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晨光,那是梦想光芒

尹硕 华侨大学

也许,我们都是一只蜗牛,背负重壳艰难前行。那么,请一定别忘记,蝶的梦想也正在壳里酝酿,像浴火重生的凤凰,等待着飞翔。

                                                                           ——题记

世界上有条很长的路叫作梦想,还有堵很高的墙叫作现实。

我是一棵草,几年前风伯伯把我带到一所高中的楼顶,生根发芽成长。太阳东升西落,星辰忽隐忽现,没有人来楼顶看我,我便在这里自由自在地生长。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男孩跑到顶楼,就站在我旁边,望着天,我还没看清他的脸,一颗豆大的滚烫的水珠滴在我的脑门上。“下雨了?这雨水好咸!”我一开始这样想,不一会,便听到他喘息不及的抽泣声,我也被淋成“下锅草”,我很不解,为什么这个同学会这般伤心,我就这样看着他,他并没有低下头来发现我的存在,然后头也不转地离开了。我就这样郁闷了一天,难道这些学生在这样的年华里,不应该是开心的追逐打闹吗?

第二天,又来了一个男孩,这样的气息和穿着,我一下就认出了他——还是昨天那个同学。他穿着同样的一件衣服,我可以看到膝盖处缝补的痕迹,还有被洗白了的袖口,这次,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我猝不及防,他就这样放声朗读起来,声音很大,像是发泄,更像是一种不屈,这次我看到了他的眼神,明亮亮地带着忧伤的坚定。一阵风吹过,我就这样随着风摇摆,他发现了我,走向我,默默对着我自言自语道:“有时候当一株小草也好幸福,不用考大学,不需要受钱的限制,每天向大自然索要那一点点的恩惠便可以这样安静地生长。”

我沉默了,我感知到了他因为金钱升学的无奈,但又不想放弃的不甘。随后的多日,他总会在读书之前来对着这个并不会给他任何回复的小草说上几句话,我就这样静静地听着。看着他卖力背书的背影,看着朝阳打在这样的素衣之上,看着他默默对着天空长叹一口气,然后转身坚定地离去。

每天,我都在这里等他,每天,他都六点按时地出现在晨光之中。每天我的耳朵都要经历各种深奥的知识的洗礼。他常常过来蹲下来对着我说话,有时候也就这样看着天空发一些感慨,我也看到过他开心傻笑,告诉我他这次模考进步了多少名次,告诉我他大学梦又清晰了多少。他很清楚他的家境,为了节省车费,他几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周末就自己在学校自习;为了减少花费,他总是婉言拒绝朋友的盛情邀请,因此他朋友怪他,他难过不能和他们自由地玩耍,他难过朋友不理解自己,他难过就因为金钱,他的朋友们渐行渐远。

有一天清晨,他很兴奋,眼神中少了忧伤,读书特别有劲,一缕朝阳这样撒向他,那么意气风发。我光看着就同样觉得很开心,我很期待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当我猜想着他是不是这次模考考到了全校前几的时候,他跑过来,对着我说:“小草啊,老师告诉我们,如果考上一本大学,县政府就给我们发助学金!我有希望进大学的门了!”。

那天之后,他比以前更卖力,他会提前半小时来这里读书,在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他的声音总是会把我吵醒,然而我是真心替他高兴的。之后的每次模拟考试,或进步或退步,他都少了之前的忧伤,进步了,他增长了一些信心,退步了,他总是自言自语对着天空总结经验……

在高考的前一天,他跑来靠着墙,跟我说了好长一番话,他告诉我,他的家人是支持他上大学的,全家省吃俭用,供他大学里边的基本花费,他知道银行可以对大学生有助学贷款的政策,他便义无反顾地去办理了,他说他大学毕业自己有能力了自己还!他还说,他心疼自己的父母,却又知道在看到他们全家人光明的前途之前是荆棘之路,但他选择了硬着头皮去走这条路。

高考的两天,我没有看见他。我一直在等他的消息,他高考成绩的消息,在半个多月之后,他又一次来到楼顶,天气渐热,他换上了清凉的夏装,但是没有改变的还是那隐隐约约的针线痕迹和多次漂洗过后的白晕袖口。他面无表情,突然对着校园大喊:“考上了!我被录取了!”。转过身,眼含泪水的走向我,跟我说着那个知名的大学——厦门大学。

他畅想着大学生活,露出的微笑,是我认识他从没有见过的。突然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装满土的小盒子,和一个铲子。一下把我从扎根了数月的土壤里翻出来,我的脚丫子这样暴露在阳光中,吓得我一下子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已经在和原来黄土高原全然不同的气候之中了,空气中都是海水味道。我站在这个小盒子里,在干净整洁的桌子上,我看到他,他在我面前看书……

第二天清晨,他带着我坐在海边,他没有带书,就这样欣赏着他乡的风的温柔。说了一句:“世界上,有堵很高的墙叫作现实,还有条很长的路叫作梦想”。

东方升起朝阳。


2017-08-23

浏览(2452)投票(1066)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分享