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密友

周恩阳 中石化股份天津分公司

十年前,我们各自踏上新的旅途。当时我们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抱头痛哭,虽然这样的事情在每年的毕业季已经司空见惯。因为我们彼此坚信,这不是我们感情的终点,只不过是另一个全新的起点。十年前的交通和通讯已经相当便捷,距离早已挡不住友情的脚步,而且那时我们都已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网络校友录和即时通信工具QQ已经能把天南海北的人联系起来。

人们都说人老了容易怀旧,可是我们都还不老,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年纪,在很多人看来也正是风华正茂。也许是因为梦想和激情在岁月的磨砺中逐渐沉淀,思念和回忆常常爬满心头。这几天经常想起他们,也一直在想,用什么来概括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思来想去,最后决定用“同居密友”这个词,听起来虽然有点暧昧,但却是三个大男人之间真挚感情的浓缩。

秀林和平均就是我的“同居密友”。秀林与我一个专业一个班级一个宿舍,而且是上下铺的兄弟。我们与平均是通过学生会相识并成为好友的。三个人都从大一开始就进入学生会,大三的时候,我们共同成为这个组织的“绝对领袖”,大大小小的校园文化活动都少不了我们的身影,我们在校园里尽情地挥洒着激情与活力。

大三下学期开始,我们在靠近学校旁边的小区里共同租了一个60多平方米的偏单,开始了简单而又甜蜜的“同居生活”。我们的新家很简陋,没什么娱乐设施,只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面积较大的,平均和秀林同住,他们真正的“同床同梦”了,两个人有共同的理想——考研。另一间小点的卧室我一个人独住。我当然没有他们那么远大的目标,就是为了能自由一点,避开集体宿舍讨厌的10点熄灯,能多读一会儿书,写点喜欢的文字。这样分配卧室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他们两个和我的作息时间完全对不上,他们起床时,我还在酣然大睡;他们进入梦乡的时,我却一人在畅游网络、读书写诗。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有女朋友的,经常“煲电话粥”。平均和秀林当时还都是“烦恼”的单身汉。

师兄们都说,恋爱是大学里的一门必修课。在这门生活必修课上,我们三个人中有人成绩优异,有人成绩及格,有人却是不及格,但考卷显然不是当时就能判出成绩来的,最终成绩公布在多年之后。在这门课上,我是开始最早的,却恰恰也是“补考”最多的。大一上学期还没结束,抚顺的冬天仍是白雪皑皑,我就开始了在大学里的第一段爱情。我和她是通过联谊寝室认识的,女孩是天津人,多年后我娶了另一位天津女孩为妻,好像是一种生命轮回的宿命,我觉得自己和天津女孩较上劲儿了。

早已忘却了缘起,只记得那时我们都是刚刚经历压抑三年的高中生活,就像放飞的鸟儿欢快且有点迫不及待地渴望接触异性。我们宿舍的七位男生和她们宿舍的六位女生开始接触,作为一个工科院校,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最直接的体现在男生宿舍床位不够,以至于安排宿舍的时候,男生宿舍竟然比女生的多出了一个人。

那时我第一眼就相中了她,没多久花言巧语地骗到手。因为“第一美女”让我“霸占”了,剩余的六位兄弟开始争抢联谊寝室的“第二美女”,秀林就是其中之一。他和这位“第二美女”是来自一个县城的老乡,我天真地以为他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没想到乡情在爱情的天平上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秀林的这位美女老乡选择了我们宿舍的一位“江南帅哥”。作为上下铺的兄弟和学生会并肩的战友,我试图利用已经成功打入联谊寝室的特殊身份,让“第二美女”安慰一下我那可怜的秀林兄弟,仅仅只是安慰却被无情拒绝。我既为“第二美女”的无情懊恼,也为自己丢了面子而尴尬,直到大学毕业再也没有与其有过任何接触,哪怕是擦肩而过的问候。

