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母亲陪伴着我的青春

吴琦 辽宁特殊教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每个人的青春都是截然不同的,青春是人生中最动听的歌曲,也许它是青涩的,也许它是绚丽多彩的,也许青春的故事既平凡又打动人心。我的青春里没有花枝招展的绚丽,也没有充满激情的欢愉,可是唯有一样值得我一辈子珍惜的,也是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就是有母亲陪伴的青春!
        母亲一直支持我坚持自己的文学梦想,母亲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是她那坚毅的信念始终影响着我,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总会叮嘱我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走下去!”想着母亲那望女成凤的渴望,那抱有一线希望的眼神,让我对生活不再充满失落。我知道,她不想让我因为身体残疾放弃自己,小时候是这样,长大后也是这样,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失去了平常人所拥有的东西,漂亮的裙子、别人赞许的目光、朋友、求学,对于他人很容易的事,对于我来说总是在青春的岁月里绕上几个圈圈才能找到应有的位置。说起文学梦还要从十六岁说起,十六岁的青春很青涩,对未来是什么没有具体的概念。那时的我已辍学在家,因为残疾,城里的学校不肯收留入学,我不能再抱着书本一如既往地读书,那时候的青春告诉我,没有健康学习成绩哪怕你是全班第一,你也是被社会淘汰的人!有多少次我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家里冰冷的大铁门,眼巴巴地望着同班同学拿着行李欢天喜地的到城里上学。那滋味可以说是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用这样的词汇形容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我知道离开学习我今后的生活将是怎样的不堪入目,离开学习我今后的路简直已经到了世界的尽头。然而母亲始终是我坚强的后盾,她让我在家里的走廊里锻炼身体,母亲怕我坚持不下来,工作之余会在阳台上看着我,太阳的炙烤让我汗如雨下,寒风呼啸让我毛骨悚然,我咬着牙忍着身体的酸痛坚持锻炼,母亲忍着内心的疼痛转身拭泪!
        十六岁正是对世界充满好奇与希望的年纪,然而街坊里的村民看见我练习走路,经常说 :“这样锻炼锻炼也挺好的,起码把身体锻炼好一点将来找个岁数大一点的对象,也算是好了!”这句话如雷打一般重重击打着我的内心,我接受不了,简直要疯掉了!我知道他们没有恶意,只是看到我的处境说出了他们对事情的看法,可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宁可没有听到这些话。不,我有理想有抱负,我不是他们眼中一个只为了嫁人苟活于世让人可怜女孩!我回到了屋子,我与母亲谈起了我的想法,我要读书,我要继续读书,哪怕只是在家里。母亲知道我自身的性格和她十分相像,所决定的事情任何人无法轻易改变。不久之后,母亲用新开的工资给我买了很多文学名著,自我上学接触写文章开始,我的老师曾经对她说过,在写作方面我比其他人优秀一点,在写作上有一种潜力,只是缺少培养和激发潜能与指导的人。
        就这样将近一年的时间,除了休息偶尔去亲戚家散散心,我的时间几乎在书中文字中度过的。看完书中的内容再结合自己的实际写一写日记,或者写一篇自己都不知道属于哪种文体的文章,满怀欣喜地读给母亲听,虽然那时的语言直白、平淡,可是母亲总会鼓励我一定要再接再厉。当然了她不仅成为我的第一听众,母亲总会在不忙的时候带我出去逛一逛,让我看到更多的景色人与事物,母亲明白接触的更多才会懂得更多,我才会变得乐观向上,知道自己该如何生活下去。十七岁那年我一口气写了一本长篇童话《小野鸭历险记》,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自娱自乐。每天会讲给弟弟听,陪他玩让母亲省省点心。我望着漆黑的夜空,遥想着我的未来,是否会像我写的主人公小野鸭一样,一个草根出身的小野鸭,尽管经历中受到很多嘲笑欺凌,但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总会遇到很多贵人相助,坎坷的旅途中遇到几个互相协助的知己朋友,最终他实现了成为游泳冠军的梦想,小野鸭被人人赞誉,成为万世瞩目的焦点。