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还在,该有多好

兰钰茹 四川大学

记忆中的清明总是伴着雨的,雨不大,却勾人。在一座一座的坟头上,在勾人的雨中飘散开来,平白带着点愁绪,惹人叹息。

年幼的我上过很多次坟,却总是懵懵懂懂,只知道磕头烧纸钱——听着大人们絮絮叨叨讲着睡在里面的人的故事,末了,还要洒几滴泪才罢休。那些坟头里睡着的,那些有着血缘关系但从来没有印象的先辈——我做不到特别的悲痛,也不能絮絮叨叨讲些生平往事。坟头久坐,泪洒清明——我以为,我一直也不会经历这些。

可是我已经连续七年每逢忌日枯坐在坟头,时而絮絮叨叨着那些鲜活的过往,但更多的是拟把泪水做雨水,混着清凉的雨丝,假装自己很坚强——我懂你的,兰家的儿女不许轻易流泪!

你在夏天离去,带着病体,带着遗憾,带着苦难,徒留给我一个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而我竟该死的连你的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你会不会怪我?我的爷爷。转眼,又是一年清明,近来天气很好,只不知是否还会“清明时节雨纷纷”——我的内心一想起你还是大雨滂沱。又是一年清明,你可还好?

每当想起你,总是想起那些个充满铃铛般笑声的日子,关于你的病痛的记忆似乎已被我尘封,不愿提及。那些欢声笑语的日子被我细细珍藏,每当要回想,必然诚心诚意,容不得半点其他的事情——到不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而是举头三尺有你!

还记得你每天上山砍柴放牛,当我还小时,你背着我,又或者留我看家,和大黑一起。每到饭点,我必然对着小岭呼喊“爷爷,回家吃饭了!”我的声音在山谷回荡。直到不一会儿,山里传来你悠扬的声音,像唱山歌似的“回来了……来了……了……”你会在不同的时节像变法术一样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春天有各种花,一大捧一大捧;夏初有各种野果;秋天更不用说,满山的果子还有漂亮的枫叶都是我一个人童年的明信片;冬天你会给我讲各种各样的故事,让我对山外的世界充满幻想。那时的我们是何等的幸福!爷爷,你是我眼里的大英雄,从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还记得家里以前有很多动物,有猪,羊,牛,狗,鸡,鸭。那时我和小动物们有着那么深厚的感情,每一只动物都有个专属于自己的名字。记得那时你要卖掉他们时,我说我讨厌你。你宽厚的手掌摩擦着我的头,叹了叹气——它们还是离开了我。闹得最凶的一次是你要卖掉“喜喜”——那只我在最艰苦岁月里为了不让它加重家里负担,食物永远分它一半的小狗。那天我抱着喜喜哭,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狗狗有眼泪,也是第一次那么恨你。对,恨你!可是后来喜喜还是不在了,原因已无从考究——不知是你卖了喜喜还是喜喜自己走丢了。我去屠宰市场看过,无疾而终。那时,我以为你是一个冷血的人——但当家里最后一只老狗大黑失足掉进粪坑,再也没有醒来时,才发现你不过是抵不过现实两个字罢了。大黑掉进去,你立马找来梯子下到粪坑,捞出了大黑,可是已经晚了。你陪我一起给大黑做了一个墓,还上了香。原来你也是有情有义的人,我原谅你了。可是从那时我便发誓这辈子不再养宠物。

喜喜走了,地震来了又走了,我也走了,我以为不过是暂时的离开,一去不过一年半载,怎的就永别了?而今我已大学,我们的承诺却无法实现——去年我把我的录取通知书烧在你坟头,你可收到?

你的坟墓坐落在曾经的小院,仿佛一回头还能看见我们一起在杏子树下接杏子的场景。世事变迁,说不上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但于你我而言却是永恒了。你的坟头如今长满青草,翠色可滴;通往你坟头的小路已被藤蔓树枝掩印;坟头的纸钱加了又加,被清明的雨打湿,又被太阳烘干,静静地过了这些年。原以为你的墓修在那里,我一回家就可以看你。没想到灾后重建换了地方,人都走了,只留下断壁残垣还有时不时种种的土地。曾经的乐土如今一片荒凉,而你,可还好?

爷爷,我曾对你说过“如今的别离都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却没想到一别竟是永远;我也曾对你说过“等我工作了,你就好好享清福”,却没想到我还没工作,你还没变老,就停留在了黑白相框上:可是,我却从来没有认真说过一句“我爱你”,所以,现在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爱你。


2017-08-13

浏览(718)投票(32)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