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归人

王小飞 三峡大学科技学院

在我那个小小的世界里,曾经存放着许多影片,那是一座电影城,我已打造了好多年。我时常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重温那些旧电影,每次都从序幕看起,每次都没看完。空旷的房子被搬空了回忆,只放映一部电影的大厅,只有我一位来宾。以前也有很多人,只留存在梦里,破旧不堪的电影城,也不会有人来了。

那电影里的剧情,到最后烟消云散,美丽的天空也不再灿烂,散落的阳光,消失的彩虹,我小小的世界变成了黄昏。青春不再,明镜也跌落谷底。日不见光,深渊的气息浓密着黑暗,在黑暗的夜里,始终有一处最亮的光芒,是天边的月光,升起,不落。

我怀疑月光的出现是阳光的牺牲,只限于三界自然定律,我心中的那抹月光,不散,不落,总会看见,在夜里,在白天,始终都看着我,而我也在看着她。

这,可能是最后的安慰。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她在江南等一个人,等在十五年前与她相遇的那个人,她相信,那个人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命中注定。

剪纸剪影在洒满月光的橱窗下,一个个人物赋予新的生命,它们不停地奔波,有在追逐,有在停留。我守在月光下,路过江南,从遥远的天际到此,我喝着当地的酒,很甜。“转山转水转佛塔,为伊消得人憔悴。”人的一生应该有诗有酒。路经天涯到此,我几乎找不到心中的目的地,脸上渐显憔悴模样,太白兄也与我相邀,借月光下酒,与湖水诉静。

我在月光下的湖水见过她,白纱白衣、静颜静语、微容微貌、羞月羞花。那一眼很模糊,我已喝得烂醉,不省人事,却还听到有人嘲讽,实听幻听亦好,我迷糊着度过一夜。第二天离开此地,想想发生的事,一切像电影在我脑海里放映过,行走在胶片上似曾相识,却又觉得这是一个梦,从天涯而来,那天涯又是何处?又不记得她的容颜,唯一的幸运,醒来后这梦一闪而过,我想要停留,却不知为谁而留。

离开时写下一首诗,“醉梦独醒望明月,明月照耀眼中景,忽见梦卿浮水间,半杯又醉梦翩翩。”写在水上,无痕无迹。

郑愁予把在季节里的等待比作莲花的开落,等的开始为开,等的结果为落。所谓莲花的开落,其实是一个错误,错误的根源缘自归人与过客的描述。故人难忘,她在季节等成一抹黯然的忧伤,我亦怀念,那年于江南走过,是过是归,那女子眼中打转着泪水与我道别,我不了解在她心中,自己的归处是否为江南。我路过小镇,乘一叶扁舟离去,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也正如她不知道我从何处来此,我们之间的了解,相隔了整个来世。

前世无缘,不回头,无相忘,隔世若有期,不愿多虑,望一切似水无痕。

过了青春之际,当年的相遇不过两小无猜,彼此无情无谊,小孩子能懂什么?后来的小孩子慢慢长大,又相遇,又江南,何故江南?她已是个大女孩,为家理事,为己打扮,我还孤身一人,亦不知下一站在哪,也不知我作为世间一物,来到世界又是为了何物。我流浪在尘世,已记不清去往江南小镇的路,我乘着小船始终在水上漂泊,一壶浊酒,那年的梦倒映在水中央。

我收到过一封信,但七年后才知道是她写的。

“樽前花下长相见,明日忽为千里人。君过午桥回首望,洛城犹自有残春。熙熙攘攘,匆匆忙忙,既不回头,何必不忘。今日无缘,何须誓言,明日无期,又恐相遇。那东风吹来,那等在季节里的莲花落半,柳絮也飘散,我见你临幸这江南小城,你不望我,我不望你。那水上小舟依旧行迹,城门牌匾新了又新,青石板的街道向晚,晚钟,晚灯。你走了,你走了……”

我的一生都在流浪,如过客一般行过一座又一座小城,她是我多年前离开那座城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我回到那座城最想念的人。

跫音不响,你心底那小小寂寞的城,住进了一个归人。你城中的归人,世间的过客。而我城中的你,一直都是住在里面的归人,在城中游走,一直在我心里,多年前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

我到江南停留,遇见你,停留。


2017-07-27

浏览(2194)投票(1020)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