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红了

岑琴 重庆市西南政法大学

又是橘红时。

望着那漫山遍野的橘树枝头,几个一簇一簇的,挂满了簇簇红透透的橘子时,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难忘的冬天。

那时候,家里很穷弟兄多且小。爷爷是一名国军伤残抗战老兵,由于历史与政治原因,伤残后没有抚恤和补助。我的父亲自幼体弱多病天生又有残疾,不能干重活。奶奶有哮喘和肺病,每到冬天时,身体就很难熬。生活的重担就全部压在母亲身上,日子过得非常艰难而困苦。

记得那时正念小学三年级,有一天周末放早学回家,母亲正做着饭,见到我就叫着小名道:“小四,等会吃了饭到场上去买些橘子回来,奶奶想吃橘子了。”橘子在那个“以粮为纲”刚过去不久的年代来说,算是个稀罕物了,得到场上去买才有。奶奶这几天身体很不好哮喘得很厉害,饭也吃得很少,家里看着非常的着急。奶奶平时最疼爱我了,奶奶要吃橘,我当然得去买了。见饭还没做好,便向母亲说,去把橘子买回来再吃饭。因为家里离场镇并不算太远,只有五六公里的样子,对一个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这不算什么,母亲犹豫了一下看时间还早,就从衣袋里掏出了两元钱,并叮嘱说,“在路上不要贪玩,把钱放好,不要弄丢了,早点回来。”我点头答应了。

两元钱在今天来说或许根本不算啥,但对于当时我们那样贫寒的家庭来说也是不容易的。平时家里养的鸡生了蛋向来是舍不得吃的,攒多了拿去集市上换了钱留下来买油盐凑合弟兄几个的书学费。加之家里除了养了几头猪外,就再没什么其他收入了。当时连人的肚子都吃不饱,更何况猪呢?养的猪比人还瘦,也卖不了几个钱。

一路上,我把钱放在口袋里,然后用一只手紧紧攥着,生怕一不小心把钱弄丢了。

终于到场口了,在场口的另一头就有些卖橘子的小贩。我以前来过,所以我知道的。我摊开手,钱还在,只是被手心的汗弄湿了,皱巴巴的,我赶忙把钱理了理,又重新放回口袋里。来到场的这边,称好称,当我把手伸到衣袋里掏钱时,我一下懵了,钱居然不见了,我急得搜遍全身,也没见钱的踪影。在场口时明明钱还在,只是松开手一会怎么就不见了呢?当我把衣袋翻出来看时,只见衣袋一角破了一个豁洞。当时由于家里孩子多,又没钱置办新衣裳,所以衣服大多是上面几个哥哥穿不了留下来的旧衣服。俗话说:“老大新,老二旧,老三老四只能够将就。”我偏偏在弟兄几个里排行老四,衣服到我这儿就破旧得有些档次和规模了。况且还有些衣服是亲戚家孩子穿不了送的,衣服有豁洞就难怪了。

窄窄的不长的街巷,我来来回回寻觅。因为不是赶场天,破败不堪的街上行人稀疏,我逢人并问有谁看到我掉落的钱,但始终都没找到,也没人看到。我急得一头汗,此时不争气的肚子空闹闹的饿得心里发慌。天也渐渐暗了,我只有无奈的往回走。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早。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就看不见深浅了。跌跌撞撞地走着,盘缠在灌木上的藤刺条有意似的伸出一截带刺的蔓拦在路上,因为看不见,刮破了我的脸和本来就很破的衣服。受到惊吓的不知名的野鸟冷不丁的,扑棱棱的从灌木丛中窜出飞走。恐惧,饥饿袭扰着我,我小声而无助的抽泣着。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家里昏暗的灯光了。刚要抬脚进门,寻找我多时的母亲一把拉住我,大声责骂道:“你这死孩子,野到哪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见到我两手空空的,有些诧异地问到:“你买的橘子呢?”看着母亲扬起的手,我眼里噙着泪怯怯地回到:“我把钱弄丢了。”奶奶这时在屋里出声了:“不许打孩子,让孩子进屋吃饭。”进屋后,奶奶看见可怜巴巴的我心疼不已。叹了一声,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和脸上的伤。奶奶那苍老而布满皱纹的手有些颤抖,有些凉。但我还是感觉无比的温暖。奶奶在我受委屈和责罚的时候总是护着我。

我一定要给奶奶买橘子吃。

从此,每天放学回家,我匆匆扒上儿口饭后,就背着小背篓来到山上捡拾遗落在灌木丛,草丛中,石缝间的桐果,桐果供销社在收购。

一颗,两颗,一篓两篓。经过一些日子,我终于捡到不少桐果,就把它拿去卖了几块钱。

我揣着钱回家,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下午,奶奶难得的在院坝里坐在藤椅上晒着冬日暖暖的太阳,人似乎比前段时间精神了不少。我高兴地告诉奶奶,我卖桐果得了几块钱,明天一早到场上给她买橘子吃。奶奶怜悯地看着我说:“好孩子,奶奶不吃橘子了,自己留着买些书本吧。”我一听急了,说:“奶奶吃嘛,奶奶吃嘛,我也想吃橘子了。”奶奶听了急忙说:“好,奶奶吃,奶奶吃。”

我把书包和文具腾空,把几块钱包好,小心翼翼地放在文具盒里,放进书包里。然后把书包挂在奶奶床边的墙壁上。天刚黑,我就早早进屋睡了。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挎回一书包的橘子,我吃了一只,奶奶吃了一只。橘子真香,真甜,我开心地笑了,奶奶也笑了。

正梦中,一阵哭喊声惊醒了我,起床看见平时刚毅不屈的爷爷已是老泪纵横,父亲,母亲正悲恸的哭喊着,奶奶已经去世了。我看着奶奶安详的闭着眼,看着挂在奶奶床边墙壁上的小书包,再也忍不住伤痛的心情,眼里的泪喷涌而出……

后来,我用卖桐果的几块钱买了些小橘苗种在奶奶的坟前的空地上,再后来,人们在山上到处种满了橘树,没几年就接果了。

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在橘子成熟后,我每年总会挑上一个晴好的日子,然后让孩子们穿上鲜丽的衣裳来到山上,来到奶奶坟前的橘树林采摘橘子。我挑了几个又红又大的橘子,摆在奶奶坟前,看着奶奶坟头上的毛艾草和鲜红的橘,想起那个曾经贫困的年代和已远去的苦难岁月,思绪万千,无限感慨。然后看到孩子们像蝴蝶一样在橘林里跑着,闹着,欢快地吃着橘子时,心里又有了一丝丝欣慰。

正沉思着,小女儿摘来一个橘子让我吃,我接过橘放在了坟前。女儿有些好奇地问我:“爸爸,你为什么不吃橘呀?”看着女儿童真幼稚的脸,我轻轻地对她说:“爸爸不吃橘子。”

自从那个冬天后,我就再也不吃橘子了。

后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奶奶逝世三十周年。(笔者以第三人者转写自述——原稿者岑磊)。


2017-10-17

浏览(222)投票(43)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