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怕什么,又不是失去了全世界!

王亚军 辽宁大学

写下这些真实的故事,主要是想告诉你,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时间会把你经历的那些扎心的痛苦深埋,你所承受的终究会成为日后可以怀念和感激的财富,所以珍惜现在,珍惜你所拥有的,趁现在,趁年轻,抓住青春的尾巴,爱自己以及家人,奋斗只是为了遇见更美好的自己和未来!

如果当初我知道我的放手就是最后一次喊你“爸爸”,那我宁愿被人骂做“不听话的孩子”也要死死抓紧你的衣角。二十年前,香港回归,大家都欢呼雀跃,烟花的绚丽颜色盛开在热泪盈眶的脸上,我穿了那件最喜欢的红裙子,全家人却一个接一个过来指骂我,最后无奈,我成了白色送葬队伍中唯一的一点红,我跟在白色队伍的末尾,我不知道前边穿白衣服的人为什么要哭得如此肝肠寸断,只记得小手抓了一把野花,兴高采烈,马上就有馒头吃了,为什么大家不开心?那一年,我五岁,香港回归了,爸爸却走了。        

姑姑趴在窗台哭得伤心,炕下蹲着一堆抽烟的男人,被滚烫热水泡开的茶杯碎裂了,奶奶把头撞向墙,我还是那个贪玩的小女孩,“姑姑,你别哭,爸爸肯定是一天没睡觉,开车的时候太累了,打瞌睡的时候把车开进了海里,对吧?”这句话之后,姑姑的泪水在我小手下汇成了一片海,漫过整个阳台。那一年,夏至已至,锄田归来的队伍中再看不到叫“大老虎”男人的身影。      

那个光着膀子穿大裤衩的男人立在我和妈妈面前,还有他身后那辆装满了煤炭的大卡车,如果我知道他和那辆大卡车造成了那年八人死亡的惨祸,我定会把他的容貌深深刻进我的脑海中。没有判刑,每人五万元私了,那成了一笔爸爸留给我的唯一一笔遗产。这笔钱,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看来,可能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包包,一次旅行,微不足道,但那是我和母亲漫长的异地征战得来的。35度的高温,母女两个走街串巷找律师,求人打官司,小女孩想吃的雪糕一直没有被母亲允诺。        

母亲后来改嫁了,我进入到了一个重组的家庭,母亲和现任丈夫生了两个妹妹,当大妹妹还没满一岁时,小妹妹已在肚子里孕育着,我不仅要洗自己的衣服,妹妹的衣服,有时候还包括尿布,都会成为我的家常任务,难怪一次在学校里,一起和我上厕所的女孩对我说了句“你的身上有股尿骚味”,我只能羞红了脸还嘴硬着说“刚才在厕所蹲太久了”。单亲的这个姑娘,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她的衣服再也不是新的,继父不知从哪里淘来的刚合身的或者是不合身的衣服,以前非自己喜欢的不穿,看上了就不管价格死活都要买的她,现在开始学会了不嫌弃别人的施舍,有时乐此不疲,她如同得到了宝贝,什么别人穿过的,别人剩下的,她统统没了概念,也可能那个年代不同今日,每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尤其是家里有姐姐哥哥的,衣服都是有一种继承性质的,所以心里的不适感也许就自然没那么强烈了,更重要的是,生活磨平了她,她不敢有欲望,不敢有需求,不敢奢望美好的东西,因为除了她自己,没人能给予她。

她是典型的金牛座女孩,天生倔强,她不想浑浑噩噩度过一生,不想像姥姥和奶奶村子里的大部分女孩,上完初中就选择技校,找一份赚钱的工作,再经过别人介绍找一个能过日子的男人。她很庆幸,遇见了能让她走出绝境的人,让她遇见更好的自己,一步步走得更远。

高考,成绩优异的她被寄予全家人甚至是所有老师的厚望,因为就在临近高考前夕的第三次模拟考试中,她是文科全年级第一。6月7日,就这样上战场了,考场外的烈日炎炎下,没有父母祈盼的身影,好吧,没事,她对自己说,习惯了,一个人战斗或许会更轻松些!即使再努力,终究成落第之人,她没有想好怎么选择,走个普通三本还是专科,潜意识中她觉得她的命运不该如此,无意中看到一个私立学校在招复读生,她想都没想,报了名,学校老师听说她的成绩差二本线9分,态度极其热情,极力游说,他签了复读合同,招生老师给了她4500元现金,并派车送她安全抵达家里,母亲没在,接妹妹放学,她揣着生平第一次见到的4500元在邻居家等着,对于第一次去离家两小时路程的外地学校补习这个决定,她就这样拿着一份合同告知了家里,还有那4500元。

