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听说

陈恒大 陕西省土地工程建设集团

姚嘉由出生在山东省内陆地区的一个五六线小城,父母起早贪黑做点儿营生,兢兢业业,他们对未来的所有美好规划都打算通过儿子的出人头地去实现。儿时的姚嘉由也是顽皮的,下课只是潦草地完成作业,就出去跟着一帮小混混玩,虽说他不像其他小混混那样完全抄袭作业,但绝对不是一个好学生,甚至从严格意义上讲,他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学生。据听说,他上一年级的时候还不到六岁,在班内属于年龄最小的几位,所以更加憧憬做大哥的感觉。

初二有一天,老师给家长打电话,姚嘉由的考试成绩从中上档滑落到中下档,尽管他整天惹班主任生气,但善良的园丁还是感觉这株幼苗浪费了有些可惜。恰逢下雪天,姚嘉由正骑着自行车用脚划拉着马路模拟滑雪场,刚被班主任约谈过的父亲闷声一脚,姚嘉由连人带车滑了十多米,撞到路沿石后才猛地停下来。班里走读的女同学以为他又是得罪了社会上的人,哭着先回家了。父亲点上一支烟,“你还学不学?”,“学!”,“学就往上追”,“喔”,“追不上去咋办?”“那我就不上了!”,一脚接着一脚,高一就辍学的父亲最听不得的就是儿子初二就要辍学。据听说,在路沿石上,姚嘉由做了没有保证书的保证,父子俩抱头大哭。

从那之后,姚嘉由虽然不羁,却再也没打过群架,初三还被分到了校内火箭班,却因为屡屡迟到又被赶回了普通班,普通班里的老师们都把他当鸡头,一个不定期能昂起的鸡头。临近中考,他得了支气管炎,天天喘不过气来,父母给他试遍了所有的偏方,松枝煮豆腐、香油炖猪肝、生吃鸡蛋和鱼胆、川贝紫酥梨,最后还是打了2个月的点滴。据听说,有同学看到,他左手打点滴,右手算着题。

县一中是建国初期成立的省重点中学,小城流传“考进了一中就相当于有一只脚踏入了大学的校门”,班会后,班主任把姚嘉由父亲拉到一边,“努把力,能考个副榜,或许能进一中大门。”父亲回到家难掩荣光,一个人喝了一瓶酒,反复地跟妻子学着班主任的话。据听说,看到父亲欣喜的模样,姚嘉由第二天写起了日记,与班主任讲的复习计划和备考策略几乎一样,唯一的不同,日记里写的是考上正榜。

县一中师资水平果然很强,姚嘉由成绩也跟着船高水涨。高二文理要分科,姚嘉由擅长文科,语文、历史经常班级第一,更重要的是他希望今后自己的生活能文艺而浪漫。父亲说理科好找工作,男孩子就得做有男人样的工作。所有的亲戚轮番上阵,姚嘉由像一个孤独而又倔强的勇士,最后还是低下了头。丢掉历史、地理等优势科目,只有语文苦苦支撑,他的成绩一落千丈。最后以超过军检线2分的成绩,勉强读了个普通本科。亲戚们都说他很幸运,只超了2分。后来据听说,他每天早上5点15起床,中午雷打不动的5篇英文阅读理解,晚上看书到深夜,偶尔在书桌上睡着。当然还有,他在床头上刻了一个“狠”。

进入大学校园,父亲给他选定了土木工程这个专业后,明显不再逼问学习的事儿,倒是母亲偶尔还会旁敲侧击地问一句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大四的整体节奏就是实习和网络游戏,姚嘉由悄悄报起了考研班,每个周末坐车去市中心上辅导课,来回3个小时的路程对晕车的他来说简直是噩梦,中午蹲在草坪上吃着无比清淡的快餐盒饭,自从那天以后,他再也没吃过土豆,或许是那天,噎的真的很难受。谁也不知道那一年他是怎么过来的,最后以超过复试线2分的成绩进入面试并最终被录用,所有人都在说,他有多幸运,包括他的父母。据听说,备考那一年的中秋之夜,整栋教学楼只有2个人上自习,隔壁教室还不时传来各班新生中秋晚会的欢呼,姚嘉由对另一个研友说,我死也要死在考研的路上。

和父亲预想的一样,硕士毕业的姚嘉由能找到一份稳定而又体面的工作,可是他拒绝了,他说读博是一场修行。他说我们的心灵,总要留有一些情怀,才不至于在这个纷乱的世界里,迷失了来时的路。他说不想回山东工作,他的未来是星辰和大海。父亲的眼神,除了不解和无奈,仿佛还夹杂着一丝后悔。据听说,考博那三天,姚嘉由没合眼,交完试卷,睡到酣甜。

据听说,他已经博士毕业,从事了喜欢的工作。

据听说,假如人生有如果,他还会选择那样过:在最美的年华,作一株有梦想的芽儿,浸透着奋斗的泪泉,洒遍那牺牲的血雨。

没错,姚嘉由就是我,所有的据听说,也都是真的。

 


2017-09-11

浏览(3624)投票(1172)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