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油灯

陈晓琴 成都医学院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

借我一束光照亮黯淡

借我笑颜灿烂如春天

                   ——题记

今天照旧,天蒙蒙亮的时候便下起了稀稀疏疏的小雨,不像喷涌而出的大雨,总给人气势汹涌的感觉。

“丁零零 丁零零 .......”从手机里传来熟悉的铃声,屏幕上是久违的西藏号码,顿时,思绪纷飞,拉长了那些快模糊的陈旧悠远记忆。

似乎酥油灯已被点燃,梦想的号角已被吹响,呼唤从远方传来,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你在最深的红尘里,以一种痴情的方式,从热闹的舞场转至寂寞的戏台,愿演绎出不一样的自己。于是,你说你愿跋山涉水去寻找,你愿一厢情愿去承诺,你愿背着背着行囊要去闯一闯,山一程,水一程,在这个烟火的人间,你我匆匆别离。

初入戏台

舞台冉冉升起,帷幕悄然拉开。

你在长达半年的思想斗争中,结果却让梦发了芽,生了根,在贫瘠的土壤里富饶起来。我知道,你背井离乡不易,可万众生相,各有使命;我知道,你愿选择一路风尘仆仆,让心事沉底,让边疆里的岁月抽打年华;我知道,你放下这里的爱恨情仇,将这段故事延续到了下一个未知的故事里。于是呀,你收拾了背包,装上爱与希望,去了远方,用你自己的满腔热血去扣醒那方古老而神秘的土地,那些沉默了千年的文化。后来,你来电,你说你在西藏,在拉萨,在那个离天很近的地方,怀揣着心中的那个梦,你登入了你崭新的舞台,迫不及待地赶赴着,在每一只牛羊都有感情,每一株草木都有灵魂的地方落地生根。

风雨兼程

戏已半场,你全神贯注,策马扬尘。

隔着三千公里的距离,在邮戳之下是泛黄的纸张,车遥马慢的故事里,你用肆无忌惮的青春像我描绘着你青涩的梦想的茁壮成长。在西藏那片辽阔的草原里,岁月开始不依不饶,你开始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被那些从未经历过的体能训练折磨得消瘦,被以秒过日的快节奏生活弄得不知所措,还有来自高原本身所带来的身体不适的反应,在熬过了这些之后,你说你坚持的是一个漫长的梦想,是一个不忘初心的故事,是与那里的荒原雪域同生共死。这不是一个童活,没有一点点人间疾苦的水到渠成。在年少的岁月里,青春亲吻着你我的额头,从相见,相知与相思,一路无悔。我是不曾醒悟的朝圣徒,在求医路上勇往直前着,放飞梦想,而你用勇气和热情浇灌在军旅之路上,恍然如梦般。在未曾见过光明的日子里,是自己熬牙撑过的心酸;在半夜梦醒枕冰凉的时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对家的想念夹杂着;在背井离乡的异地里,是心事沉底的懂事,是遍尝人间疾苦的酸甜苦辣,是弯弯绕绕的是非曲直。读完书信后,在潦草的字迹里,我知道你将你的温柔与热情虔诚灌溉在你以前梦里抵达过的地方。

永不落幕

没有任何彩排,你一步一步地在这个名叫勇气的戏台上前行着,无所畏惧。你明白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你与凡尘的一切的荣誉擦肩而过,无所眷恋。我知道,你是涅槃重生,曾经月迷津度,流离失所,但痴心不改,踏浪行舟,抵达彼岸,将自己安放在那片荒凉的土地上,在那个还在传唱着活佛所写的美妙情歌的古老的朝圣地的地方,在斑驳沧桑的历史里留下你倾心投入的未来。我曾经问你:怎么报效祖国? 你说:用血,用肉 ,用骨头,用泪。

我相信,我们的这些日子,随着时光的流转,不会被积压在历史的尘泥之下,而等到了成熟的时候,再索然无味的亦是最灿烂的日子。我知道,我们会在最深的红尘里再重缝,舞台永不落幕。

在神秘莫测的轮回里,那些不可亵渎的信仰点燃梦想的灯塔,热忱与痴迷,未曾抛弃的责任,婆娑世界里,浮生如梦,初醒便是一生。在故事的精彩处,青春让我们学会主宰命运,不亦弱强;在风轻云淡的光阴里,微笑着,也忧伤着,在宁静又喧闹的光阴里,快乐着,也疼痛着。浩荡岁月长河里,抵御万千风尘,在人世纷纷扰扰里,无论业障与债约,前因与果报,生老与病死,悲欢与离合,让我们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挥霍饱满的青春还有年少青涩的梦想。

在纵横的阡陌里荒凉行走,你说有梦回故里之时,但仍像草木一样坚韧地活着;

在信仰的日子里,我说天南地北不再是远方,执着不悔;

在月光袒露无遗的地方,我们终会看见东方既白,朝霞晕染,而青春的故事还在继续。

我知道,酥油灯还在燃烧,在我这,在你那,熠熠生辉。

等思绪飞回,小雨已停,被乌云遮住的太阳偷跑了出来,温暖洋溢在每个角落里,于是我接起电话:“朋友,你好吗?”

 

光阴就像流寇,一路打劫着你我。

                           ——后记


2017-09-18

浏览(2309)投票(1221)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