古担任总负责人,在上海坚持领导革命。1933年初,博古和临时中央...   详情>>
来源:《党史文苑》 2016年第03期 作者:金亚彪
2.长征中的新老“三人团”
陈力
<正>长征中,先后有两个作为党和红军最高领导机构的"三人团"。这两个"三人团"对红军长征的影响完全不同。1934年5月,由于博古、李德推行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军事战略,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陷入严重困境。博古、李德打算在必要时撤出苏区。   详情>>
来源:《党建》 2007年第09期 作者:陈力
第2章 长征中的新“三人团”
1.长征途中新“三人团”的形成
吴兵
<正>长征中,先后有两个作为党和红军最高领导机构的"三人团"。这两个"三人团"对红军长征的影响完全不同。长征初期的最高"三人团"1934年下半年,为了准备主力红军进行战略转移,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由党内负总责的博古(秦邦宪)、共产国际驻中国军事顾问李德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革军   详情>>
来源:《老年人》 2016年第08期 作者:吴兵
2.新“三人团”:挽狂澜于既倒
汤家玉
<正>长征开始后,按战斗序列,中央红军组成两个纵队。中央、军委机关及直属部队组成军委第一野战纵队和第二野战纵队。根据毛泽东的要求,毛泽东、王稼祥、张闻天都编在第一纵队,一道行军,故又称中央队"三人团"。王稼祥因在作战中受重伤,只能坐担架随队行动。毛泽东由于大病初愈,没有完全恢复,也...   详情>>
来源:《党史文苑》 2016年第03期 作者:汤家玉
3.“新三人团”为何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
李怀录
“新三人团”是指在长征途中、遵义会议后,成立的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组成的“军事领导小组”。为了和以前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三人团”相区别,一般称为“新三人团”。这是当时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领导指挥机构,成立于遵义会议后,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终止,虽然只存在了几个...   详情>>
来源:《党史博采(纪实)》 2007年第07期 作者:李怀录
4.红军长征中新“三人团”究竟成立于何时?
孙果达
红军长征中新“三人团”(下称小组或三人团 )究竟是何时成立的 ?这在我党我军的历史研究中 ,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重要问题 ,以至于学术界一些重要的文章著作不是一笔带过就是含糊其辞 ,有的甚至干脆避而不谈。目前党史学界 (包括许多有一定影响的资料性工具书 )   详情>>
来源:《近代史研究》 2005年第03期 作者:孙果达
第3章 新“三人团”之一:毛泽东
1.长征中的毛泽东
顾成
<正>~~   详情>>
来源:《老同志之友》 2016年第16期 作者:顾成
2.毛泽东与遵义会议
余小勇
遵义会议是红军长征中生死攸关的历史转折,无论是在遵义会议的酝酿、召开,还是在遵义会议的贯彻方面,毛泽东都作出了重大历史贡献。   详情>>
来源:《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2013年第03期 作者:余小勇
3.遵义会议第一人——毛泽东
汤胜利
<正>毛泽东与遵义会议的成功 1934年12月湘江之战后,到1935年元月遵义会议召开之前的一个多月中,毛泽东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做出了一系列的努力。但是,这些努力只是为遵义会议的召开提供了可能,究竟能否开成,开好,还要作新的努力,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而在争取遵义会议能够开成与开好方面,毛泽东...   详情>>
来源:《蚌埠党校学报》 2005年第01期 作者:汤胜利
4.历史转折——遵义会议与毛泽东领导地位的确立
徐占权;徐婧
<正>遵义会议是我党历史上的一次伟大转折。它在红军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认真总结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遭受挫折的惨痛教训,果断地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的统治,开始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的新领导。特别重要的是,我们党,首先是党的实行正确路线的核心领导成员,开始自觉地认识到,中国...   详情>>
