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听不到歌哨声

石万里 三峡大学

2014年9月13日

我志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2014年9月19日

今天我似乎懂得了为什么有些人那么喜欢部队。男人要强,争强好胜。


2014年10月10日

早上六点,又是急促的哨声,紧接着一声“三连起床”,战友们拖着疲惫的身体以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姿势起床。


2014年11月4日

顶住压力,必须及格!


2014年12月1日

12月第一天,早上狂风大作,寒风刺骨,感觉耳朵要被风吹下来似的。


2014年12月9日

今天出早操时,月亮还很亮很高,犹如夜晚。手第一次被冻裂也不能去抱怨,无论你多有才华多么雄辩,在部队你只能“是”“明白”,低调做人低调做事,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

……


新兵连每个人都好比一块棱角参差的石头,三个月将会把你渐渐地磨得圆滑。对于新兵来说新兵连当然是可怕的,三个月充满了太多的未知,也可以说是恐怖。当踏进军营的那一天开始,我自己就提醒自己要懂得收敛。新兵连我是咬着牙挺过来的,当我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我的所作所为代表的并不是我自己,我代表的是大学生士兵,我不能让战友认为——大学生矫情,都是温室的花朵。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大一我参加过正规的军训,所以刚入伍我就赢在起跑线,三大步伐我略知一二,开始还是比较轻松的。每天早上六点,集合哨拼命地响,战友们条件反射似的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伸手一摸衣服就娴熟地穿好。每天早上都要跑跑跑,最记忆犹新的一次是穿着作战靴打背囊跑步,天蒙蒙亮,都是新兵,第一次紧急集合,盆子、鞋子掉一地,这就到了体现战友情谊的时候,你掉一只鞋子,在你后面的战友会帮你捡起来拿着,等跑完了你找鞋子的时候战友就会给你。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感觉自己的腿要跑断,两腿支撑不住身体。

新兵训练课目是要求拉单杠的,八个合格。每次去拉单杠,手刚抓住杠就疼,还没开始拉就喊报告请求下杠。每次下来手通红,不过几天手上就长了茧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某天我突然一下子拉了九个,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拉上去的,心中乐开了花,只想再次去体验一下动作要领。第二次因为体力不支,只拉了三个就拉不动了。当我下杠的时候,我感觉手心一阵疼痛,我一看,右手四个泡并且皮都开了。我并没有考虑其他,当时一心想会不会影响下次训练。部队确实是一个大熔炉,一个锻造好钢的地方。

战术基础动作,是另外一个训练课目,也是我最引以为豪的。新兵连一百多号人没有一个比我快,甚至放到全旅,我的战术也是数一数二。全旅比武,我跟一个班长名列前茅。任何事情,都是有付出才有回报,有舍才有得,平时训练流的汗流的泪流的血都是没有白费的。战术就是匍匐前进,每次训练我都是全力以赴,追求更快的速度,手爬的血肉模糊,但是得知自己又快了零点零几秒,战友崇拜地跟我说时,别提自己有多高兴。每次训练,别人爬战术爬一次,我总是爬两次,中间忘却了摔打的疼痛。日复一日的训练,自己的身体终于顶不住了,天天在地上爬,导致膝盖积水。距离新兵连结束还有一个多月,每次爬完战术膝盖碰地就痛的起不来,我有点担心会影响训练,但是我不甘心。直到有一次,班级测试一百米,战友在前面跑得飞快,自己却怎么也冲不起来。那次是我当兵两年唯一一次掉眼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累点痛点都习惯了。可能是因为委屈,自己坚持了这么久,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是很优秀的,可是却没有笑到最后,第一次感觉自己没用。当战友过来问我的时候,自己还不想让别人看到眼泪,假装镇定,说着没事把他们支走。我的战术爬得快全连都知道,新兵连结束后下到连队,班长跟我说让我去爬下战术,参加全旅比武,就爬几次,爬好了还能给个三等功呢。我信了,很天真,屁颠屁颠地去了,以为我的腿再怎么疼也可以坚持十来秒。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一周,黑暗的一周。这一周是怎样过来的?五十米的距离来回爬,爬到崩溃,爬到再也爬不动。我体力不支,最后一名,排长说最后一名围着操场冲一圈,限时一分半,一分半跑不下来再冲一圈。没办法,只能服从,一圈一圈地冲。每次腿疼得眼泪打转,自己也不能后悔来当兵,既来之则安之,毕竟路是自己选择的。新兵连结束,我被评选为“优秀新兵”,班长跟我说:“你训练很刻苦,自己吃的苦比别人多,但是你太要强,以后不要因为要强伤了自己。”班长的话对我以后的生活很有帮助,我不会因为某些没有得到的东西而垂头丧气。直到下连后不久自己被派到昌平学习,队长也总是告诫我们,多大的心胸成多大的事。领导的话都是在部队沉淀多年的精华,至今受益匪浅。