去外地复读的那一天,又是一个人,扛着行李卷,拉着行李箱,背着一个书包,这就是她异地补习一年的所有家当,学校派来的车子缓缓启动了,车窗外招手的身影中没有她的家人,车中相依而坐的也不是她和她的母亲,好吧,这样省去了离别时和母亲痛哭流涕的场景,没必要的伤感和啜泣或许是异地复读的一个好兆头。是啊,确实是一个好兆头,她高考成绩好,在这所私立学校的复读班里,她成为理所当然最优秀的那几个,因为很多人已经是第二次或第三次复读了,为了进入一个理想的大学,现状就是如此的可怕。可是该有的压力和紧张感还是会来的,私立学校严格的管理制度,紧张的学习氛围,复读面临课改所带来的学业压力接踵而至,她有些难以喘息,不出所料,睡眠质量极高的她在半年之后出现了重度失眠症状,中午完全难以入睡,任何的物理治疗、饮食调理以及药物调理于她而言都是无用的,甚至她不得不求助于校心理咨询师,第一天心理咨询师为她进行了催眠,效果很神奇,那是她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入睡如此之快,但第二天这种方法失效了,当她再去寻求心理师的帮助时,老师也很无奈地表示了爱莫能助。

即使这样,她依然坚持了下来,那是最痛苦最黑暗的一年时光,但是她庆幸自己没有先退出这场和自己心魔的博弈,她晚上入睡前自己为自己进行心理治疗,她在心理为自己种植了一棵向日葵,取名叫“沉稳、自信、坚持、愉悦”,每天在心里为她浇水,晒太阳,除草,松土,神奇的是,这棵小树真的在她心里慢慢长大了,(很神奇的一个心里治疗方法,大家也可以尝试一下)。她的数学不好,她建立了错题本,把每类题型归类,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教室,站在教室中大声背诵每道错题,她想她可能是全班甚至是全校唯一一个大早上背诵数学的人,大家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复读一年数学分数提升了五十多分,这是对她付出努力的最好证明。冬天学校的暖气只能感受到一丝丝暖意,刺骨的冷风透过窗户的缝隙穿越而来,袭过全身,晚上睡觉最害怕的是钻进被窝的那一瞬间,因为是冰凉的,熄灯了,却冻到难以入睡,看着玻璃上的冰花和窗台上厚厚的一层雪,薄薄的塑料膜被风吹得呼呼作响,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终于迎来了春天,当然也迎来了第二次的高考。

一个人从考场出来,马不停蹄地收拾打包了回家的东西,还是一个铺盖卷,一个行李箱,一个大书包,竟然也多出了一个手提包,打包好了,坐在空荡荡的宿舍床上,看舍友的家人进进出出,抗走一包又一包的行李。她等啊等,坐在床上,没有离别的哭泣,没有毕业的解脱,吃了一包对面舍友送的鸡爪,就这样坐着,不知道在等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等到。第二天,扛着大包小包挤一辆闷热的大巴车回家了,快到家的那个路口,大巴车要转方向了,她和她的行李被放下车,两千米处的家就近在咫尺,她想自己应该能把这些庞然大物运回家里,把没人会要的铺盖卷立在马路牙子边上的电线杆旁,拖着行李箱和提着一大包衣服先回家了,再返回去取那包行李,幸运的是,没人拿走它,她一个人成功把行李运回了家。

大学报道的前两天,姐姐产下一子。妈妈需要照顾上学的妹妹脱不开身,姐姐的婆婆远在异地,她成了姐姐床前最贴心的人,离开家去大学的那天是晚上十一点的火车,八点多的时候,她为姐姐做最后自己能力所能及的一些事务,家务活干完了,洗洗手,整整衣服和小伙伴一起乘坐十个小时的火车踏上了她的大学四年之旅程,陪在身边的依旧是那个皮质的大大行李箱。

大学里,要进行普通话等级考试,她的普通话不好,她会比别人早早起床一个小时去练习,站在走廊里大声朗读。一天,走廊里一个教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女孩径直走向她:“同学,你能不能换个地方练习呀,我们正在开题呢,全班同学就只能听见你的普通话了……”

考研的日子后来又成了她的一段噩梦,她想要节省时间,中午就在教室里,把椅子拼成一排,盖上校服,躺上一觉,渐渐地就躺出了腰病,成了长期的腰肌劳损,但她依旧坚持着,最后考上自己理想学校的研究生,虽然不是最好的学校,但她是班里唯一一个从一而终的学生,老师最后也不得不说,“你这个女孩啊,真的是太有主见了,太能坚持了!”

对呀,我就是这样倔,选择了就尽全力去拼,一直坚持不放弃。研究生期间,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每天坚持六点起床跑步,从春天到冬天,我是那个早上能看见太阳跳出云朵的短发姑娘,我是那个可以最早呼吸到沈阳新鲜空气的晨跑者,我是那个被学校一位无名的大爷喊作“美丽的小眼镜,坚持啊”的单眼皮姑娘,两年的晨跑让我的身体渐渐硬朗起来,每天都是元气满满,早起也会让有更多的时间去规划自己一天的每分每秒。

于我而言,遭遇过太多的困苦,才会把每天的一分一秒看得如此珍贵,利用走路的时间听英语广播,吃饭复习三十个单词,去带家教的公交车上,看几页电子书,这样的我,现在的我,充实而美好,过去我所经历的种种可能并不能真正过去,因为那是切实发生的,有过肉体之痛,有过心灵之痛,但是那些都使我变得更努力,更独立也更加美好!我想,等到老了,回想起青春年少,无怨无悔,因为我已经尽全力把它过到最好!


2017-09-29

浏览(24613)投票(17037)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