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是不容任何人坐等其成的,连续四年时间我没有遇到任何文学方面的机会,在这期间母亲为了让我充实自己的时间,锻炼适应能力,在亲戚家给我找了一份玛瑙手工加工的工作,离我家有三条街,以我的腿脚要走半个小时以上,对我来说一开始上班很难适应,与别的小工相比我每天为了准时到要比她们提前一个小时出发!母亲说,钱挣多挣少无所谓,关键是要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和适应社会的经验,总比在家里一个人闷着强得多,实在累了请几天假,也不必勉强自己。当时不太懂母亲的想法,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每天上下班要步行很长的路,到那没等喘口气,就要在一堆一堆的红玛瑙磨盘球里,用自己的手争分夺秒地挑颜色分类,然后再一颗颗地串起,串一百粒项链只有一角钱,晚上还要读一些书温习,有时我也会对母亲的“狠心”有所埋怨。我知道母亲说的是正确的,当时不是十分理解,她说,文学始终不能丢,但是光靠文学走出去是很漫长的路。要为自己学会一个可以温饱的本事,哪怕这个本领在别人看起来很渺小,是否能坚持下去,道理告诉你了,实际去做就只能靠自己的决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4月在我爸爸朋友儿子的婚礼上,有幸认识了阜新市作家协会,阜新市诗歌学会理事董敬飞,因为他是婚礼主持人。当时的我可以独立在家做玛瑙手工,回忆其当时真的是有些尴尬,我穿着红色的运动装,有些陈旧的黑裤子,一个人在家里聚精会神地做手工挣那一点零花钱,并不知道下一刻要见可以改变我人生旅途的一位贵人。他穿着整齐的西服,炯炯有神的目光关切地望着我,不知道情况的我不知所措。他和我谈了许多,我把四年来自己闲暇之余写的童话交给他看,手里拿着我的四本童话,仔细地看着。一边看一边询问我,我为什么热爱写作,如果真的愿意会全心全意教导我写作,收我为徒指导我写作本领。那天董叔叔送了我一本,他自己新出版的诗集。他说:“通过看到我一个人在家里穿密密麻麻的珠子,是需要很大的耐心与毅力,是否是写作可造之才,看作品、看人品、看性格便一切明了!”我在董叔叔面前表现了极大的决心,二十一岁的我虽然不知道前方的路是怎样的,当我坚定地说:“我愿意,我热爱写作!”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把文学梦当成泰山一样重要,从此丝毫不可动摇!每天读书写作的日子从此拉开帷幕,后来我才知道是母亲看到父亲与董叔叔聊天正兴,无意间听到董叔叔业余是搞文学创作的,这时母亲就想起了平时写的童话故事,把我的故事讲给了这位改变我人生的爱好写诗的诗人。作为母亲迫切地希望有机会有人能帮助我,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自2011年写作以来,我的部分散文、诗歌等作品先后得到编辑以及作家们的赏识与认同,同时散文、诗歌作品得到各种奖项,并在《阜新晚报》、《阜新日报》、《辽沈晚报》、吉林《参花》杂志、《东方散文》、《新蕾》、《娜仁花》、《沈阳残疾人文学》上发表,部分获奖诗歌被选入《诗意阜新》诗选集。我的事迹得到阜蒙县、阜新市残联领导的重视和关注,苍土乡党委书记史立明曾拿自己工资给我买了五百元的各类的文学名著的书籍,使我的人生从此揭开了新的篇章。
        2012年12月23日,诗歌作品《我种了一院向日葵》在第二届阜新诗人,原创诗歌大赛征评中,荣获铜奖。这是我创作以来第一次拿到的铜奖,要知道所有参赛的诗人作家,还有诗歌业余爱好者,足有几十人百余篇诗歌,能够得到此荣誉让我和家人倍感激动和欣慰。
        2013年10月26日个人诗集《哽咽的诗魂》荣获2012至2013诗歌年度“诗意阜新”最佳诗作奖,同年10月荣获最佳诗人奖。2013年冬季个人诗集《哽咽的诗魂》结集出版。
        望着书柜里一摞摞红艳艳的证书,抚摸着金光闪闪的奖杯,背后的心酸与艰辛只有我和母亲深感体会,从创作以来付出的心血,数不胜数。每次出门参加活动,母亲都是陪着我去。因为腿脚不灵活,家里条件有限只能来回坐公交、坐火车。我家的车票都可以攒下满满一盒子了,在路上母亲教我如何坐车,如何找路线、这对于当时不经常出门的我来说,没有家人指路根本找不到,以前的手机没有智能的,更别提能靠手机地图看路线了。记得一年夏天,为了参加残联举行的海棠山一游“扶残助残”活动,回来的时候天气突然转阴,乌云黑压压一片布满整个天空,别人匆忙的脚步从我与母亲的身旁如风一样的穿梭,我们冒着风雨在大街上就那样慢腾腾地走着,任凭雨水肆虐的淋透身体,大雨哗哗地下,刚从公交上下来已经打不到车了。