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星辰

李赫 山东省邹平县第一中学学生

辰子家境很困难,从小成长得也很艰辛。父亲在几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去世,是母亲一个人将他拉扯长大,娘儿俩一直相依为命。

七岁的辰子在院子里和泥巴,旁边站着一个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儿,她穿着白色公主蓬蓬裙,扎着好看的丸子头,忽闪忽闪的眼睛好似会说话。辰子自言自语道:“我的愿望是摘星星,可是星星离我们很遥远,所以我需要一把很长很长的梯子。”话语未落,辰子的后脑勺就重重地挨了一下,母亲站在他身后,披头散发,眉眼间充满了戾气:“又在这儿做白日梦,回屋写作业去!”辰子失落地低下头,望了一眼女孩,女孩满眼担忧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在作文课上,老师像捏着一只臭气熏天的袜子似的捏着辰子的作文:“我的愿望——摘星星。哈,你给我摘一个看看!”在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中,辰子陷入了孤寂。他抬头望向窗外,那天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丝毫没有星星的踪迹。

在十九岁那年的夏天,从未出过远门的辰子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到达了首都北京,望着西大门威武的石狮和“北京大学”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他感到一丝小小的骄傲和来自心底的无所适从。现在的他拥有国内最资深专业的老师,最个性有趣的同学,以及无限美好的青春时光和前途光明的大好未来,辰子不禁又感到满足。但他清楚地知道家里的条件供不起他上大学,他必须自食其力。于是,在别的同学忙着追剧、看电影和急于脱单时,辰子却在为卖出更多的SIM卡和英语报而不停奔波。

辰子读的是国际金融专业,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就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名牌大学、高薪职业,辰子就在这样的模子中成长着,谁让这个社会,让辰子过早体会到成功和金钱的重要性呢?天文学对于辰子来说就像一个极具诱惑却怎么都穿不起的牌子一样,他想选但生活迫使他不能去选。事实上,辰子还是那个渴望星空,渴望摘星星的少年。于是,他经常会站在天文系教室外面偷听,但临下课几分钟,他又会装作若无其事地走掉。

但有一次,辰子被老师逮了个正着。

“同学,以前没见过你呀,来偷听的吧?”辰子一时语塞,垂下了脑袋。“没想到我的课,这么有魅力!走,陪我出去走走!”年过花甲、头发花白的老者大手一挥,眼戴墨镜,意气风发,生气勃勃的在前面走着,身后紧跟着一个时不时掉书,行为拘谨的男生,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没入那茂密的树林中。

他们在一片明镜似的湖泊前停下,老教授望着平静的湖面,对辰子问道“为什么不选天文系?”辰子小声说道“我答应过我妈毕业后要赶紧赚钱,而天文系对我来说太过奢侈。”“那你就没有梦想吗?”“我,我的梦想是摘星星。”“摘星星,这个愿望好哇!”“可老师同学们都曾嘲笑我,我也觉得太幼稚。”“哈哈哈!”只听老教授大笑三声,笑完一拍手掌,两手一摊,“笑完了又能怎么样呢?几百年来有多少人不是在被嘲笑完之后才走到这里的呢?”辰子出神地望着平那静而安详的湖水,若有所思。自那以后,老教授便经常约辰子出来散心踏青,而天文系的教室里也有了辰子的一席座位。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晃就到了大四这一年,各大企业向辰子抛来的橄榄枝接踵而至,但辰子看中的是一家上市的外企,过五关斩六将,辰子最终获得了这家企业的聘书。辰子揣着红底烫金的聘书,倒像是抱着自己的牌位,再配上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像刚刚把自己卖了一样。公交车上,一个小女孩轻轻哼着“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瞬间,辰子失声哽咽,泪水倾颊而下,转眼聘书早已濡湿一片。

毕业那年,老教授为辰子申请到了一个展示毕业作品的机会。辰子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接近自己的梦想了,便欣然应允。

那天,毕业礼堂里人满为患,座无虚席,轮到辰子上台时,台下一片寂静,聚光灯打在他一人身上,有些刺眼。评委的目光齐刷刷投向辰子,他穿着毕业礼服站在讲台上,拿出遥控器,轻轻一按,瞬时,那不停闪烁的恒星、轮廓模糊的星云、稍纵即逝的流星,还有拖着长尾的彗星都一一呈现在大家面前,引得台下阵阵唏嘘,惊奇不已。辰子伸出一只手,那星星便移动到他身旁,紧紧将他环绕,他用力一握,那颗最亮最闪的星便被辰子握在了手中。他,终于成了那个摘星星的少年。

辰子最终离开了北大,进入外企上班,辰子选择了现实。

两年后,辰子又一次出现在北大校园,并一心考研。不过,这一次辰子选择的是……

辰子的命运大都被现实所迫,考北大是这样,选专业更是这样,连工作亦是如此。但万幸的是,辰子始终坚持初心,不放弃自己荒唐可笑的梦想,毅然选择在自己羽翼渐丰,本领够强时,果断跳出现实的牢笼,去酣畅淋漓的追梦……


2017-09-11

浏览(2580)投票(856)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