秀林的执着是我最为钦佩的品质。“第二美女”和江南帅哥的爱情是短暂的,短暂到就像从未发生过。秀林却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与“第二美女”在图书馆自习室“出双入对”了,过了很久我都没有发现这个苗头。因为我是从不去图书馆自习室的,进了图书馆我就直奔阅览室。四年时间,除了床上,我在阅览室里待的时间最长,等到快毕业的时候,图书馆里人文社科类的书籍我基本全看完了。直到秀林把“第二美女”领回我们租住的小屋,我才惊讶地发现经过曲折的过程,还是回到了我开始时的期待。大学毕业后,两人一同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如今两个人女儿都已经快三岁了。秀林结婚的时候,我把自己喝得大醉。其实我真为他高兴,但是却板着脸没怎么搭理“第二美女”。然后坚持让他陪我打了一宿牌,算是我对其当年背着我勾搭“第二美女”的报复吧!

秀林的执着还体现在对学业的追求上,我们宿舍的六个人集体断言:秀林能取得最高学位——博士。戏称如果中国再增设“烈士”这个学位,秀林也会坚持读下来。若干年后,秀林果真从一所著名大学拿到了“博士”学位,现在在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已经成为单位的科研骨干,经常在一些我看不懂的学术期刊上发现他的名字。

平均是典型的山东大汉。大学里的爱情一直不顺,爱上几个女孩,总是被拒绝,还曾用他那狗屁不通的语言写了一首伤感的情诗,名字叫《情缘葬礼》,让我为其修改。我还写了一首小诗安慰他,名字叫《选择——答平均情缘葬礼》。这些年我一直想问问他,是否还记得这首诗?我想他一定是忘记了。在我的电脑上至今保存着我写给他的那首诗,因为这是我们青葱岁月的见证。

我和秀林一致认为平均的审美眼光有些问题,平均喜欢的女孩,相貌用“普通”和“一般”两个词来形容都有些过分。我常常调侃他给“恐龙”们带来了自信。平均是坚持把“心灵美”放在选择女友的第一位,这是像我这样的“乌合之众”无法理解的“高深境界”。但是直到大学毕业,平均也没有迎来他的初恋。

虽然在感情上屡受挫折,但平均对生活永远是乐观的,而且勇于担当。他的学习成绩极好,在专业里经常名列前茅。他也一直把读研作为目标来追求。但一场意外却终结了他的这个梦想。在考研的关键时期,他的父亲在上班的路上出现了意外,在医院抢救了半个多月后离开人世。平均从家回来后明显憔悴了,哭着对我说:“老大,其实早就没希望了,但我不忍心签字停止抢救啊,我拿起笔,手都在抖……”我安慰他,你们已经尽力了。那段时间我就经常陪他,连女友的电话都不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喝白酒,经常和平均在租住地附近的小饭馆里对饮,一人一个口杯,我当然是喝不过“山东大汉”的。

平均那时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考研了。父亲去世后,按照工伤处理,单位规定可以在子女中选择一个人接替父亲的工作。平均的父亲是家乡事业单位的一名职工,单位福利待遇很好。母亲和叔叔们都期望他回来接替父亲的工作,担起家庭的责任,但是他却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平均还有一位弟弟,没有考上大学,找不到好的工作,终日里无所事事。因此他把这个工作机会让给了弟弟,大学毕业后孤身一人赴青岛打工,一年后考进家乡所在城市的纪委监察部门,成为一名“人民公仆”。

如今,平均也已娶妻生子,爱人在当地一家国企工作,儿子天真可爱,家庭美满幸福。他也凭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纪委办公室主任,经常负责起草单位的各种材料,每每熬夜写材料时就会给我打电话:“老大,你最适合干我这活儿。”我说:“滚蛋吧!别忘了你才是我们学生会办公室主任。”然后他又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老大,我想你,有时间来我这儿一趟,我们一起喝酒,让你侄子给你倒酒。”我笑着对他说说,一定,等着我,却一直没有成行。

十年的时间,青涩早已在我们身上慢慢褪去。但一想起当年的我们,仍是充满激情。那个青葱岁月在我们的生命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我想说的是:我的同居密友,那些年,我们曾一起走过。下一个十年,我们的生命中,仍有彼此的身影。


作者简介:周恩阳,1978年生,祖籍山东,生于辽宁,现居天津。学生时代加入市作家协会,参加工作后加入中国石化作家协会。


2017-09-01

浏览(3773)投票(2604)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