由于慌张着急不小心我踩到一个水坑,身体一下倾斜过去,幸好母亲反应快一下子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但是裤子和衣服沾满了雨水,到火车站时我站在一处,任凭雨水从上到下流遍全身,我站着的地方已经留下了很多雨水的痕迹,在他人看来非常显眼的脏水洼儿。我已经无法顾及别人的眼光了,我看着母亲匆忙地在人群中穿梭,心里有太多的不忍,母亲为了我总是陪伴着我,这几年风雨来雨里去,我没念过多少书,一个人来到城市里见那些领导诗人们,心里难免忐忑不安,母亲花费很多心思和心血在我的身上,我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报她,何时能够出人头地;何时能够像其他人一样,可以拿着自己挣的钱给她买些一直她不舍得买的东西。所想的一切都是毫无头绪的空想。文学创作有时真的很吸引人,也十分耀眼;但是大多数人都知道,一个人荣耀的背后的故事都是汗水、泪水、呕心沥血的付出。
        微薄的稿费,出书后卖书的各种困难,让我对现实的残酷有了更深的认识,我想寻求更好的出路与发展,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在家除了写作就是为了糊口挣那点零花钱,母亲也知道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我想去读书,可是那所学校又在哪里呢?
        2014年6月30日至2015年6月30日,我参加了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与清华大学联合举办的,全国残疾人就业指导员远程培训项目,成绩合格已准予结业。辅导员翟老师看我如此认真刻苦,给我介绍了一所学校,就是我现在所就读的大专:“辽宁特殊教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记得新生考试的前一夜我正在重感冒,而且有严重的腹泻,我打着吊针一直在想,应该不应该再去读书。如今,我已经不是那个因为失学,哭的撕心裂肺的十六岁少女,十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在我的青春里,都是在母亲日夜陪伴下才能够继续下来的,真的非常感谢母亲。这么多年不管是我是伤悲的、痛苦的、快乐的,还是得到荣誉一瞬间闪闪发光的我,都离不开母亲精神上和生活上的支持,没有她可能我走不下去的。 那一次选择继续踏入校门读书,我反复辗转十年中经历的种种欢声笑语和酸甜苦辣,我是否应该再放手一搏就在今晚所做出的决定。今天晚上必须坐火车走,因为明天就要考试, 白天刚得到消息,今晚就要做出决定,一切发生得太过于突然!在我身边的声音大多数都是在说:“你不应该去,因为你已经二十六岁了,学习就是经历而已,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大用!”是吗?我并不觉得,当年我十六岁的时候就是各种理由、残酷的现实、流言蜚语阻碍了我对学业的追求与向往。如今,还是那样吗?为什么都不相信我可以把学业很好地完成呢?我要走自己的路了,不回去理会任何人的评判和眼光。这时,母亲坐在我旁边深情地看着我说:“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想去的话,妈今夜就陪你到沈阳走一回!”这一句话如甜蜜的果子一般,甜满了我的心田,仿佛感冒的病痛瞬间全部消失了。
        一切仿佛是上天安排好的,那天去往沈阳的火车票,仅仅剩下两张晚间4时20分的火车票了,我与母亲带着仅存在内心一丝希望,满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沈阳的征程。我在“辽宁特殊教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已经读了两年大专,成绩优异、表现突出。我想这是对母亲对最好的报答吧!
        感恩母亲的不仅是这些年养育之恩,更多的是当我对前途迷茫的时候,母亲用她坚定的信念与信心支持鼓励着我。我的青春并不像其他女孩那样耀眼、绚丽,但是我却十分的满足,因为我收获的是人间最珍贵的亲情,那就是血浓于水的人间真情。感恩母亲一路伴我前行,我的青春因为有母爱别具一格,富有强大的无穷魅力,母亲陪伴着我的青春,望有朝一日功成名就,我伴她安享晚年幸福永远!


作者简介:吴琦,阜蒙县作家学会会员、阜新市诗歌学会会员、阜新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阜新晚报》《阜新日报》《辽沈晚报》《参花》《东方散文》《新蕾》《娜仁花》《沈阳残疾人文学》上发表,部分获奖诗歌被选入《诗意阜新》诗选集。



2017-08-02

浏览(1299)投票(277)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