来源:《党史博采(纪实)》 2016年第03期 作者:徐占权;徐婧
第4章 两次参加长征“三人团”之一:周恩来
1.长征中的周恩来
霞飞
红军长征能够取得伟大胜利,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全体红军英勇奋斗的结果,但是,不能否认伟大人物所起的重要作用。周恩来就是这些伟大人物中的一个,而且,周恩来对长征的胜利,起到了别人所不能替代的重要作用。下面所讲述的周恩来在长征中的故事,很能说明这一点。   详情>>
来源:《党史博采(纪实)》 2006年第10期 作者:霞飞
2.遵义会议前后的周恩来
曹晋杰
<正>遵义会议在中国革命历史进程中,是一次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会议,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红军总政委、中革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在遵义会议前后,以其关键性的努力,作出了他人难以取代的重大历史贡献。遵义会议前,周恩来在通道会议、黎平会议和猴场会议上,坚定地支持毛泽东不钻敌人口袋阵的...   详情>>
来源:《文史春秋》 2017年第09期 作者:曹晋杰
3.周恩来在遵义会议前后的责任担当
王志力
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极端危急的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在遵义会议前后,周恩来苦撑危局,坚决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积极筹备遵义会议的召开,在遵义会议上极力推举毛泽东出来指挥红军,会后,又坚决维护毛泽东的军...   详情>>
来源:《党史博采(理论)》 2017年第06期 作者:王志力
4.周恩来:中共组织协调的灵魂人物
金一南
<正>周恩来的一个特点是牺牲个人、维护组织,这个特点表现得非常明显。尼克松对他有一段评价。尼克松20世纪70年代初访问中国,与毛泽东、周恩来有过多次接触。尼克松说:"毛泽东是一团烈火,周恩来是一个控制火势的人。"周恩来在我们党内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的实质就是"高度聚焦"。我在这儿给大家...   详情>>
来源:《当代广西》 2013年第06期 作者:金一南
5.周恩来缘何两次参加长征“三人团”?
何立波
<正>一、周恩来缘何参加老"三人团"1934年5月,中央苏区广昌失守之后,中共中央书记处被迫作出决定,准备将红军主力撤离中央根据地。但是,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领导人却没有适时作出转变战略方针的决断,战略转移的准备工作也只是在极少数人中秘密地进行。"三人团"便是在这种背景下,为主持筹划战略...   详情>>
来源:《觉悟》 2016年第03期 作者:何立波
第5章 新“三人团”之一:王稼祥
1.长征途中的王稼祥
徐则浩
<正> 美国名作家哈里森·索尔伯兹里撰写的系统反映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新书《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讴歌长征“是一次充满了集体英雄主义、献身精神和希望的举世无双的行动。”作者在这本书中,有二十八处[1]提到了王稼祥的名字,展现了王稼祥在红军长征胜利中的作用和他的革命风貌。现根...   详情>>
来源:《学术界》 1987年第02期 作者:徐则浩
2.王稼祥“关键的一票”
汪云生
<正> 1935年1月15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遵义老城子尹路80号(老名枇杷桥)召开。参加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博古、周恩来、张闻天、毛泽东、朱德、陈云;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   详情>>
来源:《中国老区建设》 2001年第05期 作者:汪云生
3.遵义会议上支持毛泽东的关键一票
偈觅
<正>1935年1月15日,遵义会议召开。会议开始后,博古对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作总结,片面强调敌强我弱等客观因素,接下来是周恩来作报告,他勇敢地承担了自己所应负的责任。在张闻天发表讲话后,毛泽东开始发言。他不仅对博古、李德的错误军事路线进行了尖锐批评,更对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进行了...   详情>>
来源:《晚报文萃》 2013年第19期 作者:偈觅
4.王稼祥是有功的人——浅述王稼祥在遵义会议前后的历史贡...