在部队,每年冬天都会拉练,很荣幸,自己被组织眷顾,让我跟随大部队去黄河三角洲。开始我是兴奋的,毕竟自己喜欢接触新事物,忙碌着准备拉练的物品。当大部队机动到目的地时,下车一看一片芦苇荡,很空旷,天空是那样蓝,空气是那样清新,心旷神怡。好景不长,毕竟是海边,海风一吹,漫天风沙,根本睁不开眼。记忆中最痛苦的一天,我们全副武装,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一天走了60公里,浑身上下就是感觉脚疼,每个人一瘸一拐,拉练半月,我都是走在最后,一路小跑,不知道为什么,跑起来脚就不会疼。终于熬到饭点,我们找了一个地势低洼的地方,本来以为可以躲过风沙,但是饭菜吃着还是牙碜。拉练最后一天,下着雪,首长问候我们:“小伙子们冷不冷啊?”下面齐刷刷的喊“不冷!”首长说:“好样的!年轻人就应该有一颗火热的心!”天哪,那天是我活了二十多年感觉最冷的一天,冻的我喘不上气,枪我都抓不住,往枪口一吹气马上就结冰。好不容易等到休息,也是找了一个坡,战友们都坐在下面,一个个冻的不想说话,雪盖满了钢盔,这一幕不禁让我联想到某些电视剧的情景:雪天里一个个并排着坐,等待着敌人扑上来。

心中时刻不忘组织,关键时候组织也不会把你忘记。野外驻训,组织再一次眷顾我,把我编入设营先遣小分队,开赴“戈壁滩”——靶场。何谓先遣何谓设营?安家!刚下车,地面都是一踩一个脚印,都是沙土,风一吹那沙土好嗨呀。按着指导员的吩咐,我们井条有序地搭着帐篷,但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沙土一见雨,它们就顽皮地沾在我的脚下 ,我的裤腿。连续几天起早贪黑的干活,不到饭点就饿,不管吃多少总是感觉吃不饱。刚来那几天没电,做饭用水都不够更别说去洗澡,衣服都沾满了泥巴也是那样穿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还能怎样,也只能够这样安慰自己。

当兵两年,我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每天也不过是打扫一下卫生,正常训练,晚上站岗,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事,日复一日,枯燥无味。但是我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强军目标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站好每班岗,搞好每次训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个军人这样做,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军人这样做,拧成一股绳,强军梦强国梦将不再遥远。两年的军旅生涯给我的青春增添了活力,让我成长了许多,我不后悔,感谢军装给我太多荣耀。当我回首往事时,想起在部队洒过的热血,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感动。军旅是一种宝贵的经历,奋斗过,也是最美好的一段年华。

2016年9月6日,我早早起床,一个人扛着扫把,漫无目的地扫着营区,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我要走了。

2016年9月7日,向神圣的八一军旗告别之后,我终于离开了我讨厌许久的部队。

2016年9月10日,我早早醒来,躺在学校的床上,睁着眼等着起床哨响起,我等了许久,却告诉自己,我再也听不到歌哨声了。我跑到操场,一直跑,一直跑,我多想再大声喊出“铁心向党,勇挑重担,精益求精,保障有力”,可是,这里不是我所讨厌的部队;我多想再次唱起强军战歌,但是我再也唱不出那种嘹亮那种自豪;我多想再听老班长说句把枪给我,可我发现我的周围都是陌生的面孔,我朝夕相处的战友,你们现在可好?我们再也穿不起那身昂贵的绿军装!

2017年7月25日,我怀念军营怀念了很久……

 


2017-07-25

浏览(6440)投票(2520)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