王善德
毛泽东同志多次提及王稼祥同志是对革命有功的人,"他是从教条宗派中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的"。在长征中,王稼祥是"遵义会议"的策划者和倡导者,在"黎平会议"上就与机会主义展开不懈的斗争,确立毛泽东军事思想在党内领导地位不断巩固,促成"遵义会议"胜利召开。在"遵义会议"上提出撤销李德军事上的...   详情>>
来源:《中国纪念馆研究 2015 第1辑》 2015年第期 作者:王善德
第6章 老“三人团”之一:博古
1.长征途中的博古
陈晓光
<正>2017年,在纪念博古诞辰110周年之际,我想起了新四军后代、好友康小平,他的父亲康念祥曾经在长征期间担任过中共临时中央主要负责人博古的贴身警卫员,主要负责博古的生活和掌管象征中共最高权力的两只铁皮箱子,里面装有中共中央最重要的三颗印鉴,还有中共中央的重要文件和经费(金条)。为此...   详情>>
来源:《党史博览》 2018年第07期 作者:陈晓光
2.博古大度让贤
黎辛
<正>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决定,实行战略大转移去湘西,开始了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到了遵义清点人数时,红军只剩26919人,减少   详情>>
来源:《党政论坛(干部文摘)》 2011年第01期 作者:黎辛
3.博古在遵义会议前后
黎辛
<正>1934年1月,党的六届五中全会在江西瑞金召开。全会改选了中央政治局,决定设立中央书记处(又称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博古、周恩来、张闻天与项英为书记处书记,博古任总书记。1933年秋,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博古听信李德的"堡垒与堡垒"和中央军委的"六路分兵"拒敌的战...   详情>>
来源:《共产党员》 2010年第13期 作者:黎辛
4.三次捍卫党的统一的博古
晓农
<正> 面对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免职的决定,毅然交权 遵义会议开成这么个结局,那是博古万万没有想到的。连续3天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布满了看不见的硝烟炮火,在猛烈“火力”的轰击下,以他为轴心的最高“三人团”的权力基座终于崩坍,取而代之的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领导集团。 事实求是地说,...   详情>>
来源:《党史博览》 1999年第09期 作者:晓农
5.博古交权的“鸡鸣三省”村究竟在哪里
颜林
红军长征期间博古在"鸡鸣三省"交权是中共党史上的一件大事,由于当时战事激烈,记载不详,且后来亲历者的回忆不一,其事究竟发生在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哪个村庄,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搞清确切地点则与党史军史研究有着紧密的关系。   详情>>
来源:《文史精华》 2009年第07期 作者:颜林
第7章 老“三人团”之一:李德
1.长征中的李德
汤家玉
<正>目中无人,血染湘江铸大错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意为"姓李的德国人",是唯一全程参与中央红军长征的西方人。1934年11月15日,顺利通过国民党军设置的第三道封锁线的中央红军,排列着一个十分美观的队形:两个军团在左,两个军团在右,军委两个纵队居中,一个军团断后。这一"杰作"的设计者就是李...   详情>>
来源:《党史博览》 2016年第12期 作者:汤家玉
2.红军长征中的洋顾问
郭祥贵
红军长征中的洋顾问⊙郭祥贵⊙在举世闻名、史无前例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有一位外国军事顾问,他的名字叫李德。李德,德国慕尼黑人。原名奥托·布劳恩(OttoBraun)。在华工作期间化名李德、华夫。他早年参加过创建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的战斗和德...   详情>>
来源:《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1997年第11期 作者:郭祥贵
3.浅谈李德对遵义会议的影响
李琴
1933年初,李德从上海来到了中央苏区,由于当时中共的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不懂军事,因此对前来的李德十分依赖与支持,而且把第五次反"围剿"的军事大全交给了李德。李德在作战过程中推行教条主义,导致红军作战接连失利,然而博古、李德不吸取教训,反而对提不同意见的同志进行打压。之后召开的遵义...   详情>>
来源:《黑龙江史志》 2015年第11期 作者:李琴
4.李德:一个德国革命者的中国长征
张家康
他原本是一个德国职业革命家,名叫奥托·布劳恩,来到中国后,博古将他改名为李德,意为一个姓李的德国人。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过程中,由于他的错误指挥,红军和苏区遭受惨重的损失,红军不得不走上长征之路。从一定意义上说,长征因他而发,他也是走完长征全程的唯一的外国人。   详情>>
来源:《名人传记(上半月)》 2015年第01期 作者:张家康
价格:¥14.00

书评

0/400
提交
以下书评由主编筛选后显示
最新 最热 共0条书评

分享本书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